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特朗普極速「康復」之謎:總統處方就是最佳療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0月1日,白宮醫生康利(Sean Conley)宣布總統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10月12日,特朗普已再踏上空軍一號,飛往佛羅里達州奧蘭多(Orlando)出席競選集會,而且全程沒戴上口罩。 事隔僅約十天,特朗普宣稱已經康復,更擁有免疫力。「康復」之說孰真孰假?「總統藥方」到底是否有效?他所稱已找到「解藥」說法有多準確?

「我已免疫了,這將會是終身的。」「已得到白宮醫生絕對確定。這證明我不會再感病,也不會傳染給別人。」特朗普於周日先後對霍士新聞(Fox News)及在自己的Twitter作出如此聲明。

特朗普僅花了十天便告抗病成功,其身體狀況、是否仍然具病毒傳染力,受到不少醫生及傳染病學家質疑。面對新型病毒,美國總統相信是擁有最佳醫療資源的人之一,首先我們 可從特朗普的治療對策中一探究竟:

(香港01)

在這條「總統處方」裏,其中包括了美國吉利德科學(Gilead Sciences)製造的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是現今全球最廣泛採用對抗新冠肺炎的藥物,適用於重症患者身上。該藥於5月1日獲美國食品及藥品管理局(FDA)緊急批准使用於Covid-19病人後,就再沒有其他藥物獲批。

期盼已久的瑞德西韋臨床數據終於在10月8日公布了,涉及了逾一千名新冠病人,使用瑞德西韋及安慰劑的各佔約一半。數據顯示,使用瑞德西韋的患者康復時期約在9至11天內,安慰劑的則為13-18日。而患者第29天的死亡率,瑞德西韋組別為11.4%,安慰劑組別則為15.2%,用藥副作用輕微。

因此,瑞德西韋的測試結果是喜訊,但並非「神藥」,就算用上最佳的治療方案並加上瑞德西韋,仍有十分之一的患者不敵病情。值得一提的是,美國買斷了下半年至少三個月的瑞德西韋產量,因此在全球供應短缺,瑞德西韋在美國以外地區尤其矜貴。

特朗普10月2日出席奧蘭多造勢大會:

特朗普患的是重症?類固醇+高劑量抗體

特朗普所使用的另一種藥物——類固醇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為應用已久的抗炎藥。英國牛津大學研究團隊6月的研究顯示,地塞米松能在人體感染新冠病毒後,平息免疫系統的過敏反應,因此需要在準確時間施藥,否則太早用藥會影響人體抗擊病毒的能力。同時,由於類固醇具有副作用,世界衞生組織(WHO)建議,類固醇藥物只用於「嚴重及危殆」的病人身上。

除了上述兩種主要藥物,這次特朗普使用的單株抗體(monoclonal antibody)也是一個具潛力的治療方法。其研究進度如何?是否真如總統所說般極具潛力?

特朗普使用的療法是美國生物科技公司「再生元製藥」(Regeneron)研發的REGN-COV2,由兩種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單株抗體(REGN10933和 REGN10987)組成,因此被稱為「抗體雞尾酒」(antibody cocktail)。其中一種是從康復者血液採集B細胞基因,再以基因工程技術複製抗體,另一種是科學家把SARS-CoV-2棘狀蛋白注射到基因改造老鼠身上而採集得來的抗體。

「再生元製藥」研發的單株抗體REGN-COV2,仍在臨床測試階段。(美聯社)

親試單株抗體 稱之「解藥」

這些單株抗體理論上能阻隔SARS-CoV-2病毒跟人體細胞結合,從而對抗新冠病毒。目前,REGN-COV2正進行第三期臨床測試,此前275名新冠病毒確診者身上進行的實驗結果顯示,REGN-COV2有效減低未住院患者體內的病毒量,有助病人減輕徵狀。根據該公司在9月底公布的研究數據,8毫克屬於高劑量,2.4毫克則屬於低劑量,兩者在臨床測試中均見效,當中有一名低劑量測試者出現嚴重副作用。

當局並沒交代為何特朗普用上每劑8毫克的高劑量療程,儘管目前的數據顯示安全,但REGN-COV2的測試數據依然非常有限,不少專家質疑這是相當冒險的做法。加州大學三藩巿分校醫學院副教授Vinay Prasad批評:

讓位高權重者使用未經實驗證明的藥品,違反科學、醫藥原則及道德。

特朗普在接受抗體療程後形容情況理想,直指該療法為「解藥」(cure),並且很快能普及使用。再生元製藥在上周三也促請FDA緊急通過使用REGN-COV2,FDA方面暫未回應。

事實上,單株抗體是具潛力治療新冠病毒的療法,因它比其他抗病毒藥物更具針對性。除了再生元製藥,目前研究這類療法的尚有美國藥廠禮來(Eli Lilly)與英國的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關鍵在於FDA等監管機構應在審核藥品上堅守「科學」原則,而非讓「政治」主導。

單株抗體對病毒極具針對性,也是具潛力的新冠治療方案。圖為美國藥廠禮來(Eli Lilly)的研究人員。(美聯社)

真的康復了?

從表面看來,特朗普已重拾健康,不排除上述的用藥方案確有成效,至於他是否真正完全康復,目前也是無從判斷。

其主診醫生康利上周六(10月10日)發出的備忘錄指,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指引,認為特朗普已對他人不具傳染性。他周一補充,特朗普經過了「連續數日」的病毒檢測均呈陰性。但值得留意的是,康利並沒交代檢測的具體日期,而且所採用的雅培藥廠(Abbott)BinaxNOW試劑,只適用於出現病徵出現後頭七日作確診之用,但目前特朗普已在確診後十日的階段,FDA亦曾指出,並不確定這階段的測試有多準確。

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傳染病專家Albert Ko指出,白宮在處理總統病情上,跟隨了美國疾控中心CDC對於輕度或中度症狀的隔離指引,但此前官方公布特朗普的處方中,有用到治療重症患者的類固醇地塞米松,而重症患者的隔離日數該為20天,而非特朗普僅約10天的做法。

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自稱「已免疫或終身免疫」的說法有誤。目前只有證據顯示,患者在康復後的三個月內,二次感染的機會很低。事實上,只有極少數疾病是人類在感染一次後就可終身免疫。同時,特朗普獲處方的藥物不論在種類還是劑量,都是傾於治療重症患者,這做法是否真的助其極速「康復」;抑或他本身病情較輕,醫生只是加重用藥?真相大概難以理清。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