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着店Luddite主理人Rex訪談 (上)日本留學回憶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香港,經營一個服飾品牌很難,要營運一間古着店亦絕不容易,而要將這兩項事情同步並進的話,就更加是難過登天。不過香港文化雜貨屋及古着店Luddite主理人Rex,卻是罕見的成功例子。

然而成功非僥倖,Rex自少就對服裝藝術充滿熱愛,更甘願為了這門學問,於年青時代獨自遠赴日本,留學修讀東京文化服裝學院(Bunka Fashion College),隻身飄洋過海,期間辛酸苦樂,實在不足為外人道。

Rex Ko,古着店Luddite與香港文化雜貨屋的主理人。

東京文化服裝學院(Bunka Fashion College)。

文化服裝學院的修行之旅

Rex儀表斯文又談吐有禮,骨子裏就和一個日本人無異,究其觀之,實在和他年少時長年累月居住於當地不無關係。

「在東京文化服裝學院(Bunka Fashion College)讀了三年大學,再於富士山潛修兩年,之後再返回東京,於文化雜貨屋內工作幾年,前後大大話話共經歷了十年的時間。」 「雖然自幼就受到祖父和同學影響,對穿衣學問特別講究,但最初也未有去國外進修的打算。所以在中學畢業之後,就報讀了香港某專上學院所舉辦的時裝設計課程,可惜那個時代本地的時裝風氣仍不普及,學校的設備和師資也相對參差,同學們『走堂』與否,老師也莫不關心似的,課室經常都是空空如也‧‧‧‧‧‧」

所以為了自身的時裝夢想,Rex期後就向父母反映希望到日本文化服裝學院留學的意願: 「不過媽媽起初是十分反對的,認為我『玩玩下』,而且要考入文化服裝學院也殊不容易,面試時除了會考核你的作品和時尚觸覺外,日本語的能力更要達到N2級別的認證基準才可,因為當時日本國內英文頗不普及,大學課堂內都只是以日語溝通為主。」 如是者,Rex就須要花多一年時間於香港,到某時裝公司打工,以向媽媽表明自己的丹心外,也要用一年時間報讀一系列的相關日語學程,以確保自身的日語水平,達到了N2的基準。

高田賢三。

高橋盾。

幸好皇天不負苦心人,經過一年時間的努力,Rex不但成功打動到母親,更通過了一連串時裝設計及日語的考核,正式獲文化服裝學院取錄,東洋時裝之夢,正式開始。

「位處新宿的文化服裝學院,可說是亞洲首屈一指的時裝名校,高田賢三(Kenzō Takada)、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和渡邊淳彌(Junya Watanabe)都是其舊生,Undercover設計師高橋盾(Jun Takahashi)也是早我數年入學的同門師兄,那裡的時裝風氣極之濃厚,每個學生都可以盡情打扮自己,盡情發表自身的時裝作品和觀點,從來都不會有人打壓和阻止你,那個時候我就不時模仿X Japan團員的造型上堂呢!」

但也別以為海外留學一切也來得輕鬆寫意,求學過程之中,Rex也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難: 「縱然我日語再好,對於部份日本人而言我終歸也是一個外來人,所以或多或少到會遇到一些排外情況,例如在考試評分上,少部份老師會刻意對外地生『重手』一點,而某些本地生也會對華人學生表現出敵視的態度,不過幸好這類同學並不多,絕大部份的本地人還是對我非常之親切友善。」

最終這位日後香港文化雜貨屋的老闆,就以一個不錯的成績(不時名列前茅),結束三年的Bunka時裝之旅。

富士山與東京的地理位置頗有一頗距離。

富士山之潛修與奇遇

大學畢業之後,Rex未有即時返港,也未有於東京工作,反而是到一位老前輩位於富士山附近的家中潛修,成為一位隱士。

「當時未有即時到大城市打工,而花了兩年時間過一些遠離繁囂的生活,最主要是希望趁這段時間了解和探索一下自己,但那兩年也不是無時可幹的,花最多時間就是鑽研木雕技術,服裝設計上也嘗試多些大膽創新的設計,其實生活也是過得頗充實的。」

本來想閒雅地休養生息,誰不知卻在這段時間遇上改變一生的奇遇。

「話說我在富士山閒居的時候,每兩三個月總會回到東京探朋友,一次於原宿閒逛,無意中踏入當時鼎鼎大名的文化雜貨屋,又意外地能夠與創辦人長谷川義太郎交談,更意想不到地獲得他的賞識,明言希望我下次再到東京之時,能夠攜帶自己的服飾設計,讓他親自欣賞一下。」

那個時代的文化雜貨屋,堪稱日本首屈一指的潮流聖地,最前衞的服飾,最新奇趣怪的物事,都能夠在那裡找到,既是引進西方優秀設計的集中地,也是日本設計師向世界展示自家創作的大本營,最前瞻的業界人士,都以能夠於店內購物為榮。

「所以當長谷川老師命我下次再去拜訪他的時候,起初我只是以為他隨口說的,如他這般厲害的大人物,又怎會當真對我這個無名小卒另眼相看呢?」

然而,叫Rex意想不到的是這位文化雜貨屋創辦人,當真在數天之後致電給他,希望Rex當夜就能夠再來東京一趟,說很想介紹一位英國而來的朋友給他認識,可惜當日時間太倉猝,年青的Rex最終未能赴會:「後來才知道當日的那位英國朋友,原來正是Sir Paul Smith。」

那個時代的文化雜貨屋,是日本首屈一指的潮流聖地。

長谷川義太郎是Rex的伯樂。

可喜的是對於Rex的未能赴約,活潑開懷的長谷川先生似乎未有介懷,未幾又再邀請Rex去另一個活動,結識另一批新朋友。

「今次我實在盛情難卻,再也不敢推卻,也不想錯失另一個機會,所以當老師再邀請我的時候,我就老早買好車票,執拾好行裝和自己鍾愛的作品,滿心歡喜地遠赴東京出席活動。」

「當夜的飯局座落於淺草舊區,滿載老東京風情,而出席的雖然不是外國名設計師,卻是日本時尚圈內的頂尖人物,如當年雜誌《裝苑》的總編輯及首席造型師,以至日本的皮革大王等等,長谷川老師均為我一一引見,更叫我當住眾人面前展出自己的作品。」

Rex自言當時十分緊張,但到了如此騎虎難下的局面,也只好硬着頭皮獻醜了:「我第一件向他們展示的,是一個外型仿如馬戲團帳幕的小醜衫,七彩繽紛,內裡卻暗藏機關,每拉開一邊帳篷,就會露出一個得意公仔;另一套是當年於Bunka的畢業作品,服飾表面上要透明的,但只要用紫外光照射的話,就會幻變出不同的顏色,最後一套則是一款變奏西裝,我為它注入了很多細節,加入了17種變化於其中。」(遺憾是Rex已找不回當年這些作品的照片了。)

本來只抱住一個獻醜的心態,誰不知展示過後卻引來在席高人們的一致熱烈好評,長谷川義太郎更仿如拾得珍寶似的,興奮地請求Rex:「不在再躲於富士山了,回來東京!加入文化雜貨屋吧!」

如是者,Rex就再次回歸東京,成為日本文化雜貨屋的團員。(待續)

長谷川義太郎與Rex,既是老闆與員工,也是彼此一生中的好朋友。

早前事業有成的Rex,就回到日本探望自己的恩師。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