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經濟大幅超越國有 朝鮮疫下卻迎24年來最大經濟危機?

撰文:羅保熙
出版:更新:

據韓國統一部最新的資料顯示,朝鮮私營經濟活動於過去五年進一步增加至37.6%,經已大幅超越出現下滑勢頭、跌至24.7%的國營經濟。然而,當地經濟自2017年開始出現負增長,去年糧食產量更跌到領導人金正恩執政以來最低水準。更何況,自新冠疫情以來處於鎖國狀態、加上國際制裁及天災夾擊,恐導致該國經濟陷入24年來的空前危機。這些問題相信亦將是周一(27日)揭幕的勞動黨第8屆四中全會其中一個焦點所在。

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朝鮮一直採取緊鎖國門的政策,無論是個人以至物資均無法自由進出;加上近年的國際制裁和天然災害,令該國經濟發展出現重大的困難,該國目前還面臨嚴重的糧食短缺問題。此外,當地醫療衛生設施落後,並拒絕進口新冠疫苗,恐讓疫情問題惡化,或進一步加劇經濟危機。

早於去年10月的勞動黨建黨75週年閱兵式上,金正恩已承認國家出現種種問題,包括沒有完成2016年宣布的目標,並稱過去五年是該國「史無前例、最為惡劣的困難疊加的時期」。

金正恩早於去年經已承認國家出現種種問題。(Getty)

其中,經濟問題無疑是眾多危機之一。據韓國銀行發布的朝鮮經濟資料顯示,當地去年的GDP倒退了4.5%,出口按年大跌68%至跌穿1億美元(7.8億港元)水平,而進口亦暴跌74%至7.7億美元(約60億港元),為1997年以來最差。對比2016年,朝鮮的出入口總額分別為28.2億美元(約220億港元)及37.1億美元(約289億港元),亦是近年的峰值。

在上述的出入口貿易中,未被制裁的手錶、假髮等商品,出口也分別暴跌86.3%及92.7%。這些出口商品貿易於2016年貢獻約21.9%的GDP,去年則急降至2.9%。而佔朝鮮經濟總量三分一的服務業則萎縮4.0%、佔經濟28%的工業下降5.9%,農林漁業亦下降7.6%。

首爾北韓問題觀察家William Brown指出,除上述問題外,疫情也導致朝鮮貨幣匯率和食品價格大幅波動。有脫北者亦報告指出,當地食品價格暴漲3至10倍,令經濟進一步受挫。此外,朝鮮的經濟管理或同樣出現問題,由於紙張和特殊油墨進口暫停,當地央行甚至連印製錢幣也面臨困難,現時只能使用當地生產的紙張印製名為「錢票」的臨時貨幣。

朝鮮的經濟危機恐帶來更大的政治影響。(Getty)

首爾大學專門研究朝鮮問題的經濟學教授金炳緣估計,朝鮮經濟或於2017至20年間萎縮20%。他認為經濟衰退可能會帶來更大的政治影響,因為人民現在擁有比90年代更多的經濟利益和知識,他們又會私下進行貿易、走私及其他活動等。

旅業、朝鮮餐廳同遇挫 中朝貿易也受限 

朝鮮經濟出現問題,除了國際制裁和天災外,很大程度源於新冠疫情。當地經濟近年部份依靠每年數以十萬的外國旅客,在疫情之前有多達九成以上的遊客來自中國。這是由於金正恩自2014年起開始大力發展旅遊業,尤其是在聯合國於2016年對該國實施連續的制裁之後,旅遊業成了朝鮮為數不多的不受制裁影響的外部收入來源。

據長期研究朝鮮半島問題的網站38north.org估算,旅遊收入在此疫情前五年間大增400%。總部設於美國的《朝鮮新聞》(NK NEWS)估計,2019年到訪當地的遊客有35萬,為該國帶來1.75億美元(約13.65億港元)收入,人均消費達500美金(約3,899港元)。另外,全球開設的朝鮮餐廳於疫情下的經營同時出現困難,也令該國失去了一個重要的外匯收入來源。

中國旅客是朝鮮疫情前的重要收入來源,圖為中國丹東地區。(Getty)

另一方面,對朝鮮相當重要的中朝貿易,雖說未有因朝鮮鎖國而徹底中斷,唯也受到嚴重影響。據中國海關的數據,去年中朝貿易額為3.79億人民幣(約4.64億港元),其中大部分為中國出口到朝鮮的商品,這個數額相當於2019年中朝貿易額的五分一。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國際政治系副教授成曉河指出:「中國和朝鮮貿易的這個口子正在逐步打開。朝鮮在對外貿易和經濟交往方面,方向已經很明顯,無非就是速度的快慢,步伐的大小。」他又認為目前該國這種嚴控支持不下去,疫情的管控將會放鬆。

可惜,相信這方面的步伐或會受到新一波Omicron疫情所影響。據韓聯社12月中的報道,中朝當局決定於明年春節假期以前不恢復鐵路貿易往來。這除了或因內地黑龍江、遼寧等鄰近朝鮮的地區疫情再次升溫外,或也與明年初的北京冬奧不無關係,中方並不急於在此之前重啟對朝貿易。

朝鮮或在明年東奧前難以恢復對中貿易。(Getty)

擺脫危機還看中俄?

適逢今年是金正恩執掌權力的十周年,這位朝鮮領導人相信將在明年將重點放在經濟改革之上,正如他12月初於主持勞動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會議時警告說,「2022年提振經濟將有『非常龐大規模鬥爭』」。

面對朝鮮當前的困境,難怪金正恩近日出席活動時顯得面容憔悴、一夕衰老,引發外界的關注。而這位朝鮮領導人則似乎有意將責任轉嫁至一批政府精英官員身上。今年7月,他將一批官員降職,又對技術派官員提出批評。他還在月底的一次政治局會議中警告,國家的疫情十分嚴重。他當時嚴厲批評了技術派官員「陳舊的思維方式」,並威脅稱將以「時刻準備著盡忠的人」取代他們。

布魯塞爾管理學院(Brussels School of Governance)朝鮮問題專家Ramon Pacheco Pardo表示:「過去一段時間以來,金正恩一直在傳遞一種信號,即這個國家並不是他一個人在領導,而是由一群人在負責。但部份人的工作做得不夠好,故現在他要追責。」

中俄近期呼籲解除對北韓的制裁。(Getty)

目前,要解決朝鮮經濟危機最大的希望可能落在其他國家的支援上。今年7月,美國副國務卿舍曼(Wendy Sherman)曾表示,她對朝鮮國民自疫情以來面臨的糧食危機和困難表示同情,並呼籲朝方盡快重回核談判。上月,中國和俄羅斯亦向聯合國安理會提交一份聯合決議草案,呼籲結束對朝鮮的一系列經濟制裁。中俄希望解除的制裁措施,包括禁止朝鮮公民在海外工作並將收入匯回國內,出口海產品和紡織品,以及取消對精煉石油進口的限制。

中俄草案還呼籲聯合國所有成員國加緊努力提供人道主義援助,「包括但不限於食品、化肥和醫療用品」,並向朝鮮提供抗擊疫情、改善民生和發展經濟所需的貨物、材料、技術和金融服務等。這份決議草案是在中俄兩國於2019年提出的一項決議草案的基礎上做出的,當時因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反對,故當年的決議草案從未正式提交安理會表決。

刻下,最有利朝鮮經濟也最為現實的,也許是盡快重開與中國和俄羅斯的邊境,以恢復與兩國的雙邊貿易往來。在周一(27日)揭幕的勞動黨第8屆四中全會,因應今年為實施國家經濟發展五年計畫的頭一年,會議將評估首年計畫實施成果,尤其今年是金正恩上台執政滿十周年,可能會對外釋出包括經濟改革、外交國防等相關訊息,相信金正恩在會議上將向外界發出何種訊息,備受各方關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