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卡拉OK停業14日再14日 Red MR羅傑承:擔心行家結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3月下旬爆出卡拉OK感染群組,首宗便來自羅傑承的尖沙咀Red MR,七名顧客全部確診,全港卡拉OK由4月起關閉。作為Red MR老闆,羅傑承表示理解,但認為外界有點過分緊張,未想到禁14日後再禁14日,擔心重開後外界太過擔心,令生意難以恢復,「娛樂又唔係必要嘅,開返生意都難上返嚟。」他指港府的抗疫基金遲遲未批款,擔心部份行家未能捱得過而結業。

言談間,他慨歎港府未有平衡抗疫及飲食業界面對的苦況,指他們「離地」,事事「一刀切」,「如果我哋跟晒啲指引,好多其實都開得返,香港控制得好好,而家都零星個案,係咪要咁限制呢?但做生意嘅,經濟好有問題,之後就好麻煩。」他指今趟疫情的影響,必是較沙士、金融海嘯大得多。

系列報道:

新冠肺炎|卡拉OK停業14日再14日 Red MR羅傑承:擔心行家結業

新冠肺炎|Red MR老闆羅傑承憤批張宇人馬逢國:為政府打壓我哋

羅傑承表示,作為老闆要面對多個同事的「飯碗」,滿是壓力。(張浩維攝)

員工2月起清大假及放無薪假

羅傑承的訪問約兩個星期前進行,當時港府宣布將延長食肆及娛樂場所關閉令,當中包括卡拉OK場所。他為老闆當然感受良多,「我哋原本以為只係14日,又多14日,同事已諗定抗疫救亡宣傳,而家唔畀開,又無同我哋傾過,同事又無得返工啦!」他慨歎作為老闆要面對多個同事的「飯碗」,滿是壓力。

他說,自2月起已要求職員放大假、放無薪假,3月下旬「出事」後,卡拉OK全面關門,情況更嚴重。他指去年反修例示威衝突開始,設於多個「戰區」的分店生意已大減三成,今年1月稍作回升後,2月疫情一到,生意再次大減五成,「復活節、五一一向好好生意,無晒,之後半年、三個月都難捱啦,暑假都未知點,消遣唔係必需,無錢返屋企睇電視,做娛樂就慘啦!」

羅傑承稱,沒想過停業14日後,要停多14日。(張浩維攝)

「政府不如幫手傾減租啦」

羅傑承續說,港府推出的抗疫基金,可作擔保貸款以解燃眉之急,以及申請補貼僱主支薪一半、上限9,000元的「保就業」計劃,但他說只能幫補公司一至兩成開支,「不如幫手傾減租啦,我出糧你幫手畀租,幫手三四成都好。」加上6月才能申請有關基金 ,所需的文件、條款又多,感到頗麻煩,但強調必定會申請。

談到租金支出,不少食店顯得頭痛,羅說自己有幸遇上好業主,曾願意寬免一個月租金,但部份業主則難以妥協,「10%都唔肯減!」。但他表示了解,「我明白有啲已供滿(單位貸款)就當然無所謂,但有啲仲供緊樓,又點減太多?平均兩三成都有嘅,我哋啲舖比較大,好難頂下架!」他稱公司能夠捱得過,但部份中小型企業,可能因未及得到到基金支持,捱不過結業,令多人失業。

▼限聚令升級延長▼

+7
+7
+7

轟公務員年年加人工又WFH:根本唔知民間疾苦

羅傑承又說,港府面對推出抗疫措施時,未有了解業界苦況,認為只要大力呼籲病者不應外出吃飯、消遣,盡快看醫生,行業跟隨政府推出的新指引,部份行業理應可以重開,減低損失,現時往往只聽從醫生專家意見,往往「一刀切」禁止行業經營,令做生意的感到頭痛,「我明白如果有事無人孭飛,但經濟回復就好難啦!」他指不少為官者未曾當經營者,未感受經營壓力,「佢哋年年加人工,home office(在家工作)無問題架,根本唔知民間疾苦。」

另外,作為本地足球隊「飛馬」班主,港府同樣一刀切不予球賽進行,又不予球員在安全情況下進行操練,認為過於擔心,「其實地方本身無事,無毒,香港疫情同歐洲唔同,但要禁有病徵嘅人或相關人士出席。但連操練都話唔得,就好奇怪。」他表示,球隊多次去信足總反映不得要領,感到非常失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