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落海】特製沙灘輪椅 腦麻痺者的夏水禮:終可感受海水流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因為看過一幅沙灘壁畫,喚起 Terry (黃少川)小學時候曾經被海灘沙粒卡住輪椅的記憶。對輪椅使用者來說,走上沙灘很難,落海更是沒可能。這個夏天,「滾動力量」一班成員帶著沙灘輪椅走過沙灘,引來泳客注目。Terry坐到這張經特別設計的輪椅上,義工小心翼翼地隨他落海,海水冰涼、陽光和暖,南區山景就在水色之上。一直以輪椅代步、只能在岸上看海的的Terry,終於可以近距離地嚐到海浪的鹽味。

攝影:歐嘉樂

Terry搭巴士到沙灘,因為搭過站而要兜個大圈。「輪椅不一定走到行人路,這些區的路較舊,沒有那麼闊,碰上燈柱又行不到。」「滾動力量」成員Sarah說。

Wheel Power Challenge「滾動力量」成員朱影翠(Sarah),也是「滾動落海」項目創辦人。

特製沙灘輪椅 讓肢障者飄浮海上

未到淺水灣沙灘,Terry就先遇上輪椅使用者的第一個日常難題。他搭巴士搭過站,落車後兜大圈,一路上行人路不夠寬闊,他要走上車路才到達沙灘,遲了半小時。

排除萬難,他在義工協助下坐上沙灘輪椅,Terry逐漸笑開來。沙灘輪椅是美國設計,狀似一張沙灘椅裝嵌到四個闊大的黃車轆上,用者坐上後要扣安全帶,由三個經安全訓練的義工協助落水。「香港的沙比較深,不是淺層沙或石灘,平常輪椅比較難行。這個設計分散了用者體重,而且大轆,物料很輕身,兩邊扶手會浮面,椅子可調整斜度。」 Wheel Power Challenge「滾動力量」成員朱影翠(Sarah)說。

因為下肢較弱,Terry出入都會戴上腳托。

「好少機會可以落海」

訪問當天天氣不算好,團隊不想參與者空歡喜一場,決定讓大家在淺水區浸浸水。「你閉上眼,感受水的流動,漂流的感覺。」義工跟剛落水的Terry說。一個又一個大浪撲來,三個義工協助輪椅平衡,顯得有點狼狽,水線浸至Terry和另一個參與者阿紅的腰間,他們隨浪飄蕩,拿著水槍向記者掃射,玩得笑逐顏開。

阿紅初初雙手捉緊扶手,緊張得不肯放開。慢慢,她也終於敢放手好好感受浪的衝擊。「以前玩獨木舟,救練要大家做翻船練習,我不敢,之後鼓起勇氣。係要鼓起勇氣㗎。」上岸休息的阿紅顧不得滿臉是海水說:「像玩過山車,今次感覺刺激過上次風平浪靜好多,哈哈。好少機會可以落海,我能再落水一趟嗎?」

另一個參與者阿紅坐著復康巴士到沙灘。

大腦麻痺致下肢無力 不能到達的沙灘

以前阿紅的爸爸帶過下肢不便的她去沙灘,一整天只是坐著,太陽下山便回家去。對有肢體障礙、雙腳乏力的人來說,落沙灘本來就是難題,落海的風險更令他們卻步。

Terry小時候因為一場高燒導致大腦麻痺,四肢協調能力較差。他右手較左手乏力,雙腿亦使不上力,較上肢瘦弱,難以支撐整個身體。未成年的他多數留在家中,拖曳膠凳借力前行,直至讀小學才開始以輪椅代步。

沙灘輪椅需由三名義工一前兩後地協助平衡。

30歲的夏天來了,Terry之前想也沒想過有機會落海玩水。2015年聖誕,他參加「滾動力量」協辦的「無障礙國際義工營」,跟義工到歷史博物館遊玩。館內有一個講述原始人生活的模型展區,原始人身後是一幅沙灘壁畫,Terry在展區前呆望了好一會不願走,「滾動力量」成員 Sarah 於是上前跟他閒聊,問他有沒有去過沙灘。

Terry當然也去過沙灘,但一直以來只能遠望大海,無法接近。電動輪椅的車輪設計較幼,車身亦較重,小學時候Terry跟學校去旅行,他駛著輪椅想要靠近海水,卻連人帶車陷於粗糙沙顆之中,無法脫身,最後老師和同學合力把他和輪椅扯出來。

訪問當天大浪,Terry不太怕,玩得笑逐顏開。

+8
+7
+6

其實沒有想像中困難

「香港那麼多沙灘,輪椅人士可以夏天去海邊玩嗎?」Sarah是「滾動落海」項目的創辦人,團隊在2016年第一次落手落腳,用紙皮、木板和二手藤椅製作沙灘輪椅,請Terry一起去石澳落海。那次初冬落海,天氣微寒,Terry卻玩得很盡興。團隊決定跟「社創基金」申請資助,在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協助下從美國引入沙灘輪椅,租借給輪椅人士、復康機構和學校。這個夏季他們會舉辦八次落海活動,每次最多六位輪椅人士參與。

Sarah開初以為沙灘輪椅體積大,運送麻煩,但這些技術問題,假以時日便熟習了;需要調整的反而是如何向輪椅使用者和家屬講解安全問題。「他們未試過落海,腦內沒有picture,會好擔心同驚,安唔安全?」到真正落水,也要靠義工好好溝通,教使用者平衡,說服他可行、安全和好玩,「他們才能放鬆去感受大海。」

「原來整件事沒有想像中困難。」Sarah說。

阿紅最初因為大浪有點緊張,後來終於敢放手好好感受浪的衝擊。「以前玩獨木舟,救練要大家做翻船練習,我不敢,之後鼓起勇氣。係要鼓起勇氣㗎。」

+2

殘障者落區做運動不易

仔細一看,Terry雙腿雖是幼小,上肢卻操練得結實。其實他中學畢業後,做運動也不容易。「以前在校園裡有老師保護,不知道真實社會的模樣。」離開學校,缺少物理治療的機會,他早幾年開始想鍛練上肢和手握力,支撐日常生活。

「當你情緒不好,不開心,有感情煩惱……做運動就是幫助發泄。看到線條改善,欣賞自己,也會有做事的動力。尤其對輪椅使用者來說,我們要保持身體健康,否則比平常人衰退更快。」

運動對輪椅使用者而言尤其重要,但要無障礙地落區做運動,一點也不易。

但就連想到康文署體育館健身,詢問時也換來職員明顯拒絕的目光。「試都未試,就說不適宜用他們的器械。我覺得職員心態上不準備協助輪椅使用者。」但他也明白,「硬件上,康文署器械也的確有高度限制,我體型比較細粒。」外國有設計給輪椅使用者的健身器材,不過就未聽過香港曾經引入。Terry唯有自己在家中舉啞鈴,做膝上壓。

以前阿紅的爸爸帶過下肢不便的她去沙灘,一整天只是坐著,太陽下山便回家去。對有肢體障礙、雙腳乏力的人來說,落沙灘本來就是難題,落海的風險更令他們卻步。

無障礙「不只是口號,要發自內心」

說到底,香港仍然未算合格的無障礙城市。團隊揀選沙灘時也要深思熟慮:「石澳、淺水灣兩個灘交通比較方便,起碼有車落到黎,不用落樓梯。淺水灣也有三個無障礙洗手間。」Sarah說,如果參與者沒有復康巴士接載,就要等巴士,現時大部分巴士只有一個輪椅使用者位置,「三個參與者要分三架巴士去沙灘,有時等足一、兩個鐘。」

除了到沙灘玩水,滾動力量之前也跟輪椅使用者探索過無障礙行山,想要擴闊無障礙社會的想像。「跳出那些框框,輪椅使用者不只可以上山、落海,還有平時在社區生活。」

引入沙灘輪椅的起源,是因為Terry看著一幅沙灘壁畫看得出了神。「滾動力量」成員Sarah看到這情境,不期然想到,輪椅使用者有機會到海灘去玩?

在Terry居住的南區香港仔,街邊食肆大多都有一級,「通常約朋友出九龍或新界,多點新落成餐廳,點斜路上落,商場也較闊落。」一個城市要無障礙,靠的不只是硬件和政策,人的心態是根源。「歡迎我們不只是口號,是發自內心。如果你弄一個斜台,不只是方便我們,對於健全人士、推BB車的媽媽和推貨的工人來說也是方便。」由於他才投入推廣共融社會的工作,在傷建協會教導中小學生體驗殘障者生活。

簡單如一架沙灘輪椅,已拉近了輪椅使用者和大海之間的距離;而設計源於同理心。「以前我們未到沙灘,已經有障礙,更何況落海?現在雖然仍隔了一重,起碼真的有機會感受海水。」

「以前我們未到沙灘,已經有障礙,更何況落海?現在雖然仍隔了一重,起碼真的有機會感受海水。」Terry說。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