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WhatsApp冇收工?】打工仔有40個公事Group:屙尿都要覆訊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爆出員工不堪工作壓力自殺的日本電通社,即使後來規定辦公室晚上10時關燈,深層問題仍未解決,員工說:「公司關燈後還是帶回家做」。而作為世界第一的香港打工仔(全世界最長工時),引頸以待的標準工時立法仍處於討論階段,但工作時間和私人時間的界線早已變得模糊,有人說「本來就沒有真正收工」這回事。

科技如此方便,老闆傳來一個Whatsapp,其實仲有冇得收工?

應用智能電話成為生活重要一環,不少人出街都帶備外置充電器,隨時為電話充電。

屙尿也要覆WhatsApp​

跟Sunny(化名)電話訪問,心有不忍,他那極少的私人時間,挪用一丁點都太多。他有30、40個公事WhatsApp群組,手一掃,掃至無底深潭。深夜手機總是傳來震盪,與友人晚餐無法不低頭覆訊息,即使上洗手間撒一泡尿的一分鐘,也要帶上手機,生怕有誰找他。

先從他瘋狂的工作說起。Sunny在跨國食品公司當市場推廣,一件產品由生產至面世,至少要經過公司7個部門:外國廠商的研發部、醫療專業人士、廣告與設計部、財政部、研究與分析部門(R&A)等等,推廣前又不時和品牌宣傳(客人)、媒體公司、活動場地等聯絡,他接觸的人數也數不完,一分鐘至少幾個WhatsApp上落。

工作究竟佔據生命幾成?我可以捱幾多年?
打工仔Sunny

人人機不離手,到底我們在忙什麼?(黃寶瑩攝)

40個公司群組 功能重疊

30、40個群組如何煉成?公司不同部門、小組之間的合作群組以外,Sunny快速地說:「老細好喜歡開WhatsApp group,最新資訊的又一個,關於老人院又一個,還有醫院群組、物流、代理商、管理層、有時因為突發事件而開,他覺得要放Marketing的人進去。有時搞活動又會開一個,累積起來就會幾十個。活動完左都唔可以delete㗎,老細會在最底找回一年前的舊group,突然講嘢,他覺得反正那批人跟開。」Quit group的唯一方法好像就是Quit 工。

他承認有3、4個群組的功能是重疊,「有些公事WhatsApp群組分支,只有員工沒有老闆,但內容不是公司是非八卦。」這點任何打工仔都會明白,作為食物鏈最底層的員工,「頭頂上」有上司、上司的上司,還有幾層高層,自然成為全公司擁有最多WhatsApp群組的「持有人」。「有時我們是看到別的品牌主意幾好,未預備好和老細提及,便在只有同事的group講。」Sunny負責的計劃大多需時八個月至一年多,又同時有幾個計劃進行中,於是,WhatsApp group只增不減。

大家都好像被老細感染了,有同事試過晚上12點傳來訊息,我以為什麼事,一開,原來是活動花絮的照片!其實可以明天才send來吧!
打工仔Sunny

凌晨2時 公司WhatsApp不斷

30、40個群組自然有海量的工作訊息,「11、12點仍有公事WhatsApp?絕對有,凌晨1、2點有也是正常,我自己也未睡。試過和朋友晚餐,有大半時間都要處理公事,冇辦法,他們都知道我工作困身。去洗手間會帶定手機,怕有急事找不到我。」那麼私人的數分鐘還是要擠出來貢獻予公司,那幾日的假期豈不是太奢侈,Sunny一笑:「本身都放唔到假,放3、4日假其實冇用,離不開工作。知你放假,都會找你,是痛苦的。有時會盡量不online,但不會隱身很久。」

Sunny回想起,其實老闆每次傳來的內容都不急,他笑說:「急就不會WhatsApp啦。」他推測原因有三,一是老闆忽然想到一些主意,怕忘記,用E-Mail又太正式;二是想群組內的同事集思廣益,三是在WhatsApp group說,所有人都可以知道事件的進度。「老細覺得WhatsApp比較輕鬆吧,不算公事。同事沒有說什麼,大家都好像被老細感染了,有同事試過晚上12點傳來訊息,我以為什麼事,一開,原來是活動花絮的照片!其實可以明天才send來吧!」悲哀的是,難道要制定一條規例,規定傳送訊息的時限?

科技是便利,還是控制?(黃寶瑩攝)

同事被感染「WhatsApp病毒」

不只同事感染「隨時隨地以WhatsApp談公事」這種病毒,還有Sunny自己。他們不是逆來順受,而是這種職場文化成功將他們「洗腦」,「唔覆又不會大鬧的,但作為員工,不會不覆老細吧?那是正常的。」這樣想打工仔大概不只一個,默默接受這種工作佔據私人生活的恆常,最多學黃子華說句「係咁㗎啦」。

聽着如此壓逼的工作,他沒有太多的控訴,大概自己也有點工作狂?「放兩星期假,首兩日真的是在酒店坐定定,打開電腦,做幾小時工作。一下機就有70多個訊息,有40個是關於公事,所以要覆。你問我不覆會怎樣?其實回想起來,也不是急到有立即覆,只是你不應,那件事便卡在那裏兩個星期,我不想因為我一個妨礙其他人,當然兩星期後覆也可以。所以後來放下了。」

直到身邊人有微言,還有身體響起警號,他才反思:「首兩年,我沒請過病假,我是病到下不了床的人,才會請假的人。但後來,我數不到請了多少假,因為有氣管發炎,大概一年3、4次吧。開始不行了,沒有機會喘氣,我在想,工作究竟佔據生命幾多成?我可以捱幾多年?我會盡量試Work Life Balance,如果做不到,就考慮轉工。」

老闆們大概覺得WhatsApp聊點公事輕鬆,不算什麼工作壓力,模糊了工作和私人生活界線,他們的概念是離開公司就等於收工。其實,打工仔到底有沒有收工?對了,我望一望時間:晚上10:52,一小時的訪談,Sunny說已收到12個公事WhatsApp訊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