【9.21元朗示威】一晚四「私了」 五男被指非禮、挑釁頭破血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7.21元朗黑夜兩個月的紀念及示威活動,至深夜演變成「私了之夜」。周六晚至周日凌晨,元朗街頭發生多宗涉行私刑解決糾紛的「私了」事件,五名中年男子分別被指懷疑非禮、挑釁、曾破壞連儂牆,被在場示威者包圍及毆打,五人均頭破血流,其中一人被防暴警員帶上警車,另外四人則上了救護車接受治療,當中有人需要由擔架抬上救護車。

元朗大馬路上一名男子額頭受傷,嘴部流血、紅腫。(梁祖饒攝)

男子被指非禮女義務急救員

晚上11時許元朗大馬路,元朗大馬路有人爭執。一名持不同政見的男子,被指非禮現場一名女義務急救員,示威者將他包圍,向其施襲稱「私了」。該男子額頭受傷,嘴部流血、紅腫,其他義務急救員嘗試為其治理,其間男子稱不用幫忙,義務急救員向在場人士指﹕「佢話唔使理佢」。男子之後身起嘗試離開,他走路搖晃不穩,按著右眼角,嘴唇明顯腫起,之後再被大批示威者包圍及拳打腳踢,他跌在地上。義務急救員再度上前協助。

及後一批防暴警到達元朗大馬路中年漢受傷現場稱「救人」,受傷中年漢接受急救員治理後坐在地上,有警員向他了解情況,之後數名警員扶他帶上警車。現場有人向警車投擲玻璃樽,行人路上群眾大叫「黑社會」。目擊者A先生稱,大約在晚上11時40分左右,聽到有示威者大叫指有一名大叔非禮一名女子,於是眾人圍堵該名大叔,不讓他離開,一名外國人見狀,攬住大叔意圖分開他及示威者,期間發生碰撞。

白衣中年男子疑挑釁在場人士後遭毆打。(陳浩然攝)

兩名酒氣男子挑釁示威者

元朗康樂路中銀對開有兩名滿身酒氣男子與示威者發生衝突。一名目擊者指,一名白衣中年男子疑挑釁在場人士,之後與示威者互罵,中年男子一度手持玻璃樽,之後雙方互相毆打,中年男子頭部流血,並向現場人士大叫﹕「打死我囉!」另一名深色衫男子亦頭破血流倒地,接受義務急救員治理。有網民拍到的片段顯示,白衣男曾手持玻璃樽追打途人。救護員到場,而受傷的深色衫男子自行爬上擔架床上。白衣男子聲稱被大批人指罵,他回罵,然後跌倒及被打,並稱不知道為何被打,他聲稱玻璃樽只是因為他飲酒後拿在手中。

身穿背心男子腳部疑被玻璃碎弄傷,義務急救員上前協助。(香港01記者攝)

背心男被指曾經撕連儂牆

示威者及後再包圍另一名白色背心男子,質疑他是在朗屏撕連儂牆的人,又指該男子稱要「吹雞」。該男子稱他只是收工經過,並跪地稱「我發誓呀!」,一名青年將他按地,被其他人阻止,稱要有證據方可以動手。現場傳出玻璃樽爆裂的聲音。男子腳部疑被玻璃碎弄傷,義務急救員上前協助。

他接受初步包紥後,義務急救員表示要送他回家,他在急救員陪同下離開向大馬路前進,大批示威者尾隨。男子在大馬路截的士離開,示威者稱﹕「唔好畀佢走!」義務急救員著司機鎖門,示威者包圍的士阻止其離開,現場疑有人噴懷疑刺激性液體,多人咳嗽。

的士的車門打開,在場人士稱﹕「唔好搞個的士司機啦!」男子不斷稱﹕「我真係冇呀」,但有在場人士稱認出男子兩次撕紙。男子離開的士車廂,的士駛離,男子再倒在地上,頭破流血,義務急救員再度上前協助。現場又再度有人噴刺激性液體,不斷有人咳嗽。四至五名義務急救員趁亂將男子救至銀行的櫃員機中心內。

紋身中年男子頭破血流倒地,仍然有意識。(麥凱茵攝)

紋身中年男子頭破血流

私了事件沒完沒了,元朗大馬路近康樂路輕鐵站再有一名白T恤中年男子與在場人士起爭執,現場人士大叫「私了」,之後男子遇襲,他被脫去上衣、頭破血流倒地,地上有大灘血跡,他仍有意識。現場消息指,該男子懷疑影相及與在場人士起爭執,示威者向他追打,男子狂奔十米後,再被五、六人包圍毆打,其中一人手持長條物,男子跌在地上時疑頭部先著地。

政府發新聞稿,就周六的示威,強烈譴責激進示威者在屯門區的遊行活動結束後,在區內多處作出暴力及破壞行為,破壞社會安寧,包括堵路、縱火及投擲多枚汽油彈,威脅在場警務人員及市民安全,新聞稿又指破壞輕鐵站及在路軌上放置雜物,導致輕鐵需要停止服務,亦可能危害行車安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