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遭酗酒父打罵 少女15歲患抑鬱 「想跟自己說,你值得被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21歲的K(化名)在單親家庭長大,父親長期酗酒後打罵,令她在15歲時患上抑鬱症。後來搬到女童院,她與唯一的親人斷絕來往,「啪」一聲,她內心有些東西碎掉了一地。她迷失,找不到人生目標,於是逃學、停學。然後成績名次如像過下山般急速下墮,漫無目的考完DSE,只為滿足旁人的期望。

攝影:高仲明

2013年,14歲的K從內地來港隨父親生活。年幼的K不知道大人之間發生的事,只記得母親從此在人生缺席。父親那時不太開心,經常飲酒消愁,酒後又沒緣由的指罵K,她形容父親在飲酒前後是判若不同的兩人。罵了什麼?她搖搖頭似是不想記起,「他經常罵我,令我自信心好低。」再問有身體碰撞嗎?她默默點頭。

今年21歲的K(化名)在單親家庭長大,父親長期醉後打罵,令她在15歲時患上抑鬱症。(高仲明攝)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一段時間,日子沒有變好,只是K漸漸學會了忍耐。她間中從家中逃離出去,到朋友家暫住一個月,那是她短暫的快樂時間。但每每回到家中,就像是回到了地獄。K只想把關於父親的一切全部忘掉。

家庭是她收藏在心底深處、一塊不願見光的土地。K戴上口罩,看不見她臉上的表情,只露出口罩上一對圓滾滾的眼珠子,但談到家庭,她的明眸變得黯淡無光。當年K嘗試沉着理性應對,喜歡看書的她主動看不同類型的心理書籍,嘗試給父親行為找出一個解答。旁人說她成熟得不像一個只有15歲的女生,她無奈笑笑,「都是被逼着長大的。」

眼前的她說話不卑不亢,身邊的人都說她成熟,她卻說有些事輪不到自己決定,生活只是被逼着堅強。(高仲明攝)

就似拍電影一樣,感覺是『啪』一聲,有些事碎掉了,我覺得這段關係已經無法挽回了。
少女K

直至一日,她從心理書本的字裏行間中,無意中發現了自己的影子——失眠、沒有動力,做什麼事也提不起勁。學校社工建議她去看醫生,結果醫生說她患上抑鬱症,那年她15歲。

搬入女童院家舍 從此斷絕來往

K沒想到,心急如焚想找的答案,竟預先在自己身上發生。社工建議她離開家裏,搬到女童院家舍。K說:「到了家舍,我沒有再跟父親聯絡。就似拍電影一樣,感覺是『啪』一聲,有些事碎掉了,我覺得這段關係已經無法挽回了。」

搬到家舍後,K開始逃學,那段日子她躺在家舍的床上與天花對望,睡醒了便滑手機,累了再睡。她像是被捲入一個不斷輪迴的黑洞,猶如跌到谷底深淵。(高仲明攝)

K本來是學校的活躍分子,當選學生會主席,還就讀校內尖子班。搬到家舍後,抑鬱情緒仍濃罩不散。她逃學,人生開始脫軌,「不知道上學為了什麼,沒有目標,又不想追成績」。結果名次在半年內由全級十名內跌到4、50名,一次課後老師把她捉來問話,「他私底下跟我說,我再這樣,會拉低其他同學成績。」儘管那是善意的提醒,聽在K耳內卻像是一根刺插在心上。

時間令她放下、明白

住家舍期間,有社工上門轉達父親想跟K會面信息,她總是毫不猶豫地拒絕。關係無法輕易修補,唯有時間是最有效的藥。兩年過去,父親逐漸接受酗酒治療,兩父女偶爾在家舍的會面室碰面,「社工告訴我,要我嘗試明白他的感受。我才明白他原來好抱歉。」她不好意思地笑笑,「你知道男人不會跟你道歉,但我感覺到他想盡力補救之前犯的過錯。長大後我也放下了,我是單親家庭長大,身邊只得我爸爸。」她把聲線放輕很多。

K試過掙扎大聲求救,「曾經有過一位很要好的同學,我跟她說我有抑鬱症,之後她再沒有跟我說話。」她不知所措,從此跟朋友斷絕來往。但她也嘗試理解:「可能她不懂得怎麼處理我的情緒吧。」(高仲明攝)

漸漸地,K沒有再恨父親,也沒有悲天憫人。「我有段時間好灰,現在看回頭是荒廢了。可能是時間可以好多解決問題,到我再回頭望,發現好多朋友支持我,有些人也不介意我有抑鬱症。」她感謝時間令她看開。儘管現時她仍須服藥、覆診,但她喜歡畫畫、寫作,積極參加不同比賽,間中奪獎也增加她自信心。說起興趣,她就似隻開籠雀,「我想寫篇小說,與生死有關。」

K早年重拾學業考入大專,「我家不富有,一定要靠知識改變命運。」順勢問,那她的夢想是什麼?她自尊心高,起初支支吾吾,半晌才吐出一句:「說夢想很老套,我有想做的事,但如果說了出來但做不到,就很丟臉。」說畢,她笑得開朗。

香港善導會社工陳詠芝(右)是陪伴K走過一段路的其中一人。(高仲明攝)

香港善導會社工陳詠芝是陪伴K走過一段路的其中一人。一年前,她透過賽馬會「挑戰.你想」計劃的手機應用程式接觸到K,那是一個為弱勢青年以遊戲概念建立的平台,對象以高危及更生青年為主,玩家可透過完成應用程式內的不同任務,繼而換取獎品及機會,如去台灣交流及不同體驗工作坊等。

陳詠芝說,建立程式的初衷,是見到社會上有許多弱勢的年青人,因受限於個人資源,導致其缺少機會及正面生活經驗。她期望透過應用程式,擴展青年的經驗,「好多時我們接觸的青年最常講的一句話是,『冇計啦』,好像所有事都是為勢所逼,無得揀,而計劃希望可以讓他們有更多選擇。」

登入K的遊戲帳戶,發現她有77個已完成的任務,20多份已兌換的禮物。「做任務時,也留意多了自己想法。當成功時,成功感也會多了。」K說。(高仲明攝)

我想跟未來自己說,你值得被愛。
少女K

程式內其中一個任務,要求她寫封信給十年後的自己。K想起一套日本漫畫《ORANGE》。漫畫講述一名少女對過去有許多悔疚的回憶,為了改變過去,她寄信給十年前的自己,意圖扭轉命運。現實沒有漫畫中的奇幻情節,但K也寫了給未來自己的信。她說得害臊:「我想跟未來自己說,你值得被愛,漫畫中的女主角也能改變未來。你也可以。」

K也寫了給未來自己的信。她說得害臊:「我跟未來自己說,你值得被愛,漫畫中的女主角也能改變未來。你也可以。」(高仲明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