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法國極右女帝馬林勒龐 是聖女還是惡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歐洲今年連場大選,隨移民政策爭議和民粹主義興起,昔日只有陪跑份兒的極右立場政客,已變得有力與主流政治光譜候選人一拼。

而放諸歐洲大陸各個選舉戰場,真正有力登上國家頂峰的,也許只有一人。這個人,就是法國女政客馬林勒龐。

國民陣線黨魁馬林勒龐多次在民調中領先,近日雖被中間派的馬克龍趕過,但仍有望入圍總統選舉第二輪投票。(路透社)

「Marine!Marine!Marine!」(馬林!馬林!馬林!)參與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競選集會的民眾,不斷高呼馬林勒龐的名字,現場仿如高盧人的鬥獸場。他們深信馬林勒龐能拯救那個破碎不堪的國度,就像聖女貞德率領法國人作最後的衝鋒。台上的馬林勒龐,甫出生已背負着來自父親的原罪,半生被國人排擠。但到了今天,這位極右國民陣線的總統候選人,卻有機會在今年成為法國第一位女總統。她會是新一代的聖女貞德嗎?

▲馬林勒龐的競選宣傳片再三強調,要事事以法國為先,建立強大和繁榮國家的立場。

    因父之名 

極右長久以來是法國政治一個不可觸碰的區域,它代表了貝當元帥,代表了維奇法國,是法國歷史上一條永不能磨滅的傷疤。馬林勒龐的父親老勒龐(Jean-Marie Le Pen)在70年代卻接下這污穢不堪的衣砵,而勒龐這個名字從此就成了法國極右的標誌。

勒龐這名字仿如咒語般影響着馬林的一生,她的政治啟蒙倒完全歸功於這名字背負的罪名。1976年的11月的一個凌晨,馬林勒龐居住的大宅遭到針對她父親的狂徒襲擊,20公斤炸藥將窗戶及部分外牆炸得粉碎。在自傳《À contre flots》(中譯:逆流而上)中,馬林勒龐這樣形容那一刻:「一睜開眼,我再也不是一個普通小女孩。」

因為背負父親老勒龐的姓氏,馬林的童年在痛苦中度過。(路透社)

    瓦礫堆中的政治覺醒

跟2015年的巴黎恐襲及《查理周刊》遇襲不同,警察從未找到炸毀馬林勒龐家園的疑犯,而巴黎市長或任何一個政府官員都沒有向勒龐一家致以慰問,遑論各國領袖。一位有6年年資的國會議員遇襲,外界反應竟是如此冷淡。法國人用行為告訴這家人:「自由平等博愛,你們不值得擁有。」因此,馬林一直視1976年的爆炸為從政原動力,她希望洗脫姓氏的罪孽,為國民陣線贏回應得的尊重。

馬林父親的政治主張向來在主流不獲接受,他曾形容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只是「歷史中的小插曲」,更不認為與納粹德國合作的貝當元帥是叛國者。他是不折不扣的種族主義者,曾在公開場合宣稱:「你不能質疑種族之間的優劣。」

因為父親時刻表達的極右主張,也因為法國對他的敵視,馬林年輕時一直受政治影響。這位未來政壇領袖在成長路上受盡歧視,友人父母不讓子女跟她交朋友,部分老師更在課堂上欺凌她。馬林形容他們一家都是「從傷口長出來的孩童」,又說政治「就是從針對我的暴力開始」。而馬林的從政之路,證明她所言非虛。

延伸閱讀:浪漫政客馬克龍 法國修補撕裂社會的「最後答案」?

馬林勒龐與父親老勒龐於2009年參與勞動節遊行,當時二人仍未鬧翻。(路透社)

    比炸彈更猛烈的震撼

國民陣線成立時,馬林勒龐只有4歲。創黨初期,國民陣線勢孤力弱,只能苦苦堅持,在選舉中得票率甚低,有時更不足1個百分點。而馬林亦飽受身邊人的冷眼,更不用說影響一生的炸彈襲擊。

16歲那年,馬林的心再被身邊人砍了一刀,這次「兇手」卻是她的父母。馬林的母親那年搭上了一位幫父親撰寫自傳的記者,但這並不是一宗普通離婚案,馬林雙親將私人恩怨公諸於世。男的指摘「她身上不夠錢,隨時可以成為清潔工人。」女的為了反擊,更穿上女僕裝束登上《花花公子》。這事對馬林來說等同另一宗爆炸。她說:「這逼使年輕的我對抗暴力,塑造了我的部分性格。」

馬林成長期間,國民陣線在法國政壇開始站穩陣腳。法國人無法拒絕勒龐在電視上的魅力,每一次他登場,收視率都會上升,政治不正確亦為這位正值壯年的前軍人得到「惡魔」(le diable)的綽號。作為「惡魔的女兒」,馬林極力逃避父親強大的魔力,起初更不想踏入政壇,在大學選修法律並成為律師。

馬林父母當年鬧離婚,其母(右圖)當年為反擊前夫,穿上女僕裝束登上《花花公子》。(網上圖片)

緊貼2017法國大選最新消息,立即鍵入【法國總統選舉專頁】

    從政成為唯一選擇

在馬林父母的離婚案中,代表母親的律師哥拉德(Gilbert Collard)稱讚馬林是一位很好的大律師,「帶着堅定的信念、勇氣及求勝心」去打每一場官司。然而,馬林的大律師生涯並不好過,背負「勒龐」姓氏令她不能得到足夠客戶,從政成為她唯一出路,她不得不回歸國民陣線。

馬林曾對《經濟學人》的記者說:「我想做其他事情,但政治是一種病毒,染上了它,就擺脫不了。」雖然回到父親的勢力範圍,但馬林的反叛性格仍然長存心中,她在黨內與父親唱反調,堅持要將國民陣線「現代化」,將這部機器推入權力核心。

馬林勒龐的律師生涯,與這張1995年舊照中的她一樣狼狽,最終逼使她踏入政壇。(路透社)

    為上位逐父親出黨

在政黨內,馬林從不是父親屬意的繼承人,她連父親最在意的子女也不是。早就認識勒龐三位女兒的現任國民陣線黨員費蘭特(Edouard Ferrand)透露:「姊姊Marie-Caroline在早期比馬林更政治化,而Yann就負責組織大型政治活動,馬林從來不見蹤影。」但在2011年,馬林勒龐最終用較溫和的路線擊敗了父親屬意的繼承人Bruno Gollnisch,在傳統由男性主導的極右政黨成為主席。

直到現在,馬林勒龐依然在努力走出父親的陰影,但連她自己都承認「我是長得最像父親的女兒」。兩人同樣對政治有着精密的計算,馬林為了選舉甚至在2015年將口沒遮攔的父親逐出黨外,企圖改變國民陣線的形象。

為了令國民陣線得到更廣大支持,馬林親手將父親逐出他一手創立的政黨。(路透社)

馬林勒龐支持者在造勢大會上揮動旗幟。(路透社)

    百折不撓的勇者  

馬林早年經歷了炸彈襲擊、父母戲劇性的離異,大半生忍受「勒龐」二字的負面影響,而且她還是個單親媽媽,長期獨力照顧3名子女,這一切不如意經歷,並未擊倒馬林,反而令她變得更堅強。

綜觀世界政壇,很少極右政黨由女性當黨魁,因為這類黨派大多對男權有着無可救藥的迷戀。馬林照樣束着一把及肩的金髮,對着群眾就會自動架起和藹可親的笑容,沒有用男性化打扮及言行取悅傳統極右人士。然而,她低沉沙啞的聲線與激昂的演說,卻比男性政客更有力量,更能點燃民眾的愛國熱情。

擁有打不死堅毅精神的馬林,排除萬難成為國民陣線領導者,她能否再晉一級成為法國最高領袖,還看本月大選民眾的意向。(路透社)

     聖女貞德還是惡魔二世?

在風雨飄搖的日子,馬林勒龐提倡排外拯救法國。擔任國民陣線主席近40年的父親勒龐亦深信,女兒終有一日會成為法國總統。他說:「這個想法令我緊張,因為法國人除了存亡關頭之外,不會讓我們得到權力……但法國過去曾發生否極泰來的事,例如聖女貞德,就是在法國快要消失時出現的。」

馬林勒龐自己可能也對聖女貞德的故事有所想像,每年5月1日她總會到巴黎金字塔廣場,向聖女貞德像獻花,而且還替女兒取名貞德(Jeanne)。

馬林勒龐的心無疑經歷過千錘百鍊,但「惡魔」的女兒繼承的依然是「惡魔」遺產,她會否如國人所願重演國家英雄的事蹟呢?不管怎樣,法國人此刻繼續高歌「Marchons, Marchons!」

更多精彩人物故事,盡在【ICON】專頁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