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境求存|兼職巴士車長需停工 轉開貨車、送外賣 可能要領綜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踏入2020年,香港各行各業面對史無前例的逆境,面對病毒侵襲的無力感,升斗市民只能掙扎求存。

鄭啟祥、馬健德分別是九巴龍運以及新巴城巴的合約時薪車長,面對困局,他們二人在今年2月,先後被公司通知須暫時停工。由月入逾3萬元瞬間跌至零收入,鄭啟祥說養妻活兒仍要「馬死落地行」,轉任貨車司機,下班後做外賣員幫補收入,坦言「第二選擇係攞綜緩」,更不希望走到絕路。

馬健德則在兵荒馬亂的日子選擇稍微歇息,以免工作期間受感染成為「隱形炸彈」,連累摰親。

(疫境求存系列報道之二)

新巴城巴合約時薪車長馬健德表示,2月10日起再無獲派任何工作。(余俊亮攝)

鄭啟祥及馬健德二人雖然是合約時薪車長,惟他們在疫情爆發前,「兼職當全職性質咁返」,即每星期駕駛巴士均超過18小時,故以往收入尚算可觀,月入平均大約3萬元。作為新巴城巴合約時薪車長,馬健德說:「疫情前平均月入都會有3萬3千蚊,上年10月返好長工時、只放咗3日假,嗰個月有成3萬8千蚊。」

農曆新年後 兼職車長不獲派更

近期市民盡量減少外出,公共交通乘客量大減。九巴早於2月宣布整體服務削班兩成,至4月進一步再削班,涉197條路線。新巴城巴亦同樣於2月調整班次。

合約時薪車長在此情況下率先被「開刀」,香港專營巴士兼職從業員工會主席、九巴龍運兼職車長鄭啟祥亦受影響:「由2月1號開始完全停咗(返工),嗰時信都無封,只係突然收到電話,話聽日唔好返工啦!」馬健德亦有相同遭遇,「農曆新年、2月頭已經有消息傳出,直至2月10號兼職(合約時薪車長)就再無獲派任何更。」

九巴龍運合約時薪車長鄭啟祥於1月底獲通知,2月1日開始暫停工作,至近日仍未復工。(余俊亮攝)

噩耗突然傳來,作為一家之主的鄭啟祥為了養妻活兒,輾轉找到貨車司機一職,收入即使大跌一半僅餘1萬多元,惟「馬死落地行」亦可幫補家計「止血」。

他透露,自巴士車長一職停工後,除貨車司機外,下班後亦會抽空數小時兼任外賣員,更特地在網上購置一輛價值數百元的二手單車,方便出入送外賣,「最初都會接到唔少訂單,一單大約有40蚊,一日平均會接到8單有320蚊,一星期都搵到千幾蚊。」

收入下跌一半,除貨車司機亦擔任外賣員,惟用作送外貨的代步單車亦被盜去,鄭啟祥決定放棄外賣員工作。(余俊亮攝)

外賣員數量增 訂單分薄收入減

然而,疫情持續各行各業均受衝擊,擔任外賣員的人數直線上升,訂單數目自然被同行分薄,「做咗個幾兩個月後,愈做愈無柯打,有時明明派比電單車嘅單都派埋俾『步兵』,每單收入跌到30蚊。」

禍不單行,他用作送外賣的代步單車被人盜去,鄭啟祥決定放棄外賣員工作,只保留貨車司機一職,但坦言疫情之下當貨車司機的收入難應付支出。他的太太亦是一名合約時薪車長,面對相同困境,為幫補收入亦決定做外賣員,「無論收入幾低都好,無得唔做。」

馬健德則說,眼見疫情持續、確診個案不斷增加,決定在兵荒馬亂的日子暫且休息,沒有刻意尋找任何工作。他說,作為前線司機每日接觸不同乘客,感染高險自然大大提升,即使新巴城巴公司可將兼職車長轉為全職,惟不想成為「隱形炸彈」傳染家人親友而拒絕。

+4
+4
+4

車長早停工 不合資格領補貼

政府推出的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當中向合資格僱主提供工資補貼,以9000元為上限、為期六個月。惟鄭啟祥及馬健德2月起已暫停工作,料未能在計劃中受惠,「希望公司可以從獲得補貼金額,撥一部分與合約時薪車長分享。」

疫情近日稍微回落,鄭啟祥最近亦接獲公司通知,須接受車長課堂訓練以準備適時重返工作崗位,惟至今仍未有實際上班日期。前路茫茫,疫情何時消失無人能夠預計。

馬健德決定暫且休息一段時間,沒有找其他工作幫補收入,惟疫情下倘有需要,一星期僅外出一兩天選購日用品。(余俊亮攝)

鄭啟祥亦慨嘆,「持續落去當然捱唔到好耐,好彩自己有啲積蓄,如果無真係拎綜緩,現在萬幾蚊收入根本唔夠支出,唯有見步行步。」

馬健德則稱,積蓄足夠應付生活,倘疫情持續至年尾,屆時或會考慮尋找後路,「𠵱家邊個行業唔死?除咗殯儀!其實無得諗,聽天由命啦,疫情終有一日過去。」

▼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 多項措施▼

+10
+10
+10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