諷刺的誕生史:Supreme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紅底、白字、box logo。只說出三個元素,你腦海中可有浮現Supreme的logo?就如LV、CHANEL、Nike等品牌,Supreme的商標已是其商品設計的一部份,甚至說是主要組成部份也不為過,如同煉金術的咒文。像去年推出的Supreme磚頭,再發展至年頭與LV的聯乘,不少粉絲批評Supreme已經技窮,窮得只剩下logo。

回到上世紀九十年代,James Jebbia發覺街頭的滑板一族沒有一個屬於他們的服裝品牌,於是創辦了街牌Supreme。紅底白字的box logo,今日已經成街頭文化的一部份,實情它早就是街頭文化,亦並非James原創,背後的轉化更承載了不少諷刺。

美國總統選舉早已塵埃落定,特朗普繼續飾演商人四出外訪售賣武器合約。去年十月選舉期間New York Magazine刊出了一個封面,在特朗普口沫橫飛的黑白照上覆蓋一個紅底白字的LOSER,到底是形容特朗普還是特朗普自己的說話,抑或是對美國人的喊話?這張鮮明又充滿解讀可能的封面,你以為是Supreme出品?實際是Supreme box logo的「始創人」,美國藝術家Barbara Kruger的手筆。

Barbara Kruger生於1940年代,80年代在美國嶄露頭角。她最有名的系列是挪用雜誌或廣告上的黑白照片,再拼貼上自己創作、由Futura Heavy Oblique字型與紅白黑三色組成的box slogan,既像極權國家的政治宣傳,也像日常生活的消費廣告。她的作品充滿反消費主義、女性主義、慾望等主題,與八、九十年代的社會息息相關,試過把笛卡兒名句改成「I shop therefore I am」,又在1989年墮胎胎法案遊行期間創作「Your body is a battleground」。這些作品試過張貼在紐約時代廣場,或成為街頭海報,甚至演變成slogan T-shirt,在城市不同角度make statement。

快速拼貼、充滿反叛、融入街頭,甚至擁有時尚的元素,James Jebbia看中了這個醒目的紅底白字框框,挪用成自己品牌的標誌,而且較原創者更具感染力,在現實中創造了另一道風景。每逢星期四,Supreme專門店外都會排起人龍等待新商品的發賣,如果是某些聯乘或特別系列,粉絲或炒賣者更會提早幾天甚至一星期排隊。Supreme成為炙手可熱的時裝品牌,商品在店外炒賣成貴價潮物,雖然James Jebbia在不同平台批評過炒賣風氣,又在網站推出防機械人程式杜絕炒風,但品牌一進入市場便失去控制,紐約唐人街一家高價轉售Supreme產品的Unique Hype Collection更被粉絲視為朝聖地。再回頭看看Barbara Kruger那幅「I shop therefore I am」,像是一個失落的寓言。

對於Supreme的logo,Barbara Kruger和James Jebbia都沒有公開說過甚麼,反正前者的藝術品也是挪用各種文化元素。不過2013年曾經興起一宗訴訟,主角沒有Barbara Kruger的份,而是James Jebbia控告由Leah McSweeney創立的紐約街牌Married to the Mob(MTTM),原因是他們推出「Supreme Bitch」系列,並且計劃將有關產品註產。當時MTTM就以Barbara Kruger一幅作品回應對方:「Your comfort is my silence」又指Supreme知道他們根本付不起訟費與賠償。

除了字型,還要留意Barbara Kruger改的檔案名字。(網上圖片)

雖說作者已死,但Barbara Kruger之後也有就「Supreme bitch事件」表態,在寄給傳媒Complex的一封電郵中寫道:「What a ridiculous clusterfuck of totally uncool jokers. I make my work about this kind of sadly foolish farce. I'm waiting for all of them to sue me for copyright infringement.」大意就是原創者還沒有表示不滿,抄襲者為甚麼能變成原告,又不忘將字體設定成Futura Heavy Oblique字型。或許Barbara Kruger的創作才是應對世事的最好方法,就讓消費者或讀者自行閱讀和理解,不說穿,也不妥協。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