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羅傑承:「上一代賺盡」說法一半正確 籲社會各讓一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飛馬足球隊會長、前南華班主羅傑承接受《香港01》記者專訪。在訪問上篇,羅傑承大談十年足球夢,今日是訪問下篇,談政治。對於今日香港社會的對立,「羅神」也有一點看法。

作為商人的羅傑承,認為今日香港發展程度接近上限,青年人發展機會比過往少得多,確實增加社會的不穩定因素。提到今日政治紛爭,他以做生意為喻,認為雙方都需要讓步才有出路:「只有一邊讓步是不行的。」而香港今日的局面仍未至於沒有商量餘地,應該保留空間讓大家「拆掂佢」。

▼12.15「和你shop」示威▼

+29
+29
+29

上篇:【專訪】十年一覺足球夢 羅傑承倡馬會接管港超 引入本地波博彩

政治對立增球賽可觀性 惟大部分時間不應涉政治仇恨

足球和政治界線從來難以分清,始終體育涉及競賽,在球場擊敗來自敵對陣營的對手,政治上具有極強烈的象徵意義。要數經典例子,就如1974年世界盃東德在分組賽擊敗西德;1986年世界盃阿根廷淘汰英格蘭,報4年前福克蘭群島戰爭一敗之辱;西班牙兩大班霸皇馬巴塞,涉及加泰隆尼亞與馬德里數百年恩怨情仇,每逢對決球迷事必大叫政治口號;近年中港兩地矛盾升溫,每有中港大戰必成焦點。

站在足球角度,羅傑承認為對立的政治氣氛,可以增加賽事刺激程度,加強雙方球員鬥心,一定程度增加賽事的觀賞價值:「我要贏你,你要贏我,大家的水準都會提高」。不過他認為在平時大部分時間,足球應盡可能避免踩到政治爭議:「比如說我要發展足球,我不介意用什麼人,也不會談政治,政治是另一回事。現時我們的社會往往將兩件事混淆了。」

他指,可能兩邊陣營各有所長,加起來是一百分,但一有黨派之爭,就一拍兩散,事情無法辦好。「我可以很大膽地表示,如果讓我去掌管,我不管你是什麼顏色、什麼人,總之你給我好的計劃,你就擔任那個職位。你不要跟我談政治,總之我要執行我的計劃。你踢完球、練完球,去遊行,支持誰,完全無關係。」

羅傑承認同現今青年發展空間有限。(余俊亮攝)

延伸閱讀:【政策分析】引入本地波博彩 培養「香港美斯」不是夢?

稱香港局勢「有得傾」 雙方同時讓步是關鍵

就今日香港局勢,羅傑承提到最麻煩之處在於,不論哪方陣營都寸步不讓:「(關鍵是)每一邊肯讓步,看看誰肯讓步、如何讓法,如果大家永遠是企硬……我們有時出去跟別人做生意、談生意也是這樣,談好你讓一步、我讓一步,那就成事。如果大家企硬,通常也做不成生意。」他又以中美貿易磨擦為例,要達成協議不可能只有利其中一方,肯定雙方都有利才能簽訂:「只有一邊讓步是不行的,除非你很強勢,覺得『我沒有你也行』。」

不過他相信在政治上,很多事情都「有得傾」,不一定要看得那麼死板:「看看現時我們香港的局勢,我覺得很多事都有商量空間,每人讓一點吧,你不要站那麼硬,我也不站那麼硬,四四六六,通俗點說,『拆掂佢』,大家開開心心。」

本港社會亂局已持續超過半年。(資料圖片 / 魯嘉裕攝)

社會發展飽和 「上一代賺盡」說法有理

談香港現時社會矛盾,自然不得不提世代之爭。老一輩傾向重提自己年輕時打拼的往事,批評年輕人抗壓力低、只會反對;青年則傾向認為上一代賺盡所有、壟斷資源分配的權力,絲毫不懂社會結構改變、青年人上流困難的境況。結果不同世代的人,都在自己的同溫層內攻擊對方,加深刻板印象和世代矛盾。

作為戰後嬰兒潮世代的羅傑承,認為年輕人「上一代賺盡」的想法有一半是對的,因為社會發展到相當程度,新一代再難在現有社會結構中進佔有利的位置:「比如說(社會發展的程度)由0至100,應該十年之內(完成),可是因為資訊太發達,人太進步,十年要做的事可以一年做完,已經發展到99%,只剩下1%,那大家當然辛苦。」因此羅傑承認為向外發展,對港人而言或許是出路。即使如他自己做生意,近年亦開始在發展中國家投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