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中國時髦的代名詞 壓倒許留山的是網紅奶茶、疫情還是其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在辦公室隨口問了句,你們吃過許留山嗎?對面的同事異口同聲「楊枝甘露」。旁邊的同事問:「它還沒倒閉?」說完她們擺擺手,「暴露年齡了」。10多年前許留山是出過大風頭的。那時候港澳自由行剛開放,每個人到香港必打卡許留山,它不僅是最當紅的港式甜品,也是當地街頭文化的組成部分。站在旺角街頭拍張照,手裡端1杯許留山,背景是滿天霓虹燈,既時髦又有煙火氣。

那個年代,其他甜品店還在做紅豆沙、綠豆沙、芝麻糊,但許留山第一個想出來把芒果切丁堆成小山,再和椰漿、西米組合搭配做出一道甜品。如今隨處都能吃到芒果西米撈了,而許留山才是它的開山鼻祖。

舉著許留山拍照,也是曾經的打卡方式之一。它開來上海之後,成了不少上海人腦海裡港式甜品的代名詞。可惜10多年過去,它的生意越來越差。就在前不久,它關閉了上海最後一家門店,在香港被債主上訴,幾乎到了倒閉邊緣。曾經的輝煌,似乎再也無法重現。

【相關文章】許留山遭頒令清盤 網民齊數食芒果甜品回憶(點擊放大瀏覽)▼▼▼

+6
+6
+6

曾讓上海人心心念念的港式甜品鼻祖

2000年初,我和同事常去香港出差。參加完電影節活動,再趕去銅鑼灣、尖沙咀逛街,手裡提著大包小包,最後也不忘去吃個許留山。門店大多數開在路邊上,晚上11、12點的時候,仍舊燈火通明。直到現在,我還能清晰記得人們坐在緊湊的座位上,一邊大口喝芒果冰飲,一邊聊天的樣子。無論是拎著幾萬塊包包的人還是背帆布袋的人,此刻都靠得很近。忙碌的行程結束後,它就是一首悠閒的保留曲。

2004年開來上海的時候我超開心。有空了就和小姐妹們去坐坐,楊枝甘露、芒椰芒果爽、芒果班戟都是必點,小丸子做得也很好。甚至在許留山約會,也是件蠻有面子的事情。許留山在上海開創了一個港式甜品的世界。它大火之後,市面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模仿者和新品牌。可惜大部分許留山都開在商場裡面,少了香港許留山的街頭感,那個時代的小確幸,也一併消失了。

賣過中藥、涼茶,店裡還能K歌 40年前它就是時髦網紅

許留山最早不賣甜品。老闆許留山是一個來自廣東普寧的中醫。1950年代,他來到香港元朗街頭,推一輛手推車,支一個小攤,就賣起了龜苓膏。可惜10多年後他便去世了。1970年代,老闆兒子許慈玉接過攤子。為紀念父親,他把店名改成了「許留山」,開始專賣涼茶,一下子成了網紅。

可香港賣涼茶的鋪子成百上千,許留山憑什麼打贏別人家?許慈玉在店面選址上就下了一番功夫。那時戲劇文化風靡香港,城中最大的戲院可以容納3000多號人。每到入場前,看戲觀眾​​都喜歡買份煨魷魚、鹽焗蛋之類的零食,再配一杯涼茶降降火。他們就在元朗戲院旁邊的砲仗坊14號租了個門面。光靠美味還不夠,許留山把電視機、唱片機都搬進了店裡。這些大件在70年代還沒有普及。

+2
+2
+2

每天半夜打烊前,電視機前仍然圍著里三圈、外三圈的人,邊喝茶邊看節目。巨型坐地點唱機前面也永遠排著長隊。所有的男生都想在裡面唱片裡面選一首自己得心應手的歌曲,要么披頭士,要么貓王,總之要藉店裡的大喇叭唱給喜歡的女生聽。當年男孩問女孩一句「去許留山嗎」,在今天就相當於邀請你到時髦到不行的網紅店約會。

不過80年代以後,電視、唱機都成了老百姓家裡的日常電器,甜品店、快餐店如雨後春筍般林立在街頭。涼茶店也不再是「時髦」的代名詞。許留山發現了這個苗頭,立刻考慮轉型:賣糖水。店裡提供酸梅湯、甜豆漿等飲品,人們還能吃到蘿蔔糕、菠蘿糕、榴蓮和山竹製成的甜品。如今在無數個網紅奶茶店可以吃到的芒果西米露,是1992年許留山首創出來的。那一年可以說是港式甜品的「芒果元年」。緊隨其後推出的楊枝甘露、芒果班戟、芒椰芒果爽、芒果雙皮奶,芒椰紅豆西米露……每道聽起來都讓人食慾大增,許留山也證明了「得芒果者得天下」,從此佔據港式甜品的鰲頭。

許留山真正為大陸所知,是在2003年赴港自由行開放後。2004年它來到上海、廣州,2012年進軍馬來西亞、韓國、新加坡、澳大利亞、美國和加拿大等國,最巔峰的時候全球開出了300多家門店。從此,香港許留山幾乎成了經典時髦的代名詞。

怎麼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老賴」?

許留山風光的日子持續了10多年,直到去年3月,突然有傳言說它要倒閉了。顧客們紛紛去許留山的微博官方主頁留言,一看才發現,原來有這麼多人和自己碰到了同樣的問題:申請退款的時候,儲值卡里的餘額倒是清零了,但該返還的金額一分都沒有到賬。

點擊放大瀏覽微博上無數憤怒無助的顧客留言▼▼▼

客服電話永遠沒人接,乾脆去店裡問問吧,還要被店員冷冷彈回來:退款只能在公眾號後台提交申請。更不要說那些所有線下店全部倒閉的城市了。皮球踢來踢去,大家已經消耗完了等待的耐心。過了大半年,主頁上頻頻出現了抱怨和質問:「說好的45個工作日退款,現在200天都快過去了,許留山你怎麼做企業的?!」顧客只想拿回餘額,好聚好散,但許留山一溜煙沒了影,終於激起眾怒。

顧客在微博上試圖維權,但幾乎得不到有效反饋。它當然沒有失蹤。就在前不久,許留山關閉了在上海的最後一家門店。在香港,它也處於危險邊緣。因為欠下租金,許留山被4個業主上訴,要求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頒布清盤令。如果法律程序啟動,公司解散只是時間問題。

而許留山走到今天這般田地,有各種原因。一是競爭對手太強大。這幾年逐漸火起來的各種網紅茶飲品牌多到數不過來。喜茶、樂樂茶等品牌在鮮果、奶、茶之間兩兩組合,甚至三種混搭,加上前衛的門店設計、和各品牌的跨界營銷,哪家都不是省油的燈。許留山最具有競爭力的芒果甜品也被後起之秀徹底赶超。老對手滿記到2020年時他們已經在全球開出了400多家門店,幾乎是許留山的兩倍。7分甜、榴芒先生、芒果香山、茶百道的鮮芒製品也有大批年輕粉絲。

許留山自己還掉鍊子。2013年長沙店曝出食品安全問題後,被停業整頓。這家店用已經爛掉的芒果榨汁,還做成芒果布丁,甚至有人拍到榨果汁用的芒果被工作人員咬過。聽了這些,誰還敢去吃?

而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大環境。2019年時由於各方面原因,香港旅遊業、餐飲業陷入困境,加上2020年的疫情打擊,許留山的多個門店幾乎走到了懸崖邊緣。許留山發展至今近70年,當初憑藉創新芒果產品打下了甜品屆的盛世江山,而如今卻丟失了最初的創造力,即將止步於此。在飛速向前的時代裡,沒有逆水行舟的覺悟,被淘汰或許就是一瞬間的事。

【相關文章】許留山清盤:網民數3大原因致愈做愈霉(點擊放大瀏覽)▼▼▼

+2
+2
+2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