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亞裔「重拾原名」僅平權第一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種族平權成為美國關鍵議題,由「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到最近亞裔頻頻遇襲的事件。事實上,近年不少亞裔美國人紛紛棄用英文或英語化名字,還原以本來的亞裔名字來稱呼自己,向自己的「根源」致敬。此趨勢除了或與近年亞裔備受歧視和仇恨犯罪威脅有關,放棄英文名背後或許亦和全球化,以至亞洲在全球政治的影響力日漸提升不無關係。

然而,雖說這些人無懼轉用亞裔名字所帶來的「煩惱」,惟事實上亞裔名字在美國使用確實存在諸多困難和不便,從個人社交、校園生活、求職、做生意、身份證明等都可能受影響。更改名字的做法殊非一時之氣的簡單決定。

韓裔美國人Jason Han在賓夕法尼亞州醫院任職心臟外科醫生。他憶述自己童年時期,踏足美國24小時內便被迫改名的經歷。當年,年僅10歲的Jason剛由韓國到埗,不諳英語的他被鄰居問及名字,他膽怯的回答:「Ji Seung」。鄰居第一時間的反應是有點迷茫,但很快便以為是聽錯,並回應說:「哦,你的名字是Jason,很高興認識你。 」

那時,「Jason」一心想要融入新環境,故雖然明知對方搞錯了,都只好報以微笑和點頭,不好意思加以糾正。類似的情況其後在他身上發生過無數次,每次他都發現自我糾正較糾正別人來得容易。這個表面上看似是Jason的個人經歷,卻也是無數亞裔在美國的日常生活中皆面對的共同問題,與其每次勞心糾正,不如改個英文名字或簡化串法。

Jason的經歷對不少亞裔而言,絲毫並不陌生。(Getty)

非英文名預兆容易「被犧牲」?

加拿大華裔心理學者Doris Zhang近期的一項研究顯示,七成五受訪外國留學生表示自己的名字曾被錯誤發音,一半人則認為別人正確讀出自己的名字很重要,受訪者還普遍認為錯誤發音是不尊重的行為。報告指出,許多人認為名字是個人和文化身份的重要體現,也是代表了家庭之愛。

Doris Zhang解釋:「它(名字)與我們的身份緊密地融合在一起,故發音錯誤可能會被認為是一種歪曲,或是對我們個人身份的歧視,尤其是在少數族裔學生中。」這種情況想必也發生在美國亞裔身上,不論是土生土長的,還是新來到的移民。

亞裔名字的發音和使用,或對不少亞裔構成困難和煩惱。(Getty)

除正確發音外,亞裔名字的發音或許對美國白人來說「很奇特」,容易成為被嘲笑和玩弄的對象,如被改花名或模仿亞裔說話,對亞裔構成更大的傷害。另一個更大的現實問題是,許多美國人不清楚亞裔名字的組成,容易搞錯姓氏和名字,其中一些亞裔的名字可能有三、四個字,被錯誤稱呼的機會也就較大。假如錯誤出現在證書、官方文件上,對亞裔人士可能會造成非常大的麻煩和困擾。

此外,根據加拿大多倫多大學 2018年的一項調查發現,人們自然地傾向歧視少數族裔的名字,相反擁有英文名字,特別是典型英文名的移民人士,較大機會在危急的生死關頭得到幫助。研究針對白人受試者對擁有英文名的白人、有英文名的移民及有亞裔、穆斯林等少數族裔名字的移民,了解他們在不同的危急關頭會否向對方伸出援手。

亞裔名字意味他們更容易被別人犧牲?(Getty)

結果發現,在一個典型的「有軌電車難題」(trolley-problem)中,受試者在上述三組名字之中選擇一個犠牲對象時,結果顯示,傾向犧牲白人男子Mark和亞裔男子Mark的比率分別為68%和70%,惟當對象是一位名叫Xian的亞裔男子時,則有78%機會被人犧牲,明顯高於前兩者。

不過,多倫多大學心理學家Xian Zhao並不建議少數族裔將自己的名字英語化,來避免受歧視。他解釋:「這(改名)無疑是將促進平等的責任推給了少數族裔,而我們先前的研究也表明,將姓名英語化可能會對一個人的自我概念產生負面影響。」

亞裔美國人大多從事服務性行業的低下階層。(Getty)

受阻於無形高牆 恐陷入惡性循環?

在美國,縱使不乏富裕亞裔和中產亞裔專業人士,但同樣,也有不少亞裔從事的大都是洗衣舖、酒店旅館、按摩店等服務性行業。美國經濟學家Marianne Bertrand和Sendhil Mullainathan早在2003年便曾進行一項職場歧視研究,發現具有白人名字如Emily、Walsh等的求職者,所獲的面試回覆平均較黑人名字如Lakisha、Washington等多出50%。

2016年的另一項研究亦表明,亞裔在內的有色人種充分意識到了美國職場歧視性傾向,傾向通過掩蓋種族來抵消影響。報告表示31%黑人專業人士和40%亞裔專業人士曾「洗白」其履歷,包括採用較少少數種裔色彩的名字,或者是刪除一些能揭示種族身份的內容和經歷,如參與過種族相關的課外活動。可見,名字是美國職場的一道門檻,亞裔很可能處於先天劣勢,不利求職和晉升,甚至可能連做生意亦有所影響。

亞裔名字在美國職場構成先天的劣勢。(Getty)

今年3月,美國亞特蘭大地區三間按摩院連續發生槍擊案,造成八人死亡,包括六名亞裔女性。事件多少反映了亞裔在美國職場的求職困難,傾向從事較低下階層工作,曝露於種族歧視的機會也就更大,影響更深。

的確,自新冠肺炎疫情以來,美國亞裔是長期失業的大型宗族群之一,其中又以教育程度低落者受創的情況最嚴重。疫情至今,超過23萬間亞裔經營的公司企業倒閉,疫情嚴重衝擊酒店、餐廳、購物中心、美容院等亞裔主要從事的行業。可想而知,亞裔除了不能改變的膚色,原本名字也可能使他們在職場路上更難走,陷入種族不公的惡性循環。

亞特蘭大槍擊案,多少反映亞裔美國人所遭受的歧視,令他們陷入惡性循環。(Getty)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