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製造|港珠寶廠商指毋需堅持Made in HK 籲年輕人放眼亞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世紀本港憑借獨特的地位,在狹縫中從小漁村蛻變成轉口港,更一躍成「亞洲四小龍」之一。然而,美國於8月中宣布香港不再擁有自治地位,香港製造並出口至美國的產品,原產地為不得再使用「香港製造」標籤,將於今日(11月9日)正式生效。高新珠寶製造有限公司董事吳景瀚表示,香港的優勢在於免稅港,相比政治的影響,反而擔心原有的自由貿易協定被取消。

但吳景瀚對未來抱持樂觀,指港人的優勢在於誠信及英語能力,認為未來的機遇在於亞洲,例如大灣區、東南亞國家,均對初創企業提供資助,故不必堅持於香港製造。他建議年輕人要學會善變,「總之邊度搵到錢養到頭家就去邊度。」

上世紀本港憑借獨特的地位,在狹縫中從小漁村蛻變成轉口港,更一躍成「亞洲四小龍」之一。(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不墨守成規 推鈦合金男裝手鐲

港人一直以獅子山下、刻苦耐勞的精神為榮,上一代默默耕耘打好根基,新一代又如何把握資源衝出香港呢?高新珠寶製造有限公司董事吳景瀚,在外國畢業回港後,已投身業界近18年。雖然父親同樣經營珠寶生意,但他沒有墨守成規,反而自立門戶推出鈦金屬男性首飾,為珠寶業加入了科技及男裝的元素,例如在鈦合金手鐲表面切割圖案,並讓手鐲更有彈性以隨意調校。「當時我同父親講,我又唔想同你哋做埋同一樣野,你哋咁多年都做得咁好,咁多我一個唔多,少我一個唔少啦。」

回想當年創業,吳景瀚憶起曾有一間意大利國際企業,願意落100萬美元的訂單,但最後因公司開業時間不長,未能符合對方要求而作罷。「你咁新我畀100萬美金你,你會唔會走咗去?即係人哋會Check你間公司有冇實力架,呢個都係幾難忘可貴嘅經驗。」但他笑指,現時公司已漸上軌道,當然不會再發生同類型的事情。

吳景瀚透露,珠寶業界正與工貿署商討,建議在「香港製造」或「香港設計」後加上中國(Made in Hong Kong, China)。(張浩維攝)

香港二字是國際信譽保證

提到近月美國宣布將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吳景瀚表示影響不大,因大部分珠寶業廠房於90年代已搬往珠三角等地,沒再享用「香港製造」帶來的優惠。而根據工業貿易署兩年前的數據,約有5所持牌的珠寶廠仍在香港營運。但他承認,「香港製造」有助本地品牌的建立,因香港二字在國際上已是信譽保證。

吳景瀚透露,珠寶業界正與工貿署商討,建議在「香港製造」或「香港設計」後加上中國(Made in Hong Kong, China),「對於我哋廠家嚟講,寫返China唔係太大分別。」他以iPhone為例,「Designed by US係咪一定差?個個都買蘋果手機,一樣係內地生產,係咪代表差?好睇國家形象。」

延伸閱讀︰

香港製造|商會指香港珠寶享譽國際老師傅︰年輕人發展的好機會

香港製造|ad-lib將生產線逐步搬回港 保創意以針線道出港人心情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早前就美國的安排表明不接受及強烈反對。(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香港優勢免稅港 憂原有FTA被取消

吳景瀚續指,香港的優勢在於免稅港,泰國、印度的寶石公司亦會於香港設立亞太區總站,因此自由貿易協定(FTA)才是最重要的環節。他坦言,珠寶業相對傳統,受政治影響甚微,反而擔心原有的FTA將被取消,例如受美國或歐洲的保護政策而收稅。

但吳景瀚更擔心疫情持續的影響,歐盟國家或推出過千億的醫療計劃,以致財困嚴重向人民增徵稅收,減少當地購買奢侈品的意欲。此外,全球各國封關導致珠寶展覽取消,商人亦無法出國傾談生意,「疫情影響或者大於政治,死就死,執就執,係咪有收入買奢侈品?又未有工喎,唔穩定嘅話會唔會買車買手飾?」

數十萬元珠寶需在港鑲嵌

雖然廠房搬遷外地後,大部分珠寶工序的流程於外地完成。但吳景瀚透露,零售或經銷商重視寶石的鑲嵌地是否值得信任,而商家亦擔心運送過程中發生意外,故不會輾轉多地加工,例如其公司每年有約50顆價值超數十萬元的寶石,不會運往內地的廠房,選擇在港鑲嵌。「如果人哋換左粒石又點呢?所以一定有部分流程係香港做。所以點都要有人識鑲石,點樣擺層次先為之靚。」但他指,香港現時已有過百名步入花甲之年的老工匠,指目前珠寶業刻不容緩,需吸引年輕人入行以傳承工藝。

吳景瀚指,內地珠寶市場愈漸蓬勃,東南亞國家經濟起飛,香港的珠寶地位將會倍加重要。(張浩維攝)

內地珠寶市場蓬勃 本港珠寶地位趨勢重要

窮則變,變則通。吳景瀚讚揚港人懂得靈活應對,例如嘗試轉型至內地及外國的網購市場。他發現,內地人更願意接受在網上購買珠寶,而其公司的業務亦佔一半以內地客戶為主。因此他建議年輕人要學會善變,但需僅記根在香港。「始終香港係出生地,我哋係講廣東話,知道自己係中國人,總之邊度搵到錢養到頭家就去邊度。」

有危便有機,雖然未來國際前景不明,但吳景瀚指出港人的優勢,在於誠信及英語能力,更推斷接下來的機遇在於亞洲。他指,大灣區及東南亞國家,均對初創企業提供資助,因此鼓勵年輕人不需堅持「香港製造」,反而可借助外地的低勞動成本,發展個人事業。「邊度有嘢做就邊度有生命力有錢洗。」

吳景瀚更指,政府近年為業界幫助甚多,包括簽署東盟自由貿易協定、推出BUD企業支援計劃、D-Biz遙距營商計劃,有助企業開拓內地及東南亞市場,以及在疫情下解困。因此他亦期待未來5G普及後,科技能如何提升業界的水平。

▼10個享譽國際的香港製造▼

+16
+16
+16

「目標日後有自己品牌,但條路仍然好長」

最後吳景瀚認為,香港珠寶設計經歷前人40年的努力,生產材料等環節已完善,未來40年將專注品牌創立及市場營銷。他估計,尤其在內地珠寶市場愈漸蓬勃,東南亞國家經濟起飛,香港珠寶地位將倍加重要。

魯迅曾說過,「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長路漫漫,吳景瀚坦言國際珠寶品牌花費過百年的建立,才獲得今日的成果。雖然香港珠寶業已走上軌道,但即使具工藝、材料、配套的實力,仍需幾代人繼續傳承下去。「我係第二代,目標日後有自己品牌,但條路仍然好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