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騷亂.上】追溯火舌之源:尼日利亞移民與「非洲恐懼症」

撰文:伍振中
出版:更新:

8月底開始醞釀、9月初進入白熱化階段的南非排外騷亂,已持續數周,至今造成最少10人死亡,超過400人被捕。事件緣於部份本地人抗議外國人(以尼日利亞人為主,還有來自非洲其他國家的黑人)前來南非各大城市就業及生活,搶走許多本地人的飯碗,並帶來治安問題。於是在第一大城市約翰內斯堡(Johannesburg)、行政首都普利托利亞(Pretoria)等地示威,並演變成暴力事件。衝突至少造成12人死亡,包括兩名外國人。
這次騷亂不但令南非與尼日利亞兩國關係緊張,更令南非在後種族隔離時代的經濟困局浮於水面。種族隔離結束後二十五年的今天,南非局勢依然動盪不安,昔日的非洲強國,在這二十多年雖然藉着豐富的天然資源,而得以躋身「金磚五國」(BRICS) 之一。可是,這數周的騷亂,將南非涉及深層次族群矛盾的火藥庫再次引爆,這個雄踞一方的非洲南部大國,再次成為世界焦點。

南非連日爆發針對外國企業的抗議,有民眾洗劫商店並縱火。(AP)

9月1日,*約翰內斯堡首先有市民發起示威行動,抗議過多外國人在當地帶來治安問題。不過,示威遊行演變成暴力衝突。部份示威者衝擊街道上外國人開的商店,放火洗劫一空。他們首先對付的目標,是尼日利亞人開的商店、車房。

約翰內斯堡(Johannesburg):南非最大的城市,也是全國最重要的貿易、文化中心,以及全球最大規模的黃金及鑽石交易市場。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南非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擁有三個首都的國家,各掌不同職能。根據國家憲法,南非中央政府所在地的普利托利亞是行政首都,國會所在地的立法首都為開普敦(Cape Town),最高法院所在地的司法首都則是布隆方丹(Bloemfontein)。由於大部份國家的大使館都是設在普利托利亞,所以它是國際社會公認的南非第一首都。

民怨載道 尼日利亞人當災
 
商店受破壞,尼日利亞僑民自然也成為受攻擊目標。尼日利亞總統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譴責南非政府放任國內的排外騷亂,並讓尼日利亞私人航空公司和平航空(Air Peace)派出免費包機,接送了600多名僑民回國。

為何在這次排外騷亂中,尼日利亞人會成為首當其衝的受襲群體?根據BBC報道,南非政府在2016年發布的官方數字顯示,南非國內的尼日利亞人大約有3萬人。不過,BBC未能肯定數字有否包括非法入境的無證居民。所以,實際居住在南非的尼日利亞人總數可能遠超這個數目。

南非不少本地人對尼日利亞人有十分刻板的印象,認為大批尼日利亞人在國內從事販毒、賣淫、人口販賣等不法勾當,嚴重威脅公共治安。而且,尼日利亞僑民群體前來工作、做貿易生意,也造成了經濟上的威脅,分薄他們的社會資源。加上南非和尼日利亞是非洲最大的兩個經濟體,無形的競爭引起彼此敵視,本地人對尼日利亞新移民的「入侵」,難免更加「反感」。

南非民眾將高企的失業率歸咎於新移民。(AP)

尼日利亞與南非是非洲大陸頭兩大經濟體,兩者幾乎佔上整個非洲超過三成的經濟貢獻。看回尼日利亞,它是非洲最大的石油出口國,但貿易結構單一,超過九成外匯來自石油收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指出,尼日利亞的石油收益佔整體政府收入大約四成。可是,當地的貧富懸殊問題也十分嚴重。

去年美國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報告指出,尼日利亞是全球最多*「極度貧窮人口」的國家。全國超過1.9億人中,有約8,700萬人屬於極度貧窮,即是相當於46%人口。

「極度貧窮人口」:根據布魯金斯學會設立的世界貧困鐘(World Poverty Clock),研究人員將極度貧窮的標準定於每人每日靠不多於1.9美元(約14.8港元)維生。

所以,尼日利亞雖然是非洲第一大經濟體,但財富集中在極少部份人手裏,愈來愈多窮人選擇到外國賺錢餬口。尼日利亞人口基數大,外流人口變成了各國國外移民的一大來源。南非接收的「新移民」當中,有很多都是來自人口接近2億的尼日利亞。是次排外騷亂的頭號攻擊對象,一開始便是尼日利亞人。

形象受損 大國聲譽不保

不幸的是,與南非相隔4,000多公里的尼日利亞,因為本國僑民在南非受襲,也發起了抵制南非的「報復」行動。在首都阿布賈(Abuja),有南非人經營的商店被本地人縱火襲擊。尼日利亞與南非兩國關係,因為這幾周的排外騷亂而急速變僵。

尼日利亞第一大城市拉各斯(Lagos)。(Getty Images)

南非總統拉馬福薩(Cyril Ramaphosa)也知道事態不妙。雖然在騷亂期間,拉馬福薩不斷譴責暴力行為,但似乎無力制止示威者的怒火蔓延。

9月15日,拉馬福薩公開為國內近期發生的暴力事件,向尼日利亞、津巴布韋(Zimbabwe)等國致歉,更加形容自己對近期的排外騷亂感到「羞愧」。

這已經不是南非第一次的大規模排外騷亂。2008年,源於約翰內斯堡東北部亞歷山大鎮的街頭暴力事件,至少造成50人死亡,當中大部份是來自外國的貧窮移民人口。2015年4月,港口城市德班(Durban)、約翰內斯堡等地出現排外騷亂,至少7人死亡,各國展開撤僑行動。2019年的事件,其實只是部份本地人對「新移民」不滿的延續。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騷亂爆發的時間,剛好是南非準備舉辦世界級會議的日子。開普敦在9月4至6日舉辦2019年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World Economic Forum on Africa)。這幾天正是排外騷亂的最高峰時期,騷亂在這段時期蔓延至南非各大城市。所以,事件被國際媒體大肆報道,這亦讓拉馬福薩的處境十分難堪。

對內方面,他需要安撫人民,對一些示威者的激烈行為,固然需要強烈譴責;但同時,畢竟這次排外騷亂是由多年來本地人對外國人的移居所產生的衝突積累而成,拉馬福薩總不能對大部份溫和反對聲音都漠視不理。對外方面,除了這次衝突重點的尼日利亞人之外,由於後來部份人開始轉而暴力攻擊來自其他非洲國家的移民,例如來自贊比亞(Zambia)、莫桑比克(Mozambique)和津巴布韋等國的外國人。於是,運動升級為一場涉及南非多個友好國家的外交事件。其他非洲國家紛紛指摘南非政府無力打擊暴力,甚至作出抵制。譬如中非國家贊比亞便立刻取消了跟南非國家隊的足球友誼賽,以示不滿。

祖馬下台後,拉馬福薩(圖)成為新總統。圖為拉馬福薩當選總統後,議員拍掌祝賀。(路透社)

非洲統合 加劇排外情緒

自1994年以來,南非踏進後種族隔離(Post-Apartheid)時代,從白人統治過渡到超越種族的民主政制,民主成份高了,可惜未能通過有力的政黨管治好國家。譬如前南非總統祖馬從2009年起執政十年,被認為是南非結束白人統治時代以來,經濟衰退和官員腐敗最嚴重的時期。不過,南非本地居民的示威演變成暴力行為,卻將南非近幾年來高失業率、發展停滯的經濟困境,全然歸因於「新移民」身上。

我們可以從較宏觀的角度,來看這次南非排外騷亂。對經濟發展程度較高的南非來說,本地人對「新移民」的痛恨,其實折射了近年非洲各國統合過程中的潛在危機。

非洲的經濟統合雖然加強了各國的經貿合作,理論上達到各有各贏。實際上卻無視了非洲各國之間的經濟實力差距。即使南非近幾年的經濟發展停滯不前,但它在區內仍屬第一等強國。2018年,南非的GDP總值超過3,700多億美元,佔整個非洲大陸GDP總值的16.1%。而南非的人均GDP,更是尼日利亞的3.2倍。依仗蓬勃的黃金交易市場、健全的金融體系、法治、基建設施等,南非吸引大量國外移民來投資、開店做生意,基層移民則前來尋找工作機會。

南非吸引大量國外移民來投資、開店做生意。人口增多,當地的社會資源分配更形困難。(Getty Images)

2018年3月在東非國家盧旺達(Rwanda)首都基加利(Kigali)完成簽字儀式的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協議(African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greement, AfCFTA),也許是讓南非人更加擔憂非洲統合的一紙條文。AfCFTA讓簽約國之間的人口流動、跨國運輸、貿易變得更加方便,意味着更多的「新移民」有機會來到南非,隨時激發本地人的排外情緒,加劇族群對峙。

不只是遠在西非的尼日利亞人,還有來自其他鄰近國家如津巴布韋、莫桑比克的人到南非尋找工作。因為非洲撒哈拉以南國家的經濟持續未見改善,各國人民紛紛前往機會較多、發展程度較高的南非「搵食」,大批新移民湧入,從而構成的外來人口壓力,也是南非本地居民為何會有「恐非症」(Xenophobia)的主因。

而且,這個「恐非症」也不是近期才有的社會現象。從2008年大規模排外騷亂到今天,以及這十多年當中大大小小的零星衝突,其實就是與部份南非本地人的「恐非症」一脈相承。類似本月初的排外騷亂,短期內會再度發生,絕對不是杞人憂天。

上文節錄自第181期《香港01》周報(2019年9月23日)《南非騷亂火舌之源 尼日利亞移民與「非洲恐懼症」》。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