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Red MR羅傑承憤批張宇人馬逢國:為政府打壓我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肆虐下,多個行業爆發群組感染,港府3月指令包括卡拉OK在內的娛樂事業暫定營業,至令仍未能重開。

作為香港兩大卡拉OK龍頭之一的Red MR,「靈魂人物」商人羅傑承有很深感受,直言就算短時間內能夠復業,生意也難以回復正常。日前他於專訪中流露出老闆的無奈,點名批評功能組別議員當不上業界及政府的「橋樑」,「功能組別議員都唔係為我哋嘅,你自己十幾二十萬(議員酬金)一個月,高高在上,又為政府打壓我哋,咁選你嚟做乜?」批評只是指引業界服從政府做法,「做唔到,安慰下我哋都無!」

被羅傑承點名批評的立法會飲食業界議員張宇人回應說,已於多個月來為業界發聲,盡全力去做,若業界代表不能感受到,可能是自己傳訊上做得不足,又指已盡力親見業界了解情況,「可能見漏佢(羅傑承),係自己不足啦!」

另一被斥責的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則未有回覆。

尖沙咀Red MR在3月下旬出現顧客集體感染新冠炎,導致政府決定關閉全港卡拉OK。(資料圖片/歐嘉樂攝)

系列報道:

新冠肺炎|卡拉OK停業14日再14日 Red MR羅傑承:擔心行家結業

新冠肺炎|Red MR老闆羅傑承憤批張宇人馬逢國:為政府打壓我哋

+2
+2
+2

卡拉OK七人唱K後全確診 政府下令全行關門

羅傑承的Red MR卡拉OK,在3月下旬尖沙咀分店發生顧客先後確診新冠肺炎,衞生在3月31日公布七名顧客中,五人先後染疫,其餘兩人及一名顧客家人亦之後確診,卡啦OK正式失守。政府遂於4月1日下午公布,全港卡啦OK由傍晚6時起關閉,為期14日。銅鑼灣Neway CEO其後也爆唱K群組感染,他們在卡拉OK關閉前去唱K,事件導致政府延長停業令,至今(5月5日)仍未能重開。

作為香港兩大卡拉OK龍頭之一的Red MR老闆羅傑承日前接受《香港01》訪問時,批評立法會飲食界議員張宇人,以及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指他們未有「做好呢份工」,每字每句流露憤怒。

身任多間餐廳及卡拉OK老闆的他,指「生意人」只希望社會安定、人人可賺到錢。他批評張宇人未有盡力有極大意見、未有做好業界跟港府橋樑,嚴重失衡。

功能組別議員都唔係為我哋嘅,你自己十幾二十萬一個月,高高在上,又為政府打壓我哋,咁選你嚟做乜?我覺得我選一個人出嚟,唔係用嚟管我哋,講我哋知要我哋跟住做!
商人羅傑承

羅傑承大呻疫情下,業界「生意難做」,又指代表他們的立法會議員未有做好「橋樑」。(張浩維攝)

羅傑承說,老闆壓力頗大,本港租金貴、人工不低,港府的抗疫基金只能協助不足20%開支,暫時自己能夠捱得過,但不少小企業未必受得起風浪,「要頂住3月份至5月份,6月先話申請得資助,仲要未拎得錢,唔係個個得架!個個都想做到生意,生存到!」

他稱跟張宇人本身為朋友,關係不差,大家都是馬主,經常於馬場相見寒喧。他說,疫情嚴重影響生意,卻感受不到作為業界代表的他,曾為業界發聲、甚至只為一個安慰。他認為立法會功能組別有一定需要存在,為業界發聲,現時飲食業難處,卻未能如實反映,只能默默聽從、接受及合作,「好似得新聞界問下,唔係就無人知,安慰下都好啦!」

有事電話都無一個,你(張宇人)假假地都打嚟慰問下,好慘。賣口乖我都順啲,你係行會(成員),見到事頭婆(林鄭月娥)架!
羅傑承轟立法會飲食界功能組別議員張宇人

羅大呻現時的功能組別議員未能作出協助,「你(議員)你應該服務我,而唔係管我。」(張浩維攝)

羅傑承也醉心本地足球發展,作為飛馬班主,對於疫情下本地足球賽事、甚至球員的練習全面停頓,也有很大不滿,指向代表業界的議員馬逢國 。他說明白疫情下業界要跟從同心抗疫,才能盡快讓嚴峻的疫情過去,穩定後香港才能重新「上路」,但認為馬的人面廣闊,理應一邊著業界了解情況、跟從政府,另一方面也要為業界反映實況,但卻未能如實做到,「而家好似政府話一就一,二就二。」他認為可作閉門比賽,加強防疫下可作賽,最少也可以簡單地給予球員練習,以免退步。

其實而家香港得返十隊球隊都無,而家好似玩完咁。馬逢國每日打電話去一隊問下都問完啦,無,無人問過我哋!
羅傑承斥責立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功能組別議員馬逢國

張宇人回覆說,多月來於會上為業界反映困難,又不時向外發表業界苦況,強調已「已爭取過,已盡力做」。(資料圖片)

張宇人:已爭取過,已盡力做

張宇人回應說,明白業界於疫情下不能正常營業,導致損失大,「對於不滿非常了解,佢哋辛苦又好了解。」他稱多月來於會上有為業界反映困難,又不時向外發表業界苦況,強調已「已爭取過,已盡力做」,若業界未能感受到,只能說自己傳播上可能做得不足。

作為十多個飲食業協會代表,張稱不時跟各人聯絡了解情況,「咩人都搵到我,絕無困難。」對於羅說二人未有聯絡上,他說:「可能見漏佢,咁係有不足。」其後亦向記者補充,早前已收到羅的工作室所發的意見信,但由於沒有他的私人電話,只透過助理回覆他的秘書及其女兒,絕非「無回覆」,並指兩輪抗疫基金對羅有一定協助。

今年9月將為新一屆立法會選舉,對於羅傑承指他並非代表飲食界及港府之間的一道好「橋樑」時,他即反駁說 :「我從來唔會為選舉做呢啲嘢,我都未諗選唔選!」

馬逢國則於截稿前未有回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