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 Swift】被冠以「婊子」污名 女權分子眼中的不良女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性別觀察一起看Taylor Swift的MV《Look What You Made Me Do》,Taylor Swift看來很多憤怒唱着:「看看你們都讓我做了什麼。」Taylor Swift為何是女性主義的爭議人物?女性主義該復仇還是和解?邀請你一起參與女性主義的多元討論。

文:女人迷編輯 Abby

Taylor Swift是一個女性主義者嗎?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潑辣上市,Taylor Swift的復仇大快人心,她設置一個親密而殘酷的鏡頭,讓觀眾看被輿論蹂躪後的Taylor Swift:看吧我就是你們嘴裏那個做作的婊子,看吧我像被人荼毒的殭屍死而復生。Taylor Swift14個分身,是喬裝、是重譯、也是戲謔。歌迷認為Taylor Swift的自嘲又狠又帶勁,她作為明星的一場甄嬛在MV上演,Taylor Swift喬裝與她有過紛爭的女人,也扮演過去林林總總被謾罵的自己。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YouTube@Taylor Swift)

女星的控訴:殺死自己,賦權自己

Taylor Swift的黑粉常用「蛇」比喻Taylor Swift愛說謊,喜歡在她的社群下留言蛇的 emoji,她就化身為蛇蠍女王。人們大談Taylor Swift歌裏每一任前任的八卦,她就在MV裏放進前任穿過的I♥TS T-shirt,大方嘲諷自己過去的戀情。MV裏的墓碑更放上了Taylor Swift過去的作品、與前任創作時的化名,象徵過去已死。

Taylor Swift熱烈回應了人們說她為愛沖昏頭,也給鎂光燈一拳,她控訴媒體對名人八卦的獵奇捕捉、她笑談David Mueller性騷擾事件索償1元美金只為女性出一口氣、她看不慣炫富炫美的自拍文化、她反擊Kim Kardashian的語音剪輯事件……。

Taylor Swift踩着過去的各種自己,《You belong with me》裏宅女造型的Taylor Swift、《Shake it off》裏天鵝造型的Taylor Swift、VMA 獲獎時的Taylor Swift……。她拿起電話說:「抱歉,原來的Taylor Swift現在不能接電話。為什麼嗎?因為她死了。」

按下圖看Taylor Swift 在不同MV中的造型:

人們叫好Taylor Swift賦權自己,把「媒體對女星的戀愛凝視」、「女星間的攻守防備」、「過去清新出道的鄉村少女」一一擊破,充滿火藥味,把所有得罪她的過去通通撕碎一遍,像是咆哮「老娘已經不在乎自己的名聲了,隨便你們,不要管我」。

有人說她是女權典範,有人說她敗壞女性,Taylor Swift是不是一個女性主義者的論戰,又在外媒大肆討論起來。

有人說Taylor Swift是女權典範,有人說她敗壞女性(VCG)

不夠格的女性主義者

人們說:「如果她是一個女性主義者,為什麼她不在集會?為什麼她不公開支持婦女?為什麼她這麼安靜?Rihanna在捍衛墮胎權、Miley Cyrus為LGBT族群說話,請問Taylor Swift做了什麼?」

也有人說:「Taylor Swift跟Nicki Minaj的勾心鬥角就象徵了她不是女性主義者,還有你看她MV裏都是一群白人長腿妹妹,我看不出來她的任何作為可以促進女性在經濟與社會上的平等。」

其實這些言下之意是:「Taylor Swift憑什麼這樣對年輕女孩說話啊,她是白人、順性別、超有錢、又瘦,她根本不懂沒資源的人怎麼進步。」

有人質疑Taylor Swift是白人、順性別、超有錢、又瘦,她根本不懂沒資源的人怎麼進步。(VCG)

他們接着盤點Taylor Swift幹的「好事」:「是啊,她很懂平等喔,所以她換男友像在比賽。」也有眼尖網友抓出2012年Taylor Swift回答自己是不是個女性主義者:「我父母從小教育我,如果我像男人一樣努力,可以在人生達成很多事情。」但2014年她接受專訪時改口:「我相信女性主義就是讓男人女人都得到平等機會,我們必須有這樣的覺醒。」

其實,我不知道Taylor Swift是不是一個女性主義者,但她肯定在學習或模仿女性主義的路上。上述人們對Taylor Swift的「不夠女性主義」質疑:小心眼、不夠政治正確、擁有特權,人們覺得女性主義該是「大我、大愛的」,Taylor Swift在乎的事情,譬如女人自由戀愛、譬如女人勾心鬥角、譬如她自己為用演藝圈成就鼓勵年輕女孩,都太「小家子氣與個人主義」。

人們覺得Taylor Swift在乎的事情,譬如女人自由戀愛、譬如女人勾心鬥角、譬如她自己為用演藝圈成就鼓勵年輕女孩,都太「小家子氣與個人主義」。(VCG)

女性主義的高門檻

作為一個白人順性別金字塔頂端的女性主義者,似乎很讓人瞧不起?確實,Taylor Swift擁有的一切特權,都會讓人質疑,她這種「進步的、生活優渥的、不認識底層」的女人,憑什麼與女性主義掛勾,然後再利用「賦權」之名賺進大把大把的鈔票呢。

女性主義對Taylor Swift的批判或許是必須的,但不必是刻薄的。我們不該塑造女性主義只有一種「像Emma Watson一樣走在Women's March街頭、像Emma Watson一樣穿着西裝發表勵志演說」。我們不該期待女性主義者「應該沒有底線的為全體人民付出、為人權戰鬥到死亡」。我們不應該奢求每個女性主義者都可以「充滿善良與和解的耐心」。我不該因自己深信的,而排擠甚至打壓其他女性主義信仰的可能。

我們不該塑造女性主義只有一種「像Emma Watson一樣走在Women's March街頭、像Emma Watson一樣穿着西裝發表勵志演說」。(VCG)

在這個時代,要做個女性主義者有多難?常有人說女性主義者是性別糾察隊,其實糾察女性主義的更多:你減肥,你打壓了一群胖子;你約會不付錢,根本母豬;你這麼愛漂亮,不是女性主義;你聽Hip hop你看偶像劇你不夠獨立,請別跟女性主義沾邊;你情慾放蕩愛約炮,女性主義好棒棒。

我們到底要怎樣才能進入女性主義的門檻呢?好女性主義與壞女性主義井水不犯河水。好女性主義是乾淨的整潔的光明的,壞女性主義是頹敗的骯髒的下流的。

女性主義者一直比任何主義都更努力,要拿到「好寶寶貼紙」,不只是向外得到認同,對內也是一場場硬戰。女性主義為「革命」而存在,我們都希望有一天女性主義死亡,但是在那天來臨前,每一天都是戰鬥。為了不被「外人」挑毛病,女性主義者特別苛求自己內部的秩序,要證明女性主義因為是模範生可以讓未來更好,她們必須不斷批判「內部」無法幫助現狀或是可能打壓他人的理論。

可是,萬一女性主義其實根本不必當模範生呢?假設女性主義者各自都擁有不同的文化資本呢?

女性主義為「革命」而存在,我們都希望有一天女性主義死亡,但是在那天來臨前,每一天都是戰鬥。(VCG)

不良女性主義:誰夠格談性別?

性別是一種多元相對論,每一種政治身份,都可能對應到不同的邊緣。所以女性主義者難以用「與雞蛋站在同一個位置上」的論點去批判任何事。有時候,女性主義者可能站在高牆的一端,但他有勇氣,去推翻高牆。總有女性主義者,在認清了自己的特權後,繼續抗爭。許多標籤不可能撕掉,譬如中產階級的女性主義、白人女性主張性別平權、漂亮女生談身體自由、順性別論酷兒理論......,我們下意識認為,這些人「不夠格」去為「真正的」弱勢發聲,他們不懂弱勢,說出來的話不是真心的,做出來的行為可能是陰謀論,搞不好只是想搭性別主流化的順風車。

我認為作為女性主義者有件事是重要的,儘管我們都是女人,我們必須去思考你我間的差異。這些差異如何影響我們,又如何決定了我們的需求。
Roxane Gay

身為一個黑人女性、中產階級以上、教授,Roxane Gay有文化與知識資本卻是種族上的相對弱勢。Roxane Gay在《不良女性主義者的告白》談論,當我們檢視一個人的特權時,假設他是白人、他很有錢,我們不應該因此要求他為「既得利益」道歉,而是要幫助他,利用他的優勢,去幫助更多生命。

身為一個黑人女性、中產階級以上、教授,Roxane Gay(左一) 有文化與知識資本卻是種族上的相對弱勢。(Twitter@rgay)

什麼樣的人「足夠成為」女性主義者?為什麼我們不能接受一個有文化資本的人,去做反秩序的戰鬥?以及我們為什麼,不能接受女性主義的「個人主義」?

也許Taylor Swift關注的事對很多人來說太小了,也許Taylor Swift的復仇永不和解,但,我們不必要求她成為一個「正確的女性主義」。女性主義提出「個人即政治」超過40年,我們可能忘卻「女性身上經驗到的,無論大小,都是政治」女性主義拓展了「政治」的意涵。Yuval-Davis曾提出「女性主義縱橫政治」,強調女性主義裏對話與同理的練習,發言者以經驗為基礎提出反思性知識,與不同群體對話,交換經驗,交換經驗是重要的一步——把自己置放到對方的位置去想像。

性別論述百花齊放,比起只有一種答案,我們更期待不同立場、不同主體位置的人能學到其他主體觀點看出去的世界。

也許Taylor Swift關注的事對很多人來說太小了,也許Taylor Swift的復仇永不和解,但,我們不必要求她成為一個「正確的女性主義」。

女性主義不必當模範生

Taylor Swift大膽張揚情慾、Ellen Page揮揚同志驕傲、Beyoncé主張性別與種族身份平等、Emma Watson站在聯合國講台倡議#HeForShe、Lady Gaga反性暴力反多元性別歧視、Angelina Jolie關注第三世界貧窮女孩、Jennifer Lawrence訴求薪資平等……。

因為有感,她們行動,有些人的經驗是集體的,譬如性別刻板印象、同工不同酬,有些經驗並非普世,例如同志身份、黑人身份、性侵經驗、甚至一個女星的情慾妖魔化。無論是多數少數,這些疼痛都有被拒絕的價值。

站上檯面的女性主義者不是完人,試圖糾正Emma Watson不該露奶、主張女性獨立不要重返家庭、反對Taylor Swift換男友跟換衣服一樣快,如果我們期待女性主義是一種典範、規矩、一個牢不可破的真理,可能與家父長制規訓女人殊途同歸。

點撃下圖看多位女明星為女性主義做了甚麼:

+3
+2

我們一直以為女性主義是這樣的:「好鬥,手段高明,形象完美,憎惡男性,沒幽默感,老是生氣。」實則我認識更多,最討厭筆戰、總是邋遢去上班(但去夜店很精心打扮)、超喜歡男人(或女人)、失戀了會哭哭啼啼三個月的女性主義者。

女性主義者未必是整潔的無垢的堅韌的永遠政治正確的,她們還有脆弱,不僅關懷世界,也必須要被關懷。也許這個答案有點擦邊球,無法回答什麼是女性主義?至少我認為,女性主義不是一個學科,女性主義有其身而為人要求的底線,但是從來沒有極限。何必正確?一如Roxane Gay所說:「我寧可是一個壞女性主義者,也不要連女性主義者也不是。」

很多人都十分關心,Taylor Swift能為女性主義做什麼,但我同樣也想知道,女性主義能為Taylor Swift做什麼。至於關於我們很想知道的,Taylor Swift到底是不是一個女性主義者?

Taylor Swift在MV尾聲已經回應了:

Shut up!

Taylor Swift在 MV 尾聲已經回應了: 「Shut up!」(YouTube@Taylor Swift)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女人迷」,原文:【性別觀察】泰勒絲「夠格」做一個女性主義者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