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懷爾德斯乘民粹崛起 歐洲恐怖霧霾下挑動種族情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荷蘭國會位於海牙一幢稱為「內庭」(Binnenhof)的建築物內,自15世紀起,它一直是該國的政治中心。保安嚴密的大樓內經常有位身穿名牌西裝和領帶的男士出入,但眾人的目光總是集中在他那淡金黃色、往後梳的標誌性髮型上。

在歐洲恐襲陰霾下,這名男子的防衞看來更為嚴謹,時刻身穿避彈衣、且有6名持槍保鏢隨行。因為在過去10年,他平均每周收到10次死亡恐嚇,對他而言,「生存」是他最大的安慰。他是荷蘭近年最矚目的政治明星: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

懷爾德斯以他的敢言、大膽的主張和作風見稱。(路透社)

現年53歲的懷爾德斯是荷蘭下議院議員,1997年開始從政,早年隸屬自由民主人民黨(VVD);10年前因政治理念不同而分道揚鑣,自行創立極右民粹政黨「自由黨」(PVV)。

自由黨自成立以來發展迅速,翌年便在大選中贏得荷蘭議會中的9個席位。2010年大選更贏得15個議席,令合共佔24席的自由黨成為國內第三大黨。雖然兩年後失去9席,但仍無損該黨保持僅次於傳統兩大政黨以外的第三大黨地位。

英國脫歐後,荷蘭勢成歐洲右傾風向標,請按此看更多: 【荷蘭大選專頁】

反映整個荷蘭受難民潮波及

懷爾德斯之所以冒起,與其旗幟鮮明地反伊斯蘭教主張有關,其觀點可以用他的說話:「我不憎惡穆斯林,我憎惡伊斯蘭教」來作結。在其充滿爭議的競選宣言中,他明言將全面推動國家「去伊斯蘭化」,包括禁可蘭經、穆斯林女性不得戴頭巾、關閉清真寺與穆斯林學校。他同時主張關閉荷蘭邊境,且不再接受穆斯林難民。

此外,他又揚言日後將禁止所有曾前往敍利亞參戰的外國聖戰士進入荷蘭領土,更將驅逐所有雙重國籍罪犯。極端的主張雖然令他成為不少人的眾矢之的,但也配合到部分國民的訴求,得到他們的認同。

懷爾德斯曾公開剪下歐盟旗幟上的星星,以表明其欲帶荷蘭脫離歐盟的決心。(路透社)

死亡威脅下更專注政治工作

曾研究自由黨的政治學家Chris Aalberts這樣解釋懷爾德斯的冒起:「民意調查受時局影響,現在正好受難民潮問題所控制。了解這些,你就會發現,不止是貧窮地區、受低等教育的人受難民潮影響,幾乎全個荷蘭社會都受到波及。除此之外,對於伊斯蘭文化入侵的恐懼也與日俱增。而許多難民完全是出於經濟目的、想要改善生活才來到荷蘭,這也讓大眾無法接受。」

懷爾德斯在從政初期已經持有反伊斯蘭的立場,但其後接二連三的事或許加深了他這個堅定的立場。

2004年,荷蘭電影導演梵谷(Theo van Gogh) 被伊斯蘭極端分子殺害;同年,兩名懷疑恐怖分子在海牙被捕,警方指他們計劃殺害懷爾德斯及另一國會議員阿里(Ayaan Hirsi Ali)。事後,懷爾德斯一直住在安全屋、受到警方24小時保護,亦因此,他與太太每星期只能見一次面,嚴重影響了其婚姻及家庭生活。

其後,懷爾德斯更加全神貫注在政治工作上,荷蘭電視節目主持人Bart Jan Spruyt 早在他成立自由黨時,已經認識他,並成為其顧問。他形容對方是個全天候的政治人物,而且我行我素。此外,他還稱讚說:「懷爾德斯先生是個非常有天分的政治家,所有電視節目都是關於他的電影,他清楚媒體的遊戲規則,知道如何主導公眾討論。」
 

懷爾德斯先生是個非常有天分的政治家,所有電視節目都是關於他的電影,他清楚媒體的遊戲規則,知道如何主導公眾討論。
荷蘭電視節目主持人Bart Jan Spruyt

敢言直率 表現出荷蘭個性

美國智庫「中東論壇」主席派普斯(Daniel Pipes)早於2010年已經看好這位政客,並認為他是當今歐洲最閃耀的政壇明星,原因是他敢言、大膽的主張和作風,將會是應對歐洲大陸面臨的伊斯蘭教挑戰的最佳選手,甚至認為他有潛力成為世界歷史性人物。

派普斯指出伊斯蘭對歐洲的衝擊和挑戰不小,未來或有機會使歐洲變成一個穆斯林佔多數、人民生活在哈里發統治下的大陸。而懷爾德斯針對伊斯蘭只是正視了問題的核心所在。此外,懷爾德斯是一位機智、有感召力和直言不諱的領袖,這些因素令他迅速成為荷蘭最有活力的政治力量。

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VU University)美籍荷蘭裔歷史學者肯尼迪(James Kennedy)解釋,懷爾德斯的個人作風充分表現出「荷蘭性」(Dutchness)。荷蘭人信奉加爾文主義,個性率直坦言,有話說話,而他亦與大多數生於安逸的荷蘭人一樣,傾向把國內情況視為「正常情況」,缺乏對飽受迫害的少數族群的想像。

懷爾德斯的極端主張令他不斷受到死亡恐嚇。(美聯社)

鍾情以色列

由民調顯示,懷爾德斯雖然有極端的主張,但他確實反映了國內不同階層的心聲。早在2008年,荷蘭逾一半人口認為伊斯蘭是對社會的一個威脅,又認為國家歷史上最大的錯誤是容許大批穆斯林移民湧入。正如懷爾德斯本人坦承自己的成功,因為「我只是大聲說出數百萬人的心中所想。」

懷爾德斯的優勢還在於由他領導的自由黨與一般極右政黨不同,它沒有新法西斯主義、文化本土主義、陰謀論、反猶太主義等極端主義的根源。自由黨更是以色列的堅定支持者,因為懷爾德斯認為以色列是黑暗伊斯蘭地區一座燈塔。他們相信以色列的失敗,將預視西方世界的失敗。

他本人曾對《衞報》表示,自己的盟友並非其他歐洲極右領袖如馬林勒龐(Marine Le Pen)或海德爾(Haider),「我們永不與法西斯及意大利的墨索里尼聯繫起來,我很害怕與錯誤、右傾的法西斯團體相連結。」

民粹當道 順勢而起

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及英國脫歐公投後,外界不斷猜測下一隻「黑天鵝」誰屬,大熱要數荷蘭。作為「摧毀歐盟」集團之一的懷爾德斯,如今在距離只有兩個月的荷蘭大選民意調查中遙遙領先,極有可能會組成聯合政府。

一旦成事,歐盟未來勢將受到嚴重威脅,並出現骨牌效應,形成對抗歐盟的陣營。屆時歐盟或將主動提出變革,修改憲法及改變僵化的政策,因而成為全球的焦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