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博物館】留不住「童話」:不能讓另一半凌駕一切

撰文:張碧尤
出版:更新:

分手後,昔日的信物應該如何處理?紀念品還在,紀念的人卻已離開,同一件信物,不只蘊含著甜蜜回憶,還夾雜點點沒能開花結果的苦澀......《香港01》網上「分手博物館」,讓你放下「愛情遺物」,放下遺憾。

去年鄧麗欣與方力申在交往10年後分開,分手消息一出,令人大感可惜,他們的分開代表一對金童玉女的童話故事破滅。而今次故事的主角Zoe(化名)形容她與前度Ronald(化名)也演繹著相同的故事,「我們就是現實中的鄧麗欣與方力申,當我們公布分手消息時,身邊也有朋友直言童話破滅了。」

故事的主角Zoe(化名)形容她與前度也在演繹著這對影壇金童玉女相同的故事。(《愛情四部曲》劇照)

他們的羅曼史,開場於中三那年相鄰的桌椅。很喜歡飲水的Zoe,習慣將水樽放在桌子上,每次飲完一瓶飲料,她總喜歡在樽上畫公仔及寫字,不知道由何時開始,她發現桌上的空樽總在午膳後神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瓶又一瓶新的飲料。後來,她更發現,所有她親筆繪畫的空樽,竟然塞滿Ronald整個桌下抽屜。此時,Zoe才察覺到他的心意。一次分配座位後,他更以「牛高馬大」的身形,坐在Zoe前方,更不時將整個頭部卧在Zoe的桌面上,他的說話,總是可以逗得她哈哈大笑,畫面猶如《那些年》的男、女主角。每天上課、下課的相處,讓Zoe對他的好感亦日漸萌生,暑假的時候,他們更「自然」地走在一起,現時回想起來,Zoe的聲線夾雜了一份甜蜜、懷念。

由於他們都選擇相同的選修科目,加上班主任的「推波助瀾」下,幾乎整個中學生涯,他們都跟對方坐在相鄰位置,每天拍拖的相處,就是一同上學、放學、溫書、打波。「讀書的時候,我們都不會想太多,都是開開心心,互相陪伴對方,但當時未於至很愛對方,只是凡事為對方設想。」10年以來,他們由天真無邪的中學生,互相扶持對方步入社會工作,成為正式的成年人,而他們的關係,也由中學年代的地下puppy love,轉化為眾人眼中的金童玉女,可惜這份感情,始終也敵不過時間的考驗。

這段10年的感情中, Zoe曾經得到前度無微不至的照顧,他曾花上人生第一份薪水的三成,買下當時最新、最高階的Macbook Pro給她。如今已是物是人非。(張碧尤攝)

考入大學後,Ronald比Zoe早一年畢業,更早開始全職工作,亦開始要面對「將來」這二字。結婚、組織家庭,是二人一早已定下的共識,即使他們各有各忙碌生活,亦堅持每天抽時間出來聊天,互相支持。而Ronald選擇的行業,雖然可以滿足個人使命感,但背後更重要的因素,是收入,因為收入代表二人將來的生活質素,「他的工作需要大量體力勞動,而且很繁忙,但他跟我說,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為了提供更好的生活給我,只要可以養起我,而我可以放心達成我的夢想,他也會很高興。」

夢想,還是跟現實分不開,Ronald向來不介意成為付出的一個,所有外出的消費,他堅持一力承擔,就連買車、買樓、日後裝潢,他也是按照她的喜好和需要決定,凡事以她為第一位,這一年來,Zoe心知物質上的東西,她負擔不來,所以她有能力付出的,就是聆聽、支持、陪伴。

交往多年,她也承認,他們太熟悉對方的喜好,一直以對方的感受為首位。Ronald願意負起所有照顧她的責任,而Zoe知道對方不願意提起某些事情,她樂於知而不語,這種保護對方的想法,卻日漸形成二人溝通的隔閡,「其實我大學畢業後,有能力負擔消遣的費用,不過他不想,因為他的收入較高,後來他會覺得我在依賴他,彷彿我沒有付出,而我對當時的工作有很多埋怨,對方認為我有能力賺取更高收入,漸漸我會疑問:他是否介意?雖然他口裏說不,但我知道他有這種想法,而我又會覺得他瞧不起我賺得少,其實這是關乎我們的將來,結果我們當時沒有討論到這件事情,很多類似問題亦日漸滋生。」

當Ronald自覺肩負起所有責任,而得不到相應的回報,而且長期與同一對象交往,日復日的相處方式,大概已經反映了將來幾十年的生活,雖然穩定,卻缺乏新鮮感,這段失去平衡的關係,令他開始尋找新的衝擊。說穿了,就是新的曖昧對象,直到接近分開前的一次旅行,Zoe才真正察覺到二人的關係,出現了微細的變化,卻無法具體說出口。以往他們會很熱烈討論,結婚後住在那一區、新屋的設計、會不會養寵物等事情,不過那次旅行,「我覺得他不願意回答我,我知道我們有問題,但我沒有開口。我們討論這件事情時,原來他已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愛我。我們去到一個要結婚的關口,但他不想結婚,而我當時更不知道,他有另一個。」

失去了,Zoe才發現,不能為了另一半,而忽略了自己,(iStock)

後來,她在對方的家中,不經意地將「另一個」送給他的禮物,移到桌面之際,對方神色大變的表情,被她準確捕捉。細問之下,對方終於承認他思想出軌,也答應他會立即斷絕與對方來往,「當時我沒有很大反應,因為我也不懂如何處理這回事。我想跟他繼續走下去,而他亦答應我會立即停止跟對方來住,不如大家放下這件事情吧。表面上解決了問題,但當時的我,沒有好好了解他的想法,而他也沒有好好關心我的感受。」大概Ronald自覺傷害了Zoe而慚愧,而Zoe亦擔心會破壞二人關係,心結一直都存在,視而不見反而令他們的心結牢得更緊。

直到正式分開前,Zoe曾經為對方親手製作很多窩心的小禮物、煮飯,甚至在工作、生活上協助他處理問題,目的就是要證明自己獨特的地位。而他亦一度斷絕與對方來往,嘗試再全心全意跟她發展。往後一次的旅行,他們又回復昔日甜蜜的時光,但回港後,他們卻正式分手。「我們都覺得與對方相處時的開心,是無人能及的,但同一時間,其他人可帶給他的感覺,也不是我可以施予的。他非不愛我,但在此刻,他認為自己不能全心全意專注在我身上,已經是思想上出軌,這份悔疚讓他覺得,不如我們分開,讓他走出如斯混沌的思緒後再作打算。」

在這段長達10年的感情上,Zoe與Ronald是情人;是知已;是家人;是朋友;是一同成長的人;更是互相依賴、傾訴的對象,信任程度更勝家人。她也承認,分開的時候,頓時失去依賴多年的對象,她的心痛得彷彿掉了一半,即使心痛、捨不得,也要會學接受。尚在學習放下他的同時,她也領悟出一番道理,「不可以將人生側重於一個人身上,人生有很多不同範疇,當我們將對方凌駕在其他範疇之上,其實忽略了自己,很多事情都需要balance。而且溝通也是很重要的,現時回想起來,相處10年,其實我也不是太了解他,我們的話題都很表面,而我也沒有多了解他內心深處的感受,但我知道他不願意提起某些事件,而我沒有多加追問,其實對他是否好事?」

你也希望在我們的「博物館」展示你那段情的「遺物」和關於它的故事,藉此放下昔日的遺憾嗎?請把「愛情遺物」的圖片及聯絡方法傳至hk01(請註明《分手博物館》)。

請進入《香港01》「分手博物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