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PTBF $300甜蜜「偽戀愛」 買來溫柔 手握「愛情」無得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PTBF(出租男友)與PTGF(出租女友)是近年在流行於網上的「職業」,賣家中有大量的年輕人。不管是賣身還是不賣身,明顯地,「愛情」在這裡成了商品。

一般的認知,愛情如神聖的領域,玩弄感情的人會被說成「賤人」,好聽點的是「player」,玩味甚濃。同樣地,這種愛情買賣,歸根究柢也只是個遊戲,然而在那個付了款買來的時空,買的賣的,都似乎玩得認真投入,但有種曖昧,又似乎是突破於一買一賣的關係以外。同樣是90後的PTBF Andy(化名)與他的熟客Nicole(化名),自認完全明白遊戲規則的兩人,演繹著一段新世代的「偽戀愛」 關係,旁人看來是真是假,不明所以,二人卻是樂在其中。

走在街上,身旁總不乏親暱的情侶穿梭而過,又有多少甜蜜背後,只是一場買賣?(楊晴攝)

這天,記者直擊了他們的一次約會。一見面,Nicole就急著從手上皺巴巴的紙袋拿出白色文件夾,說是Andy一直想買但又找不著的款式,洋洋得意說這是他鍾情的牌子。他腼腆地接過,正把玩,就被她命令轉身,於是把那無辜的文件夾硬生生地塞進背包,本來鬆拋拋的背包頓多了四隻角。

Nicole與Andy相識兩個月,他們每星期都會約會一次。當出租情人的都是芳華正茂的一群,在年青人的圈子中,PTBF及PTGF都不是禁忌,僅被認為是一份爭議性較大的工作。早前就有討論區爆出PTGF及客人的資料,事後亦有自稱PTGF的網友指,從事這類行業人工好又可以享受戀愛感覺,有何不可。你可以說,這是種扭曲,有樓有高潮,有錢有情人。然後,扭曲會成了常態,有何不可?

$300買來的一天約會:

買賣時段內的真感情

他們約會行程的第一站是文化博物館看藝術展,是最近女生都愛行文青風嗎?Nicole連忙否認,「有一日佢cap圖傳畀我,我先約佢今日去睇,當然我都有興趣藝術展的。」Andy這位PTBF從不主動約客人,但對於感興趣的地方偶爾會曲線暗示,就如臨近生日的女生都愛與男朋友行街一樣。對於這位彆扭的出租情人,Nicole卻又覺得很高興滿意,說要雙方都感到滿足才是關係的理想境界「因為真係好似拍拖一樣,唔係我單方面定去邊,而係大家一齊商量。」

地鐵上有多少情侶是各自玩手機,但這對「偽情人」卻又做到玩手機都要玩得糖黐豆。(楊晴攝)

攝影師替他們拍照,旁邊的阿叔忍不住插嘴︰「呢啲就係攞正牌曬命,影完放上『飛時卜』。」在任何人眼中,這都是對熱戀情人。不論走著站著,二人的手都自動黏在一起,十指緊扣,身體依偎,散發著的明明是甜蜜的味道。在交易的時間內,出租情人會讓你體會戀人交往的感覺,如廣告宣傳的訊息。

過往,人們認為愛情只可以是無償的關係,雖然也有付出與得著,卻不可能是等價交換。然而出租情人的模式則某程度上將戀愛中的不確定性都抹去,錢財付出,換來用家認為具性價比的親密。沒情人的話可以買,情人的種類可以買,相處的模式可以買。只要一直獻上金錢的話,這段美好的關係就會一直下去。假若戀愛中的摸索是令人成長的經歷,在這種買賣中去經歷的人,仍能學懂戀愛?

既名為出租情人,當然也要有情人般的舉動。(楊晴攝)

Nicole與Andy本來就是兩個平凡不過的年輕人,有穩定的工作,不錯的收入,甚至也沒太多戀愛經驗,卻選擇在這買賣中各取所需。Nicole曾被朋友撞到過和Andy在一起而被追問,「我只答係朋友關係,唔通講係PTBF咩?」始終心底的規範阻止她說出真相。

關係說白是假,又不能見光,但投放的時間與金錢都如此實在,為何就不正經的談一場戀愛?Nicole說不是特別渴望真實的愛情,因為他已給予了她所需。當所想所求能以金錢滿足時,名為惰性的思緒就會爬出來。勸說身體的主人,這是一份安全的滿足。真實的愛情所以吸引,有時候正因為那種不知結果的付出。而這種不用受傷與冒險,在能控制的範圍下交往,也許就是溫室內的人體驗愛情的方法。

作為一個投入的「客人」,Nicole也不忘為她的出租情人抹汗。(楊晴攝)

沒有愛的憑證

在這種充滿真實感的「偽愛情」中,記者多次質疑,會弄假成真?Nicole斬釘截鐵:「我不會因他呷醋!」她口中不是愛的證據。情人的關係本應一對一,但出租情人與客人卻可以一對多,在跟Nicole約會的同時,Andy亦會有不同的客人找他當出租情人,「有時候,我會八卦問佢(Andy)有什麼客人,又會教佢應該點哄客人。」試過一次,Nicole相約Andy,剛好遇見他另一位客人,Nicole與那位客人交談甚歡,又一起開Andy玩笑。另一邊廂,Nicole亦曾找過其他出租情人,他一直知情,有時更會幫幫眼。

沒有妒忌的不是愛情。二人的關係更似集郵,就如收藏家炫耀自己的藏品一樣,有時更會互相分享與其他人的相處。所以在交易中,你的樣子如何,你的命運也必如何。不過就算再多的藏品,也有數件是特別的。Nicole與Andy只是剛好都視對方為特別的存在。

說是為提升溝通技巧而入行的Andy對錢不太看重,對他而言約會得到的錢只是一個指標,是評價他當天表現的一把尺。他雖是自由定價,但每次只願意收她300元,怕收太貴的話,就不能維持每星期與她的約會。按照出租情人的規矩,除了外出的固定收費外,當天的所有使費都是由客人負責,也就是吃飯、開房的錢都是Nicole負責。「所以我每次都唔會收佢咁貴,因為我想佢約我多幾次。」有時Andy又會主動出錢,試過她病時,他主動買粥買藥。訪問當日,天氣悶熱,Andy又買了把中國扇送這位怕熱的女孩。他種種的主動行為,被Nicole甜絲絲地說是貼錢打工。而Nicole到此刻為止,也只維持著和Andy約會。

把錢卷起塞進他的褲袋中,是Nicole獨特的找數方式。(楊晴攝)

限時關係互無責任

整日約會的結束就是埋單計數之時,Nicole每次都不喜歡直接的把錢交到Andy手上,既為避免途人側目,也因為那如去買件貨的感覺。「我每次畀錢都會塞入佢褲袋,感覺上就好似男女朋友塞錢畀大家使,而唔係交易。」不過有更多的客人都是直接把錢交到Andy手上,交易完了就付錢,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有時看出租情人最難理解的地方在於他們與一般租用的工具不同,他們是有血有肉的人。外出旅遊租輛車,你不會動情,那是死物。但現在是租用一個活人,有情感,會反應。每次的約會都可能是最後一次,問到要是有一天彼此突然消失於大家的生活中,會失落嗎?他們又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因為交易以後,大家都回歸自由身。自由在此也可以解讀成雙方都不需要為這段限時的關係負責。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