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蓬佩奧】由嘲笑到奉承 長做長有的打工仔

撰文:羅保熙
出版:更新:

自中美貿易戰開始,到疫情爆發至今,他一直火力全開發表批評中國的出位言論。在近期的「港版國安法」爭議中,他亦成為了中美間角力的焦點人物,更罕有地成為中國《新聞聯播》多篇重磅評論中的主角,稱為「人類公敵」。
外表是個敦厚大叔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如何成為近期國際間的風雲人物,成為特朗普「投契」的一員,以至踏上被批評為美國「史上最差國務卿」之路?

如果單從從政經歷說起,蓬佩奧的「過去」相對簡單,2011年至17年初擔任堪薩斯州眾議員,接着擔任中央情報局局長,再於2018年4月擔任美國國務卿,一度有「外交素人」之稱。現年56歲的他,是特朗普政府中少數贏得充分信任的人,特朗普曾公開誇讚他的才能。或者這樣說,是難得可以留到現在的核心官員。

不過,在特朗普於2016年當選美國總統前,蓬佩奧其實曾公開抨擊特朗普,表示「人民不需要再一個四年,被壓迫在更專制的總統之下」。當上國務卿後,這條政壇變色龍卻緊跟特朗普的作風,並極力展現出自己忠誠的一面,甚至對「與總統意見相左」一事非常敏感,生怕影響自己的官位。

蓬佩奧被外界認為是史上最差的國務卿。(美聯社)

至於蓬佩奧上位之路,除了特朗普的班子急需新面孔外,也因為許多傳統共和黨精英不願加入時常顛覆傳統的狂人總統陣營有關。

作為國務卿,不僅是位高權重且對國際社會秩序扮演關鍵角色。在蓬佩奧之前,過去從沒有一名國務卿是如此「重黨派且言論不中性」的。外界批評指,蓬佩奧跟特朗普背離美國一貫的政治傳統,帶有「政治仇恨」的治國方式也配不上他的才智、履歷,其「愚忠」甚至可能會斷送了蓬佩奧本人的政治前途或歷史聲譽。

到底他是一位真正的強硬鷹派,還是投機主義的「最佳打工仔」?

蓬佩奧是中美角力其中一位焦點人物。(路透社)

受歡迎且平易近人 擅「打天才波」

出生於1963年的蓬佩奧,是意大利移民第三代,成長於一個平凡家庭。父母均未上過大學,父親是一名工廠機械師傅。小時候,他們一家居住在美國加州的橘郡(Orange County),這裏除了有著名的迪士尼樂園,還有「小西貢」之稱的越南城,許多拉丁族裔和亞裔都定居於此。

雖然家世並不顯赫,但蓬佩奧憑着個人的努力也成功考進美國頂尖菁英學府西點軍校和哈佛大學法學院。1986年畢業於西點軍校時,他還是以第一名的成績獲得工程管埋本科學位。須知道這不單只要成績好,制服還要保持整潔、充滿運動細胞,當然還要擦鞋了得。

在特朗普旁邊的蓬佩奧,搶眼程度及風頭自然被比下去,不過也許是他的賣點:

+1

1994年進入哈佛大學之前,他曾於冷戰期間在美國陸軍服役五年,負責巡邏西德與東德和捷克、斯洛伐克邊境。其後,他曾於華盛頓著名律師樓Williams & Connolly做過兩年稅務訴訟律師。

他的高中同學John Reed 表示,青少年時期的蓬佩奧受人歡迎、擅於交際和平易近人,而且更重要的是聰明、擅「打天才波」。他說:「蓬佩奧是那種天生聰明的人,他不需要花太多時間讀書,而且他可以用連老師都不懂的方式向我們解釋事情。」

年青時代的蓬佩奧,是個擅打天才波的人。(西點軍校)

真保守 真鷹派

他又憶述,中學時代的蓬佩奧打過籃球校隊,擔任小前鋒,擅於防守和外圍投射,球技雖然不算高超,球品好之餘亦不會講粗口挑釁對手。今天,兩人仍透過社交媒體保持聯繫。John Reed表示:「我們從不談論政治,政治也不會摧毀我倆的友誼。蓬佩奧是極右的堅實保守主義者,但他能夠把政治抛開,不會全程投入。」

另外關於蓬佩奧有趣的一點是,與一般政客只會間中到教堂,或把宗教放在咀邊消費,來標榜自身的宗教教徒形象不同。蓬佩奧長期擔任主日學教師和教會執事,是位「貨真價實」的虔誠信徒。

蓬佩奧緊跟特朗普的程度,令外界質疑與其出身反差大。(路透社)

人生分水嶺 變身「科氏兄弟的國務卿」

要數蓬佩奧一生最關鍵的分水嶺,要算是上世紀90年代中。他和首任太太離婚及離開做了兩年律師事務所,遠赴後母的家鄉堪薩斯州,與兩位西點軍校的老友共同創辦航空航天製造公司,以及擔任石油公司總裁。

蓬佩奧展開從政生涯的堪薩斯州,正正是「惡名昭彰」的科氏企業(Koch Industries)總部所在地。2010年美國中期選舉時,角逐眾議員的蓬佩奧獲得科氏企業捐款8萬美元。當選後,蓬佩奧隨即被聘請為科氏企業的律師擔任辦公室主任,並且在國會中提出油氣產業去管制化、取消再生能源稅率優惠等有利於該企業的法案作為回報。蓬佩奧六年眾議員任期內,科氏企業共計捐款37萬美元的政治獻金,因而有「科氏眾議員」(Congressman from Koch)的稱號。

蓬佩奧與柯氏企業的關係引起外界關注。(路透社)

科氏企業是全美第二大私營企業,由荷蘭移民後裔創辦,現已由第三代的Charles Koch和David Koch兩兄弟打理。企業版圖橫跨60個國家、僱用12萬員工,2017年營業利潤高達上千億美元。除了擁有北美市場總額四分一的最大製煉油及石化加工集團,企業還經營農牧業、金融業、海水淡化業等,可說幾乎覆蓋到美國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科氏兄弟力倡經貿自由化、推動減稅、反對健保、基本工資等,並認為人為因素造成氣候變化屬無稽之談。他們深信自由派是集體主義者,批評奧巴馬政府以「馬克思模式」治國。

科氏兄弟的爭議性在於,近年來二人幾乎與金錢政治畫上等號。科氏企業旗下公司每年捐贈許多共和黨的組織團體、基金會,以及相關學術和政策研究單位。單單於2004年至2008年間,捐助金額高達250萬美元之多。因此,蓬佩奧 其國務卿的重要身份,外界始終十分關注其與科氏企業的緊密關係。

蓬佩奧深受哲學家蘭德的影響。(Getty Images)

與特朗普同好「一女」

蓬佩奧由美國「真‧保守派」的精英,走到與特朗普「同流合污」或許讓不少人感到錯愕,但仍是有跡可尋。據他本人所說,他早於15歲時已拜讀俄裔美國哲學家蘭德(Ayn Rand)的名著《源泉》(The Fountainhead)及《阿特拉斯聳聳肩》(Atlas Shrugged),並深受其哲學思想影響,塑造了他日後的政治取態和理念。

蘭德哲學和著作中強調個人主義的概念、理性利己主義、以及徹底自由放任的資本主義。蘭德相信人們必須透過理性選擇他們的價值觀和行動,個人有絕對權利只為他個人的利益而活,無須為他人而犧牲自己的利益。她批評當時的政府和宗教,認為貪婪的吸血鬼型資本家才是「人類英雄」。蘭德認為,若不是這些貪得無厭地追求財富的人多方努力鑽營,經濟不可能蓬勃發展。

現任或前任特朗普班子中有不少蘭德信徒。(路透社)

在特朗普管治團隊中,原來絕大部份均是蘭德信徒(Randians)。特朗普聲稱年輕時曾讀《源泉》,對主角佩服得五體投地;前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也曾指《阿特拉斯聳聳肩》對他影響最大;連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也是個典型蘭德迷。這或許多少解釋了,抱持利己不必顧人的華盛頓政府,不僅會在軍事上和中國互相角力,亦會在意識形態問題鬥個你死我活。

因此特朗普選擇了臭味相投的蓬佩奧,一直共事至今,可能並不意外,卻不代表這位最擅長「湊老細」的國務卿,真心「服老細」。在2016年特朗普未當選前,蓬佩奧支持的參選人為魯比奧(Marco Rubio),就算魯比奧退選後,蓬佩奧仍曾指特朗普「並非信奉保守派的人」,「他很多政策都跟我所代表的堪薩斯州,價值不妥協」。不過當特朗普上任後,邀他出任中情局(CIA)局長時,他又卻之不恭,特朗普辭退蒂勒森(Rex Tillerson),蓬佩奧也樂意補上。

博爾頓(右)新書揭露,蓬佩奧曾在背後嘲笑特朗普。(Getty Images)

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近日出版新書,就大爆蓬佩奧表面忠心,背後卻嘲笑特朗普。2018年「特金會」上,蓬佩奧向博爾頓傳紙仔抱怨「他簡直一派胡言」(he is so full of shit),一個月後蓬佩奧更稱特朗普的對朝方案「成功的機會是零」(zero probability of success)。

由嘲笑變成奉承,博爾頓可謂掌握了一門打工「必殺技」,兩人的上司下屬關係,超出了不少人的預期。不過,博爾頓最後能否全身而退呢?

野心重戰本土 未來問鼎白宮?

由2010年開始踏入政壇,以至2018年攀至美國政壇(總統、副總統、眾議院議長之後)的第四把交椅,這位56歲的大叔的政治生涯豈會止於這裏?就算身任國務卿,蓬佩奧在其領導的國務院亦致力宣揚其保守及宗教意識形態。其妻蘇珊(Susan Pempeo)也被形容比起既往的國務卿夫人,在國務院的角色顯得主動和活躍。

而蓬佩奧亦被揭指經常在國內「出差」,在2019年3月,曾走訪艾奧瓦、德州、堪薩斯州出席活動,不少人相信蓬佩奧是為未來鋪路。他亦向傳媒透露,「很多人」鼓勵他角逐2020年的堪薩斯州參議員,更獲得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支持。

蓬佩奧結束國務卿任期後,有可能角逐參議員,靜候再上位的時機。(美聯社)

特朗普的用人作風與不按規則出牌的政治手段,蓬佩奧或許早已深諳這個位置可能隨時讓出,當然會為自身盤算。

套用《紐約客》(The New Yorker)的話作結:「眼前的功成名就,對蓬佩奧來說永遠都不夠 」(He has success, and yet, somehow it wasn’t enough for him.)。與其說蓬佩奧對特朗普「愚忠」,倒不如說他只是為自身政治前途考量,要更上一層樓,當然先要「做好呢份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