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博物館】愛在沒有「藍剔」的歲月 離了線二人再沒相交點 

撰文:丘諾旼
出版:更新:

分手後,昔日的信物應該如何處理?紀念品還在,紀念的人卻已離開,同一件信物,不只蘊含著甜蜜回憶,還夾雜點點沒能開花結果的苦澀......《香港01》網上「分手博物館」,讓你放下「愛情遺物」,放下遺憾。

「他說:他要把天上的星星摘了下來送給她。」這成了他留給Katie的愛情遺物。(丘諾旼攝)

「他問我想要甚麼聖誕禮物,我想不到,於是便胡亂說我想要天上的星星。」回想起往事,Katie帶著一臉笑容。「最後,他真的送了我一瓶星星。」

在家大掃除的時候,她突然找到了這瓶星星,也喚起了她對這段青澀的戀愛的回憶。

和很多九十後一樣,互網網成為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天放學後回家便是玩線上遊戲,一上線就要打到天荒地老才會罷休。而她和他,就是在線上遊戲中結識的。「那時候每天都花很多時間玩線上遊戲,很自然便會和隊友熟絡。」打機的女生比較少,一眾男生自然虎視眈眈,她跟其中一個男生特別投契,慢慢從網絡世界走到現實,發展成一對情侶。沒有whatsapp的年代,維繫感情的方法,就只有聊電話,和互傳那些沒有「藍剔」的短訊。「那時候我只有中四,家教很嚴,不能經常和他見面。除了每天打機外,我們只能在周末才能拍拖。」中學的戀愛都很簡單,因為沒甚麼錢,拍拖活動都只限於逛街和吃飯,就算是大時大節,也可能只是送上一份自製的禮物,「千里送鵝毛,物輕情義重,所以那瓶星星,對我而言意義很大」。

「中學時期的puppy love,就是要把一切都收在身後,不能讓父母知道。」(丘諾旼攝)

好景不常,這份甜蜜只維持了三個月。「有一天,他跟我說他要專心應付考試,著我考試後再找他。」Katie以為,他的意思只是考試期間不要見面,怎知道那天過後,她就再找不到他了。「他的電話裡,大概有幾百個未接來電和短訊吧。」那是個沒有「藍剔」的年代,他有沒有讀過她的短訊,也自然無從得知。在那一刻,她才發現自己對他一無所知。「原來,沒有了電話和網絡,我和他根本沒有任何相交點。」無疾而終的戀愛, 對一個中學生而言,是一種不能承受的痛。為了不讓家人知道,她只能在家中強忍淚水,每天回到學校才能哭得歇斯底里,老師和同學都被她嚇怕,紛紛上前安慰,「我男友突然人間蒸發了,我怎能不傷心呢?」她不死心,向在線上遊戲認識的共同朋友追問,才得知原來他是一個留級生,那次考試若不合格,便會被趕出校。「他只跟我說過他跟我一樣年紀,我們也很少談及學校的事。」自那天起,她便再沒有玩那個線上遊戲了,也把他的電話號碼,連同所有短訊,狠狠刪除了。傷口也慢慢地再沒流血,開始結疤了。

還以為這段puppy love已經無疾而終之際,沒想到在一個月後,她又在電話螢幕上看見了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電話號碼,本想狠狠地拒絕接聽,但在情感與理智的掙扎下,她還是按下了那個綠色的按鈕,聽見了那把久違了的聲音。「我問他,為何不告訴我他是留級生,他說他怕我會嫌棄。」留級生和高材生,從來都有一條不能磨滅的界線。 「他問我,我還能否當他女朋友。雖然我還喜歡他,但我還是拒絕了。」一對情侶,若不能坦承相對,就等於設下了一個個計時炸彈,「我原諒不了欺騙過我的他」。

當年的痛,現在能說得輕描淡寫,似乎Katie自己也始料不及,「大概時間真的能沖淡一切吧」。雖然他和她的人生就像兩條直線一樣,在一點相交後就各走各路,但她說起他時,還是流露著一點點的留戀,「大概我也再不會找到一個,願意把天上的星星也摘下來送給我的人了。」

你也希望在我們的「博物館」展示你那段情的「遺物」和關於它的故事,藉此放下昔日的遺憾嗎?請把「愛情遺物」的圖片及聯絡方法傳至hk01(請註明《分手博物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