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現實時裝始祖:Dali's Fashion Inception

撰文:Nathanael
出版:更新:

一定是外頭的天氣太熱了,女人氣定神閒地啜飲桌上那杯iced matcha latte,一臉陶醉,也忘了背後和腿後少了一大片。一定是外頭的天氣太熱了,這樣穿是不是會涼快一點?近日網上流傳女人穿着「遇襲裝」在咖啡店出沒的圖片,心神恍惚之間,看背影還以為是達利為Jack A.Winter的「Coming back」設計。沒錯,說的正是「二撇雞」達利(Salvador Dalí),他畫長腳大象、畫軟皮鐘,除了畫畫,他對fashion也滿心歡喜。

1965年,達利曾為Jack A.Winter設計一系列沙灘裝及泳裝等,圖為名叫「Coming back」的作品。(網上圖片)

上世紀20年代,巴黎是海明威筆下的一場「盛宴」,到了30年代,達利的話也許更能凸出不同藝術圈子之間的混雜與融合:「無論是布蘭徹廣場(Place Blanche)上不同咖啡館傳出來的各種關於超現實的爭辯,還是友人René Crevel之死,均無法象徵30年代的巴黎;相反,巴黎正在等待由Elsa Schiaparelli在凡登廣場(Place Vendôme)上領頭的服裝設計潮流。」

意大利設計師Elsa Schiaparelli被譽為兩戰之間時裝界甚至是藝術界的領軍人物,隨着達利在30年代進入上流社會、認識了Elsa Schiaparelli,二人一拍即合,往後十多二十年間,不但一起創作出像「龍蝦晚裝」(Lobster Dress)、「淚裙」(Tears Dress)及「鞋帽」(Shoe-Hat)等大膽駭俗的傑作,他們更彼此啟發,像達利創作於1936年的《人形櫃》(Anthropomorphic Cabinet)便啟發Elsa Schiaparelli於同年設計了一款利用錯視來呈現袋子的洋裝,達利的影子非常明顯。

達利和Elsa Schiaparelli彼此啟發,是創作上的微妙組合。(網上圖片)

《達利的奇幻樂園》(Dali’s Last Masterpiece)近日在港上映,攝製隊深入位於達利家鄉西班牙菲格拉斯、由劇院改建而成的達利博物館,逐層解構之餘,更追溯達利一些創作背後的繆思——除了愛人加拉,還有驚人的潛意識,以致達利對於大家的提問,很多時只能這樣回答︰「我也不懂得我在創作什麼,連我自己也看不明白,因為我也不懂得達利。」

星影匯戲院旗下的「星影萃:Arts in Cinema」以「現代藝術大師」為主題,放映四套分別有關David Lynch、達利、山本耀司和三船敏郎的電影。
為Jack A.Winter設計的作品之中,還有像風琴一樣摺疊拉伸的裙子。(網上圖片)

至於象徵潛意識的物件,莫過於那一個個在人體之間忽開忽合、或明或暗的抽屜,關起來的時候暗如深海、拉出之時又似靈感爆發的一刻,達利看似無法明白潛意識,但他其實知道潛意識正是像他或像Elsa Schiaparelli這樣的藝術家的價值,因為別人能竊取靈感和設計,卻無法盜用或複製他人的潛意識。下半年,佛羅里達的達利博物館即將舉辦以「Dali and Schiaparelli」為名的展覽,展出兩者的作品,會到美國旅行的話,且看他們如何對話,又如何在作品中呈現個人的潛意識。

 

Dali and Schiaparelli

日期︰10月18日至2018年1月14日

時間︰星期五至三 10am-5:30pm

   星期四 10am-8pm

   (感恩節及聖誕節假期閉館)

地點︰One Dali Blvd, St. Petersburg, FL 33701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