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悲歌】邊做瑜珈邊OT?瑜珈老師有冇work-life balance?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做瑜珈老師可以邊賺錢邊做運動,養生健康,工作時間自定,仲可以練到樣靚身材正--大概很多人都抱着這種羨慕的目光看瑜珈老師。

教了7年瑜珈的Queenie瞇起眼睛大呻:「學生總是覺得我好得閒,但其實我都好辛苦㗎!昨晚教到9點半,今早10點就有堂。瑜珈好提倡作息定時,但其實我做不到,因為大家放工之後就是我開始教班的時間,我常常掙扎幾點吃晚飯,就算5點吃完,教完班也會肚餓。」教瑜珈除了讓Queenie犧牲跟家人朋友共聚的時間,有時她會對自己的聲音生厭:「教到尾一堂,有時會好憎聽到自己把聲,我會想,其實學生會不會覺得我不斷說話好煩,寧願我不作聲?」

香港人生活節奏急速,就算下了班也未必能放下工事做瑜珈,Queenie也有學生試過OT遲到、上課期間也要回覆工事,她覺得同學仔好慘之餘也感無奈。(梁雪怡攝)

Queenie Yeung做過時裝設計、接待員和圍棋老師,當了瑜珈老師後就沒有再想過轉行,近年還開了間小型瑜珈學校。她喜歡嘗試新事物,卻很容易會覺得悶,所以有時間都盡量多學點東西,學過跳舞、泰拳和瑜珈等等運動,唯獨瑜珈能留住她的心:「好難得找到一件事不用追,我覺得要追好辛苦。我的節奏感好弱,跳舞不是不好玩,但你本身無法處理節奏就好辛苦,瑜珈要看的就只有自己,所以我現在教班都不會很快,我沒辦法好像其他老師般,個flow(流程,瑜珈的一連串動作)教得好快,我個腦和嘴沒辦法像那麼快,也因為由我開始學是因為喜歡它的慢。」正如她的語速永遠比急躁的記者慢上一倍,語氣也少有太大起伏,想像到上課時學員大概能從「光速」城市進入一個身心舒展的空間。

+13
+13
+13

工作了一整天,老師希望學生能放下心事,身心放鬆一下。(梁雪怡攝)

做child pose覆工事

不過,香港OT無盡時,據瑞士銀行(UBS)去年公佈的調查,在71座城市中,香港人平均工時每周50.11小時,「榮膺」全球第一,所以就算人到,魂魄都未必齊,上堂時也無法放低電話,Queenie無奈地說:「我上堂前會叫大家將電話放在旁邊的櫃,也試過有學生說公司有好重要的電話要覆,電話要跟身,最後他也沒有聽電話,但就好緊張。我有在公司教班,有些公司好好,會給員工放工後在會議室做一小時。他們5點半放工,我6點上堂,上課時他們都會望望電話,通常有一半人做child pose(嬰孩式,即盤骨坐在腳跟上,手放身旁)時㩒電話,他們知道這是不對的,但真的太忙了,上完堂還要回辦公室工作。其實他們已經好好,寧願遲收一個鐘都要自己郁吓,上完堂還要回office OT。」

「教瑜珈最大犧牲是休息和跟親友交流的時間。」Queenie說。瑜珈推祟作息定時,不過Queenie一星期有兩天「天地堂」,早上和夜晚都有堂,可能比不少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作息更不定時。(梁雪怡攝)

學瑜珈屬於興趣班,學員(消費者)付了錢,想幾時來,來到做什麼到底應不應該有嚴格規定?Queenie會將收起電話的指引交給接待員處理,她也知道有老師看到學員用電話,會即時「扣押」,希望學員專注放鬆上課,到下課時才歸還。若然遇上遲大到的同學仔,瑜珈老師就會「大都頭埋」,因為瑜珈有很多後彎和扭腰的動作,熱身不足隨時會弄傷自己,Queenie說:「有3成學生都會遲到。6點上堂,7點15分下課,試過有人7點才來,話『我覺得真係要來放鬆一下,做15分鐘鬆鬆條腰都好』。其實只上15分鐘還好,反而有些遲十幾廿分鐘最尷尬,個flow做緊,你又沒有熱身,手都未必抬得起,那我讓不讓你做好呢?我試過跟學員說,你自己坐低拉拉筋,不讓他做flow,因為這樣很危險,沒有熱身好易拗柴。直到我們坐下做伸展,我才讓他一起做。我都覺得好慘,我明你要OT,但我也好無奈啊。」

Work-life balance不可能的任務?

打工仔固然生活繁忙,但同是活在大都市的瑜珈老師也不遑多讓。在打工仔下班後教人舒展筋骨,滋養心靈,老師卻無法過一個有規律的生活。Queenie說:「常常不知道應該幾點吃晚飯,因為晏晝都未消化完,5點最多食個tea。6點食都可以,但會頂住個肚做運動,所以教瑜珈最大犧牲是休息和跟親友交流的時間。除了教班之外,還有很多行政事務要處理,例如常常有老師請假要找人代堂,我除了睡覺之外,全日都在工作。我識一個老師,她寧願賺少一點,在7點過後就不教班,我覺得好厲害,可能係我還未放得低,有些學生跟了我學好多年。其實我可以全部班找人教,但我覺得我要需要對學生負責任,不是搞間公司出來,全交由其他人教。」

上課時常常要做示範,老師有時也會感到肌肉疲勞,身體無法負荷。(梁雪怡攝)

「個嘴係咪仲要繼續講嘢?」

除了作息不定時,身體也未必負荷到教班的運動量。「有時你教得多,肌肉好會攰,有天教了五班,其中一堂是空中瑜珈,整班10個學生完全沒有做瑜珈的經驗,要不停要抬他們上去和托下來,十個人,要不斷做示範,所以翌日就好累,背脊好痛。」

生理疲勞尚可透過練習瑜珈紓緩,更難處理的是心靈疲憊,她說:「當那天教到第四堂,會覺得個嘴好攰,會諗,個嘴係咪仲要繼續講嘢?其實佢哋會唔會覺得我係咁講嘢好煩。所以我每隔幾個月就要休息,旅行幾天離開一下都好。好想平衡自己有熱誠地教瑜珈,不只為賺錢。所以我好留意自己狀態,要自己開心。現在我也好肯定我是享受教的,入班房前覺得睏,一入班房就醒神了,不會像別人上班前要喝咖啡提神,沒有一種要頂的心態。」

凡事要量力而為,即使在車馬喧囂的鬧市中生活,也要學懂適時放過自己。畢竟愛上瑜珈的初心,就是為了愛惜身體,她時常如此提醒自己。

近幾年空中瑜珈大行其道,可以拉鬆繃緊的肌肉之餘,動作優美,不少初學者為影張靚相,幾難的動作都要做,皆因放上ig或facebook可以呃到好多like,Queenie又如何看這種風氣?詳看下集:【空中瑜珈】為影靚相逞強小心「人頭落地」 初學者有何要注意?

Queenie有時也感迷茫,自覺教瑜珈之後,生活比從前單調,沒有時間多學點東西,「我現在覺得我的人生不應該只有瑜珈,當瑜珈如果改變到你人生的想法之後,你就會想要其他東西。即是瑜珈令我生活放慢了,我就會覺得除了練習之後,我還可以有其他體會,例如是(頌)缽。」(梁雪怡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