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裏 張愛玲的時裝美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傳奇裏尋找普通人,在普通人裏尋找傳奇。」張愛玲這個名字,相信大家沒有看過她的書,也會聽過這個名字,而她也是確確實實的一個「傳奇」。9月30日是張愛玲的生忌,她的寫作特色被稱為「張學」,在文壇上地位舉足輕重。而除了她的文學成就,原來其服裝穿搭亦備受討論。

張愛玲。(網上畫片)

潘柳黛的《記張愛玲》:「張愛玲喜歡奇裝異服,旗袍外邊罩件短襖,就是她發明的奇裝異服之一。」(網上圖片)

張愛玲十分愛美,旗袍外面罩短襖以及色彩對比強烈的穿搭風格可說是她的標誌。不過,世人卻評論他的衣著是「奇裝異服」。有一次,她去印刷廠校對《傳奇》時,穿上了一件「奇裝異服」,所以每當她去印刷廠時,一眾工人就會「停工」去看她的衣著。又有一次,她穿上了前清的棉襖出席婚禮,令眾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搶去了新娘子的風頭。再有一次,潘柳黛和蘇青去探望張愛玲,打開家門,張愛玲穿上了一件檸檬黃色袒胸裸臂晚禮服,穿金戴銀,盛妝打扮,嚇壞了二人。

+2

丹琪唇膏50年代的廣告。(網上圖片)

對於奇裝異服的評價,張愛玲似乎不太反感,因為穿衣是一種表達個性的方式,她也希望透過服裝去展露自己的個性。她說過:「對於不會說話的人,衣服是一種語言,隨身帶着的一種袖珍戲劇」、「我既不是美人,又沒有什麼特點,不用這些來招搖,怎麼引得起別人的注意?」張愛玲小時候沒有金錢去打扮自己,只能穿繼母的舊衣服,甚至冬天時因衣不蔽體而長出凍瘡。她也深深明白到漂亮的女生、打扮能更好地「擄獲」男生的心,所以她說過:「你不要指望男人會因為你的心靈美而愛上你,其實,心靈美固然很重要,但是,發現心靈美是需要時間的。如果找人辦事,人們首先發現的並不是你的心靈,而是最直接的衣着打扮。」也許就是小時候的遺憾,使得張愛玲在自己有能力賺錢後,把生平第一筆稿費拿去買了丹琪(Tangee)唇膏;把唸書得來的獎學金都用了去造衣裳,甚至在動亂的時局,仍與炎櫻四處去找唇膏,她說:「我記得香港陷落後我們怎樣滿街的找尋雪糕和嘴唇膏。我們撞進每一家吃食店去問可有雪糕。」
「我小時候沒有好衣服穿,后來有一陣拼命穿得鮮艷,以致博得『奇裝異服』的『美名』。穿過就算了,現在也不想了。」於她而言,穿得鮮艷、穿得奇特,總比沒得穿好。

潘柳黛曾說:「我不想用『奇裝異服』的詞句來形容她(張愛玲),但她的衣着款式、色彩又真的與眾不同。她着西裝,會把自己打扮成十八世紀的少婦;她穿旗袍,又會把自己打扮得像我們的祖母或太祖母,臉是年輕人的臉,服裝卻是老古董的服裝。」從此處看也許張愛玲的服飾並不奇突,只是當時的社會不太能接受那些不走在「正軌」上的事物,那不是奇裝異服,而是張愛玲的個人特色。

草裙舞背心:從前有一個時期,民國六七年罷,每一個女人都有一條闊大無比的絨線圍巾,深紅色的居多,下垂排穗。魯迅有一次對女學生演說,也提到過「諸君的紅色圍巾」。炎櫻把她母親的圍巾拿了來,中間抽掉一排絨線,兩邊縫起來,做成個背心,下擺拖着排須,行走的時候微微波動,很有草裙舞的感覺。 羅賓漢:苔綠雞〔麂〕皮大衣,長齊膝蓋,細腰窄袖,綠條清簡。前面一排直腳鈕,是中國式的,不過加以放大,雞皮扭作核桃結,絨兜兜也非常可愛。苔綠絨線長筒襪,織得稀稀地,繃在腿上,因為多漏洞的緣故,看上去有一層絲光。整個的剪影使人想到俠盜羅賓漢。 綠袍紅鈕:墨綠旗袍,雙大襟,周身略無鑲滾。桃紅緞的直腳鈕,較普通的放大,長三寸左右,領口釘一隻,下面另加一隻作十字形。雙襟的兩端各釘一隻,向內斜,整個的四隻鈕扣虛虛組成三角形的圖案,使人的下頷顯得尖,因為「心臟形的小臉」,穆時英提倡的,還是一般人的理想。本來的設計是,附帶地還有一種桃紅的Bolero。

張愛玲的好友炎櫻曾經有打算開時裝店,而喜愛時裝的張愛玲曾為其寫下了一則名為《炎櫻衣譜》(原文字可按上圖)的廣告。當中介紹了三種衣服:「綠袍紅鈕」「草裙舞背心」和「羅賓漢」,文末加上了「炎櫻時裝設計」,電話三八一三五;電約時間下午三時至八時。可惜,基於當時的時局動盪,店舖最後始終沒有開成。

時裝對於張愛玲,是骨子裏自然生成的,和她母親一樣,喜愛繪畫、喜愛時裝,就像太陽從東邊升起般自然而又理所當然。她說過:「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裡」,奇特的衣飾正正反映了她不隨波逐流的個性。忠於自己、特立獨行的個性,才成就了「張愛玲」這個傳奇,創造出了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她正正就是普通人裏的那位傳奇。

+3
+2

資料來源:網上資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