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博物館】錯過因剎那自尊 8年未忘情 心內永留她一個位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分手後,昔日的信物應該如何處理?紀念品還在,紀念的人卻已離開,同一件信物,不只蘊含著甜蜜回憶,還夾雜點點沒能開花結果的苦澀......《香港01》網上「分手博物館」,讓你放下「愛情遺物」,放下遺憾。

已為人夫的讀者Anthony,主動聯絡「01」分手博物館,「我想借呢度同當年的女朋友講聲對唔住。」快將三十的Anthony,家庭事業兩得意,心中卻永遠有位置留給八年前的一位。電話中,他一口氣訴數往事,恍似怕這個解釋機會隨時被掛斷。

被拋棄因:「我老公要英文好」

未曾想像關係會突然中斷,更沒想過英語差是成因。他倆相識於大專,不用如中學生般拼命為考大學,又暫不用投身工作,專心拍拖,應是無憂無慮的快樂時期。有一天,女孩對他說:「神父提醒我,未來老公該懂英語,又有語言能力。」當時他倆一同歸信基督,他改變不大,她的改變是認為未來伴侶得精通英語,方能明白神的旨意。而Anthony只是個成績中下的學生,英文更是一直以來的弱項。

正當要發奮學好英語,誓要追回女孩,Anthony的媽媽卻不幸患上癌症,學費全變藥費, 所有時間理所當然投放在媽媽身上,英語就先別管。「佢上嚟同媽媽祈禱,當時媽媽喺呢個女仔耳邊講咗啲嘢,講咩我就不得而知。」事隔一年半後再次見面,彼此之間仍有感覺,女孩的手輕碰他的指尖,不是偶然,而是主動牽起他的手。他想起了當日女孩離開的原因,是她拋下了自己。雖然仍愛她,但就是吞不下這啖氣,他選擇了縮手。

怕思念淹沒怒氣,他找了個水泡,「真係整定,當時拖住新女朋友喺旺角地鐵站,我哋落梯樓,佢上樓梯,我見到佢忍住想喊。」一上一落的擦身而過後,女孩從此消失於他的生活圈,轉教會,封鎖所有聯絡方法。

記者請Anthony把這故事的一點紀念留在「博物館」,他思前想後,「呢張相係一段最美好嘅回憶,有友情,有戀愛,我會記得呢啲全部開心回憶。」(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夢裡和她再戀上 夢醒是另一個她

「太太都知道我有個忘記唔到嘅人,佢都有個忘記唔到嘅人。」Anthony說感激人生能遇上太太,女生結婚總愛借機為自己辦場盛宴,她的太太卻什麼都不求就答應婚事。「 我好多謝呢位太太,甚至願意改信佛教。」

深夜包圍,城市安靜,合上雙眼,眼球輕動。靈魂從日常抽離,夢中與自己對話,虛幻又真實,只要想像,夢便回應你所想所求。要是當初的選擇不同,不賭氣,今日夢中的世界就是現實。「我時不時都會發夢同佢去香港唔同地方,好開心,就好似當初我哋拍拖一樣。」分手快八年,她仍會到訪他的夢中,不過她專挑他最勞累的時候潛到夢裡,越疲勞,看到的她越清晰。可以說是他累得沒力抑壓思念,或是這是安慰自己的最好方法。

「每次發夢見到佢我都唔想醒,好想繼續同佢一齊咁開心。」夢中的他選擇牽著她到不同地方,日常經過的餐廳,與朋友到訪的主題公園,再平凡的地方都因為她變得有趣。從來約會地點都不是重點,視乎你身旁的人是誰,只要她在,平淡也可深刻。夢中二人如初,熱戀得糖似豆。黑夜撤退,鬧鐘響起,夢中是她,醒來是另一個她。今年六月中,Anthony與泰國籍的太太在港註冊,暫定居香港。

「當年佢覺得我英文差而分手,依家我同太太係用英文溝通,你話係咪整定?」

沒有如果,只有結果,當日的選擇決定了今日的「整定」。

這已是不知第幾次的「整定」,在Anthony眼中看來,分手後很多都是「整定」。不論是與外籍太太的婚姻,或是在一間全是外國人的餐廳做廚師,「整定」他的日常離不開英語,「整定」他會變成一個會說英語的人,「整定」他每說一句英文都會想起那女孩--一個因為他不懂英文而離開的女孩。

***

你也希望在我們的「博物館」展示你那段情的「遺物」和關於它的故事,藉此放下昔日的遺憾嗎?請把「愛情遺物」的圖片及聯絡方法傳至hk01(請註明《分手博物館》)。

歡迎進入《香港01》「分手博物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