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有話說】美國對朝政策選後將見大變 中國作用無法忽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大選即將於11月3日舉行,新一任美國總統將如何制定對朝無核化政策?若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成功連任,他是否會改變當前的對朝政策?

自2019年2月河內美朝首腦會談和10月斯德哥爾摩實務會談破裂後,朝鮮拒絕與美國進行無核化談判,不斷提升核武器及導彈能力。在這一背景下,11月3日舉行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將對朝鮮無核化問題產生重大影響。

特朗普連任後或將與朝鮮改善關係

如果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能夠連任,預計他將繼續推進其與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之間的首腦會談,即通過「自上而下」的方式進一步推動無核化協商。但在這種方式下,雙方並未在實務會談中充分協商,兩國首腦會談破裂的可能性極高,2019年河內首腦會談的「無果而終」足以說明這一點。而斯德哥爾摩實務會談的破裂也能說明,雙方很難通過實務會談推動無核化問題取得進展。

朝鮮目前的立場是若美國不改變「對朝敵對政策」,決不會出席實務會談。因此,特朗普若能連任,他有可能在與朝鮮正式重啟無核化談判之前,優先考慮採取改善其與朝鮮關係的措施,以便能體現出美方已經改變「對朝敵對政策」。例如,在華盛頓特區和平壤設立聯絡處,使雙方有關負責人常駐,並履行大使館職能。設立聯絡處或辦事處在美國過去與敵對國家建交的過程中,起到了緩和雙方矛盾、增進信任的過渡作用。

但從朝鮮的角度來看,設立聯絡處並不能保證朝美關係實現正常化,而朝方由此獲得的實際利益不會太大,因此不會對這個措施太感興趣。特別是當前新冠疫情在全球持續蔓延,為防止病毒流入本國境內,朝鮮很有可能在與美方的接觸過程中持消極態度。

美國智庫國家利益中心負責韓國事務的專家卡奇亞尼斯(Harry Kazianis)曾在7月發表的文章中稱,白宮正在討論緩和對朝制裁的一攬子方案,前提是朝鮮公開聲明廢除一個或多個關鍵核生產設施、暫停核及導彈試驗。但朝方拒絕參與以廢棄寧邊核設施與緩和制裁掛鈎的會談,因此上述方案實現的可能性極低。

特朗普執政後實現了朝美首腦歷史性會晤,他也成為首位踏上朝鮮領土的現任美國總統。(Getty)

拜登上台或推翻現有對朝接觸方式

若美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在大選中獲勝,美國對朝政策將會發生巨大變化。相比於同金正恩舉行首腦會談,即「自上而下」式對朝接觸,拜登更有可能先通過實務會談就朝鮮無核化措施及國際社會相應措施達成具體協議,再舉行美朝首腦會談。

路透社曾在8月20日的報道以拜登當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為契機預測過他的對朝政策,報道援引其競選團隊及前政府官員的話並分析道,「相比特朗普政府時期 ,(拜登)會減少首腦會談,強化制裁並維持對朝孤立政策」,並且「相比個人交易,(拜登)會更加倚重同盟及實務外交」。

特朗普就任總統以來,與金正恩有多次書信往來,並多次對外宣稱其與金正恩的關係很好。而拜登則表示,他的政府不會有任何來自金正恩的「情書」。圖為2019年1月23日,金正恩會見朝美高級別會談代表團成員,從代表團處收到特朗普的親筆信。(視覺中國)

若拜登當選,在他執政初期,美國政府對朝政策將比特朗普政府目前的政策更加強硬。拜登曾於2019年11月發表聲明稱,「拜登政府不會有任何『情書』」,預示美國對朝政策會有重大變化。

拜登在2019年12月接受《紐約時報》的採訪,在被問及是否會像特朗普一樣與金正恩展開「個人外交」時,他回答道「不」。當被問及在朝鮮放棄所有的核及導彈項目之前是否會堅持對朝制裁時,他回答道「是」。對於「是否考慮使用軍事力量遏制伊朗或朝鮮的核及導彈試驗」這個問題,拜登也回答道「是」。

不過,他表示「武力只會在為維護美國的重要利益、目標明確並可行的情況下被明智地使用,並且會事先徵得美國民眾的同意,並獲得國會批准」。此外,他還解釋道,「若兩國(伊朗和朝鮮)發動遠程導彈攻擊,我將做好動用武力的準備」。

在與金正恩舉行首腦會談一事上,拜登堅稱只有在滿足「一定條件」時才會與其會晤。他在2019年9月參與了由《華盛頓郵報》發起的調查問卷,在「朝鮮沒有放棄核武器或做出重大讓步時,也會像特朗普政府一樣親自會見金正恩嗎?」的問題上,他回答稱「若朝鮮滿足了一定條件」,才會考慮見金正恩。

在2020年1月的電視辯論中,拜登也強調自己不會像特朗普一樣無條件地與金正恩舉行會談。他還解釋稱,「美國按照朝鮮希望的那樣,特朗普與金正恩會晤賦予其正當性,並緩和了對朝制裁」,因此若他當選總統,「會強化與日本、韓國的關係,並對中國施加壓力迫使其向朝鮮施壓」。在10月22日舉行的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第二輪電視辯論中,他重申了將以「金正恩同意削弱核能力」為條件與其會晤的立場。

拜登對召開與金正恩的首腦會晤持消極態度,這是基於他對金正恩「獨裁者」、「暴君」、「劊子手」、「流氓」的認識。拜登於2019年11月發布的電視選舉廣吿中,出現了特朗普與金正恩、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握手的畫面。該廣吿稱,「(特朗普)向獨裁者與暴君致敬,排斥我們的盟友」。

拜登(右)在第二輪電視辯論中三次將金正恩描述為「流氓」,顯示出他對金正恩持負面看法。(AP)

拜登在同月前往艾奧瓦州發表競選演講時也譴責了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並稱「我們包容了普京和金正恩之類的流氓」,「總統(特朗普)正在到處炫耀他和劊子手的書信往來」。此外,他還指出金正恩「下令處死自己的姑父並派人在機場暗殺兄弟」,並主張稱金正恩「實際上並不懂社會規範的價值」。

對此,朝鮮中央通訊社在2019年11月14日發表的題為《瘋狗要儘快用棍棒打死》的評論文章中寫道,「為掌權野心發了瘋,一睜眼睛就口無遮攔、信口雌黃的一條瘋狗又發作了」,「要是任由像拜登一樣的瘋狗多活一天,可能會傷害更多人,所以要儘快用棍棒打死」,強烈譴責拜登。拜登的競選團隊發言人貝茨(Andrew Bates)於11月15日回應稱,「有一點逐漸明確,那就是令人不快的獨裁者及尊敬、熱愛他們的人開始害怕拜登」。

拜登在2020年8月20日舉行的候選人提名演講中指出,「向獨裁者卑躬屈膝的時代已終結」,明確反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在總統大選第二輪辯論中,拜登三次將金正恩稱作「流氓」,譴責特朗普與金正恩會晤是給予朝鮮正當性。拜登對金正恩持有非常鮮明的消極立場,因此若拜登當選總統,他很可能對與朝方談判持懷疑態度,同時強化對朝制裁與施壓。

若拜登當選,組建全新的外交與安保陣營,重新確立對朝政策方向最少需要6個月時間,因此,與朝鮮舉行協商最快也會在2020年下半年才能進行。但韓國將於2022年3月舉行總統大選,自2021年下半年起會全面展開大選的各項活動,因此文在寅政府推進此事的動力會有所減弱。若在2022年5月韓國產生新政府並構建新的外交安保陣營,隨後同美國商討對朝政策合作方案的過程中,朝鮮大幅度提升其核武器及導彈能力,無核化將成為更難以實現的目標。因此,若拜登當選總統,韓美之間應建立更緊密的合作,儘可能減少對朝協商的空白。

拜登提出為解決朝鮮核問題應加強同韓國、日本等同盟國合作,同時對華施壓,這一主張值得肯定。他曾在《華盛頓郵報》的問卷調查中指出,「作為電視造秀的三次(美朝)首腦會談結束後,美國未能得到朝方任何實質承諾,反而令局勢更加惡化。若我當選總統,將會為實現朝鮮無核化這一目標制定持續性計劃,組建協商團隊,協調與同盟國及中國等其它國家的關係」。在2019年12月由《紐約時報》發起的調查問卷中,拜登表示,「將強化與韓國和日本等核心同盟國的關係,讓中國對平壤施壓」。

應正視中國在無核化談判中的重要地位

朝鮮如今拒絕同美國舉行無核化談判,最重要的原因是朝方認為即便不放棄核武器,也可以通過與中國的合作實現經濟發展。因此美國政府若不能在朝鮮無核化問題上引導中國積極合作,無論拿出什麼方案,都很難與朝鮮達成共識。為尋求得到中國的積極合作,舉行韓國、美國、中國和朝鮮四方首腦會談及實務會談以協商朝鮮無核化及相應措施是非常重要的。

中朝關係近年來好轉,在朝鮮無核化問題上中國佔據重要地位。美國若想與朝鮮就無核化談判取得進展,無法跨越中國。圖為金正恩(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9年6月21日舉行會晤。(AP)

若能舉行四方會談,朝鮮半島無核化及簽署和平協定、擴大對朝保障、緩和對朝制裁、朝美關係正常化等所有利益關切都將得到協商,屆時朝鮮無核化有望取得實質進展。

當前中美展開戰略競爭,美國想要得到中國的協助可能會有障礙。但中國也希望朝鮮實現無核化,因此若美國與韓國加強合作,就朝鮮無核化及國際社會相應措施制定出具有創意且合理的應對方案,中國也可能會出於對穩定周邊局勢的考慮加入合作。

無論是特朗普還是拜登當選下一任總統,為推動朝鮮無核化取得進展,跨越美朝雙方對話這個框架,尋求中國的積極合作是非常關鍵的一步。若朝核四方會談召開並取得進展,應進一步召開有日本、俄羅斯參與的六方會談,向朝鮮打出朝日關係正常化的牌,以迫使朝鮮更加堅定地實現無核化。

原標題:《美國總統大選後對朝無核化政策展望與課題》

作者:美國華盛頓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研究員、韓國世宗研究所朝鮮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鄭成長

翻譯:《香港01》

【01app 推廣】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