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製造|ad-lib將生產線逐步搬回港 保創意以針線道出港人心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政府早前宣布,香港生產的商品出口到美國時必須標記其原產地為「中國」,不得使用「香港製造」標籤,措施由今日(9日)起實施。「香港製造」四字究竟有多重要?

80年代工廠北移,本地製衣廠所餘不多,本地時裝品牌 ad-lib本年4月將部份生產線搬回港, ad-lib創辦人陳志山坦言想逐步擴展在港生產工序,重新建立「香港製造」。除了疫情蔓延導致困難重重,社會運動時亦制肘處處,他想找回的是一口自由空氣。

ad-lib 創辦人陳志山坦言想逐步擴展在港生產工序,重新建立「香港製造」。(梁鵬威攝)

茶餐廳西多士和港產片周星馳等圖案燙印在T裇,設計不落俗套,2004年成立的休閒時裝品牌 ad-lib衣物多為棕、藍和綠等大自然色調,風格簡潔俐落,讓人感覺舒服。疫情下,無論是人或貨物跨境也不容易,公司猶如三文魚逆流求生,將生產線遷回本港,陳志山說,按銷量控制產量更加靈活,「進可攻,退可守」,降低庫存壓力和成本,免得滯銷。

品牌主打本地市場,佔生意額約六成,另外約三成則是銷往台灣和澳門而得,出口衣物縱未受美國新商標規定影響,「香港製造」卻遠比那一小片布塊標籤重要,為其謀取一線生機。

過往在內地的傳統生產模式需時,設計師花上一個月才收到樣辦,改辦再多等兩個星期,完成要超過半年,數量亦設限。如今公司將辦房和車房移至葵涌工廈,有一成多商品本地生產,主要是工序較簡單的T裇和帆布袋,從設計到製成實物最快只需一天,可以因應銷情彈性生產。

陳志山指,本港消費模式和一年多前已是兩回事。疫情肆虐市面蕭條,零售業大受打擊,公司生意額下跌四成。同時,網上商店生意增幅顯著,顧客隨環境變得願意等候,就如等口罩一樣,不執意要到門市試穿,接受先付款後取貨的預購方式,減少公司損失。

公司增聘附近廠房被裁的約10個車房女工,他說,計算的不只是成本便宜還是昂貴,所衍生的創作概念也是「得着」。當設計師能和車衣姐姐溝通縫製樣辦,增添他們的創作動力,近期推出的款式更多元化。

回港製衣,為了躲過病毒的打擊,也避免在內地遇到阻撓。陳志山說,內地一直有許多不明文規定。去年反修例運動開始後,有一段時間所有帽子、黑色衣服不能寄來港。當局沒有指引清楚說明可生產和運輸來港的物品,原因可能是一個速遞員的意見,或是海關和執法部門的暗中標準。

公司當時有一批衣物最終不能抵港,因被指其深藍色太近似黑色,整批貨被扣關超過一個月,連重新再造批次都比它們更快運到港。後來追問之下發現與衣物無關,是同一貨櫃有傘子所致。他無奈道,有時商品是客人訂製,無可能出貨後才知被禁運,「很難說做時裝的沒有黑色衣物,這樣不免過於有趣」,這個情況下要找另一條路。

內地當局不明言何謂違規,陳志山曾經感受過周圍充斥無形壓力,「有禁毒辦的人員監工,成日被人警告」。(梁鵬威攝)

內地當局不明言何謂違規,陳志山曾經感受過周圍充斥無形壓力,「有禁毒辦的人員監工,成日被人警告」。他表示,生產線近在咫尺,鼓勵設計師創作,回應眼前社會和港人心情,例如就連月封關市民未能出行,就設計「冇得旅遊」系列的T裇。怎料《港區國安法》又令設計師變得謹慎,「創作無以前咁過癮,爭咁啲」。有見於不同專業面臨的限制越來越多,他特別珍視創作自由的寶貴。他說,創作是一項專業,既然沒有準則,那就儘管一試,不為設計劃線,正如品牌名字意解即興、隨性。

內地當局不明言何謂違規,陳志山曾經感受過周圍充斥無形壓力,「有禁毒辦的人員監工,成日被人警告」。(梁鵬威攝)

他經常接到客戶查詢有甚麼可於本地生產,才決定訂製貨品,不像從前以某種商品作首要考慮,他們甚至肯付較高價錢購買本地貨。他說,港人日漸重視香港製造,出於本土情懷,也承受不到運輸物流變數。

公司引入數碼印花技術,發展靈活印製個人化的衣物,他不和內地鬥低成本,以本地強項競爭。他說,香港製造前景和香港前景差不多,「今日唔知聽日事」,變幻莫測又滿布機遇,生產線既然移師來港,就沒打算回頭。公司員工是土生土長香港人,對這個地方有情意結,在低迷的日子為實踐「香港製造」興奮,一於看看能以針線開闢出甚麼。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