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境求存│辭職擬轉行遇疫情 Uber司機兼送外賣:唔等政府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踏入2020年,香港各行各業面對史無前例的逆境,面對病毒侵襲的無力感,升斗市民只能掙扎求存。

從事Uber兼職司機逾5年的阿傑(化名)接受《香港01》專訪表示,今年初辭掉全職工作,一心想轉換跑道投入其他行業,惟疫情爆發致計劃被迫擱置。面對疫情阿傑只剩下駕駛Uber的工作,在供車、供樓的壓力前雖然心慌,惟最終只能選擇以樂觀方式應對,每日「梅花間竹」從事Uber司機及外賣員,笑言:「與其坐喺到胡思亂想、不如做嘢,𠵱家每做一單柯打即時顯示有幾錢,有一份耕耘、一分收獲嘅實在感。」

(疫境求存系列報道之一)

面對生活重擔,在逆境中與其「頹廢過活」,阿傑選擇積極工作,除司機一職外,亦一併擔任Uber Eats「步兵」外賣員。(高仲明攝)

阿傑5年前經朋友推介下,開始以兼職形式從事Uber司機,平均一星期工作3天,其餘時間則專注在全職IT工作。他透露,疫情爆發前收入一向不俗,「Uber全職司機1個月平均收入大約兩萬元,兼職就搵到大約一半或三分之一。」但去年下半年發生一連串反修例示威突衝後,收入跌一成,至今年1月疫情爆發,政府推行多項防疫措施,要求不同場所關閉並實施限聚令後,收入隨即急跌四成,「晚上7點好似凌晨12點咁無人」,承認現在是最艱難時刻。

▼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 多項措施▼

+12
+11
+10

上午做司機 中午做外賣員

阿傑今年初欲嘗試發展其他事業,遂向公司請辭,惟疫情突然出現令計劃被迫擱置。面對生活重擔,在逆境中與其「頹廢過活」,阿傑選擇積極工作,除司機一職外,亦一併擔任Uber Eats「步兵」外賣員,每日「梅花間竹」互換工作。他分享, 早上上班的繁忙時段,便會駕車接載客人,中午、下午時段較少人搭車便會轉做外賣員,下班時段則會再次變身做回司機。

擔任外賣員兩星期至今,阿傑笑言「工作尚算順利」。但作為外賣新丁「人生路不熟」,亦遇過「蝦轆事」,「嗰次用咗15分鐘都搵唔到路,試過發訊息、打電話比客都無覆,正當考慮緊係咪要自己食左個外賣時,最終打去公司睇下點處理,後尾好彩個客覆返。」他續指,Uber外賣員平均1小時可接到兩宗訂單,每宗收入30元,惟目前僅工作兩周,未知能否彌補疫情下損失的收入。

Uber香港區總經理鍾志霆接受《香港01》訪問補充,疫情下Uber Eats用戶訂單增加外,新用戶數量亦不斷上升。而至今香港已登記的送餐夥伴數目已超過5萬名。(高仲明攝)

政府應重新思考經濟模式

同時兼任外賣員及司機,每日接觸不同客人,工作期間感染風險隨即上升。阿傑表示,會做足防護消毒措施,由以前每日清潔車輛內外3次,現時則增加至6次或以上,車廂亦會加強消毒,並要求乘客佩戴口罩,一般都十分合作。

對於政府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向合資格的士及紅色小巴司機提供為期6個月、每月6000元的補貼,惟Uber司機屬自僱人士未能在措施下受惠。阿傑直言:「唔係幾寄望過政府會幫我啲乜,只係自己靠自己」。但他認同,政府應在疫情過後,重新思考新經濟模式,因Uber確實在此艱難時刻讓不少人仍有工作,否則「少少收入都搵唔到,會令大家嘅生活、家庭變成點?罪案率會否因此上升?成個社會怨氣會唔會增加?」

新型肺炎確診個案近日出現回落趨勢,阿傑對於前路依然持樂觀態度,稱現時會「食少啲」,但相信疫情終有一日會完結。

Uber香港區總經理鍾志霆接受《香港01》訪問補充,疫情下最高峰時期Uber Ride生意額下跌逾四成,其後稍為回復錄得下跌三成。然而,因應疫情很多人選擇留在家工作,故Uber Eats的住宅區訂單比商業區增加了50%,除Uber Eats用戶訂單增加外,新用戶數量亦不斷上升。他又指,最多訂單的時段分別為午餐及下午茶時間,且有部分送餐外賣員一度反映,試過同日向同一位客戶提供早午晚三餐,至今香港已登記的送餐夥伴數目已超過5萬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