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爾遊記︳在赤道紀念碑跨越南北半球 見證水流漩渦驚奇現象

撰文:方格子
出版:更新:

零點歸來,原點依然。離開冰天雪地的保加利亞後,我經歐洲飛往赤道的原點——厄瓜多爾。厄瓜多爾北部緊鄰哥倫比亞,東南接秘魯。因赤道貫穿整個國家,所以將西班牙文中的赤道「ecuador」變為國名,其國土大小約為台灣的八倍大,但總人口大概才1700多萬人,比台灣還少。

正午時分我到達首都基多機場(Mariscal Sucre International Airport),持有台灣護照免簽證可以停留三個月。高聳的基多機場坐落在2800米的高海拔地區,是世界上第二高的首都,僅次於玻利維亞首都la paz。揹著沉重的行李離開機場,身邊沒有網路也沒有地圖,只有兩張手機上的旅店截圖,在搭上擁擠的巴士後迷失了方向。

+1

揹著大行李而在人群中動彈不得的我當時還聽不懂西班牙文,破舊的巴士車上也沒有地點標示,只記得先前網路上寫著大概是在第18站下車,但我默數到第13站後因緊張而忘記了數字。焦慮不安的我過了幾站後隨即離開了巴士,問了幾個路人後確定下錯了站,緩緩的走了將近兩個小時,傍晚時終於找到了下榻的地點。

第一次踏上西班牙文屬地國家,胸口滿溢著緊張的心情,炎熱的基多充滿熱帶風情,但空氣中也飄散著危險的氣息。基多治安不算安定,非法移民跟外來偷渡客數量多且都無法確認身分,在這觀光客被偷或被搶是常態,由於背包客們遭遇搶劫次數實在太過頻繁,所以他們分享了一個小訣竅給我。平常記得隨身攜帶一些小面額的零錢跟紙鈔,真的遇到搶劫時千萬別抵抗,如果強行抵抗可能會真的動刀動槍,只要給他們一些零錢就可以省掉很多麻煩。

來自巴西的Frank說,他從機場到旅店的路途上就遇到持槍要錢的。當時一位蒙面的少年從窗外拿著槍要司機停車,只見司機見怪不怪的對他說觀光客坐在後面,並示意Frank多少給一些,等他交出錢後一切像沒發生過一樣,司機繼續將他載到了目的地,而車資也沒有折扣,令他匪夷所思。

厄瓜多爾境內都是使用美金紙鈔,而硬幣是由厄瓜多爾政府自行鑄造印製,所以只能在厄瓜多爾本土內使用。整個國家林立著各式的修道院、博物館跟名字很長的大教堂。早期厄瓜多爾被西班牙殖民了數百年,當時戴上帽子是貴族的一種身分標誌,這個習俗跟習慣也流傳到了現在,走在路上可以見到婦女們帶著形形色色的帽子。

參加city tour時導遊說在中南美洲一帶的中國餐館通常都稱為「chifa」,這是一個西班牙文的外來字,當地人說早期移民來的中國家庭在吃飯時間都會吆喝,喊著「吃飯、吃飯」,所以這相似的發音慢慢演變為中國餐館的代名詞。

既然來到了厄瓜多爾,就一定要去拜訪只出現在地理課本上的赤道原點。赤道紀念碑離首都基多大概20多公里,每天都有巴士從車站來往,建議來到分界點的時一定要嘗試雙腳各自踩踏在南半球跟北半球之上的感覺。

+2

另外在赤道博物館可以見到許多關於亞馬遜叢林裡的生態導覽與奇風異俗。在廣闊雨林當中有一種希瓦羅族的「縮頭術」到現在都還是滿佈疑團,全世界的原住民早期都會有獵頭的習俗,但只有南美洲的印地安人會將頭顱縮小,而且是等比例的縮小。希瓦羅的原住民印第安人以好戰和殘忍著稱,是全南美洲唯一沒有被西班牙殖民者所征服的部族,他們相信將敵人製成「乾製頭顱」後,對方的靈魂便無法復仇,也有貶低敵人的意味。

在赤道上很容易將蛋立在地面上,而水流的漩渦也會因處在南北半球而漩向有所不同。首先我們在赤道線上拿起放入樹葉的水桶並灌入清水,此時可以觀測到不會有漩渦產生,隨後將水桶推移到南半球就產生漩渦、再推移到北半球漩向會立刻轉向,可以在同一個地點看著漩渦靜止、順時針與逆時針旋轉的神奇現象。

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時區,身邊有些人看似走在你前面,有些人看似走在你後面,上天對每個人都有不同安排,每個人的時間都不同。所以放輕鬆,你沒有落後,你也沒有領先。

在你的時區裡,一切都會準時。
by ”everyone is in their TIME ZONE”

【本文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合作轉載,作者:循光小徑在世界角落,原文:雙腳踏上赤道原點和南北半球 | 厄瓜多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