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博物館】電影散場 被分手女生方知愛人結婚了 新郎不是她

撰文:張碧尤
出版:更新:

分手後,昔日的信物應該如何處理?紀念品還在,紀念的人卻已離開,同一件信物,不只蘊含著甜蜜回憶,還夾雜點點沒能開花結果的苦澀......《香港01》網上「分手博物館」,讓你放下「愛情遺物」,放下遺憾。

2年前聖誕節前幾天,Flora與前度在電影院分開了,這張戲票,見證她與前度最後的共同回憶。(受訪者提供)

一張3年前的電影戲票,雖然墨水已褪色不少,但仍將電影的名字、時間、地點、座位,原原本本地紀錄下來。不過,戲票要記錄的,除了是硬生生的資料外,還有那個坐在身旁的人。一齣電影,有開始,自然也有終結,對Flora(化名)來說,這張戲票,更將二人關係停頓的一刻保留下來。

旁人絕對想不到,Flora與前度,兩個女性化打扮的女人,是一對地下戀人。她們在大學邂逅,幾年來都是好朋友,直到畢業前,Flora帶著不知從那裏來的勇氣,連對方的心意都不知,突兀問她一句:「跟我在一起好嗎?」便開展一段地下戀情。不可公開,因為Flora生於宗教家庭,而對方的家人思想傳統,聽到「同性戀」三字,總是「唧」一聲回應。所以,「別人以為我們只是好朋友、好姐妹,其實每次聽起來都似是詛咒,很沉重。」

與前度分開前,Flora最喜歡到電影院看電影,她覺得,電影院就猶如一個魔術師的大黑箱,關上燈後,她們頓時消失於人前,與身旁他人雖然身處同一空間,但彷彿置身兩個世界。在這個大黑箱裏,她們才可以「明目張膽」十指緊扣,用指尖感受對方的溫暖,感受二人的愛情曾經存在。「我們各自是家中的獨生『中女』,家人不知道我們拍拖,所以他們每次催促結婚,我都扮傻、扮無知敷衍過去。這段關係可否開花結果,我不知道,但我願意與她一起嘗試。我們曾經計劃秘密去外國註冊結婚,但如何向家人交代,是一直沒有解決的問題。」

(iStock)

直到2年前的平安夜前幾天,Flora應約與前度再到電影院約會,兩個人入場,想不到,散場時,只有她獨自離開。當時,她剛剛完成公司一個大項目,已經捱了好幾天通宵,每天只有幾小時休息。加上電影於早場播放,開場不久後,Flora已經呼呼大睡,接近不醒人事的狀態。醒來的時候,多得電影院職員輕輕拍醒,她才知道已經散場。「我看看旁邊的座位,她已經離開了,我覺得很奇怪,走出電影院後,我摸摸毛衣的口袋,打算打電話給她,誰知我摸到一張紙,寫上『對不起,我要結婚了!』」

由這刻開始,她們的關係只剩下whatsapp上的藍剔、留言信箱上的錄音聲帶「電話未能接通,請稍後再打來……」,所有的甜蜜、承諾、將來計劃,瞬間蒸發。每次手機震動,Flora都期盼著她的訊息,可惜每次都失望而回。約兩星期後,她在whatsapp上收到對方傳來的結婚照,站在新郎旁邊的她,笑得很甜美。「你說她出軌也好,突然發現自己喜歡異性也好,屈服於社會壓力也好,對我來說,分開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不夠愛。說真的,我從未沒有生她的氣,愛情這回事,各取所需,沒有誰辜負誰。在香港,跟我在一起,注定得不到別人認同。跟她在一起的5年,我真的很開心,她沒有欠我什麼,唯一欠我的,可能只是一聲正式的再見。」

兩年前的往事,今日再憶述,Flora的眼眶仍然通紅。

你也希望在我們的「博物館」展示你那段情的「遺物」和關於它的故事,藉此放下昔日的遺憾嗎?請把「愛情遺物」的圖片及聯絡方法傳至hk01(請註明《分手博物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