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A|每日轉賬女友666元維繫愛情 內地漢疑遭精神虐待抑鬱自殺亡

撰文:彭琤琳
出版:更新:

內地傳媒近日報道一宗男生疑似遭女生PUA(Pick-up Artist)的案件,26歲內地男子楊朔一直以轉賬和贈送貴重禮品的方式,來維繫自己和女友的感情,惟對方在照單全收後仍時常罵他「無能」、「無腦」,若未能準時收錢又以冷暴力懲罰他。
楊朔欠下巨債陷入財困,並曾多次嘗試尋死。在一名無執業資格的「情感諮詢師」的引導下,楊朔頻繁服用了多款精神科藥物來對抗抑鬱症。今年5月,他得知女友有第三者後再次產生輕生的想法,最終在酒店燒炭自殺身亡。

楊朔疑似遭到女友蘇杏感情虐待,最後精神崩潰自殺身亡。(網絡圖片)

PUA近年來由國外傳入,泛指親密關係中一方通過欺騙、威脅等手段對另一方進行心理控制。長期從事PUA研究工作的社工表示,PUA的行為具體情境比較複雜,一般而言「好奇—探索—著迷—摧毀—情感虐待」是PUA最常見的「五步陷阱」,即通過心理控制,讓對方感情崩潰,失去理性。

用微信轉賬強行維繫的「愛情」

報道稱,楊朔來自東北,2018年底到深圳工作不久的在酒吧認識了比自己小6歲的女友蘇杏。楊朔在深圳的親屬們未曾見過蘇杏,只知道楊朔出手十分大方,曾買過兩張8000元(人民幣.下同)的門票陪蘇杏看偶像鹿晗的演唱會,並贈送對方Cartier手錶、Gucci包等奢侈品。

根據內媒曝光的聊天記錄,楊朔和女友蘇杏更像是一段用微信轉賬強行維繫的「愛情」。每天給蘇杏轉賬666元成了楊朔必須信守的「承諾」,如果楊朔沒有按時完成指標,就會受到「不理睬」的懲罰。「12點之前沒到賬的話,就拉黑(加入黑名單)。」楊朔也曾經乞求過蘇杏盡快收錢,「求求你趕緊點了轉賬吧,我受不了。」

但頻繁的轉賬並未改善楊朔在兩人關係中的地位。在聊天記錄中,楊朔主動發消息是常態,而蘇杏對於楊朔簡短的回應中,「傻」「無腦」「無能」時有出現。在一次爭吵後,蘇杏更對楊朔說,「哭的樣子真醜;你卑微的樣子我真討厭。」但她對楊朔發來的紅包照單全收。

女友蘇杏要求楊朔無條件賺錢。(微信截圖)

情財兩失 燒炭自殺

據家屬查詢到的賬單,2018年至今,楊朔共向蘇杏轉賬超過20萬元,當中不包括禮物花銷。家屬透露,他們去年曾收到關於楊朔的小額貸催債電話,僅家人為他墊付的債務就有20多萬元。此外,楊朔還四處找朋友、同學借錢。

今年4月27日,楊朔向蘇杏訴苦稱:「我愛你的方式,不能只有轉賬啊。」蘇杏卻表示,「可以只有轉賬。」她還告訴楊朔,他唯一要做的就是無條件賺錢。

在過往的聊天中,楊朔多次抱怨蘇杏與其他男生交往過深,甚至結伴去旅遊。及至5月20日,楊朔收到自稱是蘇杏男友的訊息,得知對方有其他追求者,並看到二人在酒店的親密合照,於是與女友再次發生爭吵。

楊朔向女友表露出自殺的想法。(微信截圖)

從楊朔發給蘇杏的文字和語音中,他表露出自殺的想法說「不要來酒店救我,我想死沒人能攔住我」,蘇杏則回覆「只是怕你死在我親戚家開的酒店」。蘇杏又希望楊朔能把二人共同養的一隻貓殺掉,或者支付一筆終生撫養費。

當日晚上,楊朔在一間酒店房間燒炭自殺身亡。他在給女友蘇杏的遺書中寫道:「終我一生,引你走向正確的道路。」蘇杏事後表示,當時只想盡快與楊朔分手,「因為他的糾纏讓我害怕。」

在親友的眼中,楊朔曾是一個外向開朗的男生,2017年退伍後的楊朔到廣東,先後做過醫藥和金融方面的工作,事業還算順利。有好友更表示,他認識的楊朔絕不可能自殺。

楊朔給女友蘇杏的遺書。(網絡圖片)

遇無牌心理諮詢師 服抗抑鬱藥產生副作用

楊朔家屬看了楊朔生前的微信聊天記錄後認為,至少有兩個人與楊朔的轉變存在聯繫。女友蘇杏自然是其中一人,家屬指蘇杏在與楊朔的交往過程中存在精神控制和金錢詐騙的嫌疑,最終導致楊朔精神崩潰自殺身亡。另一個人則是情感諮詢師「娃娃」,此人在無執業資格的情況下為楊朔推薦抗抑鬱處方藥。家屬認為,「娃娃」有非法行醫的嫌疑。

據悉,楊朔和蘇杏在去年12月短暫分手過,當時楊朔就意圖割腕和跳樓來尋死。蘇杏透露,楊朔曾說過自己患有抑鬱症,需要經常服藥。為了挽回蘇杏,在朋友介紹下,楊朔開始與「娃娃」聯繫。支付記錄顯示,楊朔共給「娃娃」支付了上萬元的費用,按照499元每小時的價格計費。

聊天記錄顯示,「娃娃」在沒有看到相關病歷證明便向楊朔推薦了幾款精神類藥物,並指導他服用。2019年12月5日,「娃娃」 發給楊朔一張寫有酒石酸唑吡坦片和草酸艾司西酞普蘭的圖片,前者用於治療睡眠障礙,後者是抗抑鬱藥物。其中草酸艾司西酞普蘭的使用說明上明確標示:該藥物在服用不當的情況下可能會增加自殺風險。

楊朔服用後稱自己「反胃、想吐」。「娃娃」則告誡楊朔說,不要在服用藥物期間飲酒,但在後續的聊天中仍然和他在微信玩擲骰喝酒的遊戲。

在楊朔燒炭自殺當晚,他總共7次向情感諮詢師「娃娃」撥打微信通話並留下遺言。(微信截圖)

據了解,「娃娃」就職於廣州確幸信息諮詢有限公司,她向警方提供的資格證書為《註冊國際心理諮詢師證》。但該證書沒有得到國家認可,無法用於心理諮詢師執業,更不能用於開具精神科藥物。但被問到為何向楊朔推薦藥物時,「娃娃」未有正面回應。

在楊朔燒炭自殺當晚,他總共7次向「娃娃」撥打微信通話。據警方向家屬提供的信息,期間楊朔確實與「娃娃」有過一次19分鐘的通話,並且交代了遺言,讓家人不要追究蘇杏。

報道指,「娃娃」所屬公司負責人表示,已將「娃娃」作停職處理,但他同時補充,「娃娃」向楊朔提供情感諮詢時並未在公司任職,楊朔也並非公司的客戶。

(綜合報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