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航MU5735空難|曙光初現的波音恐再陷入新危機?

撰文:羅保熙
出版:更新:

中國東方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800客機於周一(21日),從昆明飛往廣州時於廣西上空墜毀,全機132人恐怕罹難,事故原因尚待調查,目前東航已停飛所有737客機。事件或許嚴重打亂波音在中國這個龐大市場的經營步伐,讓這間早已深陷新冠疫情泥沼的航空巨擘陷入新一波危機。

作為全球最大航天航空器製造商的波音公司,原本經歷737 MAX停飛一年多及兩年的新冠疫情,早已遭逢無情打擊,不僅因疫情令許多客機停飛,加上世界各地紛紛實施旅行限制,影響尤其嚴重,因停飛的客機毋須維修或更換零部件。這讓此一擁有逾16萬員工的企業儼如步入航空業「寒冬」,不單因眾多訂單遭取消而虧損連連,又宣布裁員減產削規模,還暫停設計新款飛機。去年最後一季,波音又因787夢幻客機交付延誤,導致該公司該季度出現42億美元(約329億港元)虧損。

隨着去年全球航空旅遊逐步回暖,波音銷量迎來自2018年以來最好的一年,凈訂單量為535架。市場更於去年9月已上調波音長期航空需求的預測,並看好該公司未來20年的成長前景。波音亦預計未來20年將交付43,610商用飛機,價值約7.2萬億美元(約56萬億港元),較前一年同期的43,110架增加500架飛機。

本月15日,美國政府經過多次尋求中方批准波音737MAX客機復飛後,一架波音737MAX最終飛往在中國的完工中心,意味該機款在中國停飛三年後朝恢復商業航行邁向重要一步。可是,這次空難再讓波音受挫。

圖為3月21日,廣西空難以外現場,可見737墜毀後斷裂的機翼。(AP)

不過,東方航空公司的是次空難,調查人員可能需要長達數月的時間,才能確定飛機墜毀的原因。而調查結果可能會為波音公司帶來重大的影響,空難事故或增加該公司日後重新進行監管審查的可能性。金融分析公司Melius Research常務董事Rob Spingarn表示:「了解這一事件的實際情況非常重要,因為涉及到信譽問題,我認為投資界將在信息公布前一定程度暫停對波音的投資活動。」

中國作為波音的大客戶,擁有最大型的737-800機隊,接近1200架。去年波音估計,中國的商用飛機數量在2040年前會倍增,意味中國的航空公司將要多訂8,700架飛機,總值1.47萬億美元(約11.51萬億港元),惟現時面對新的安全憂慮,加上中美關係帶來的隱憂和空中巴士的競爭,波音如今想搶佔市場絲亳不易。更何況,波音另一旗艦機787夢幻客機,亦因各種生產問題,屢次要延期交付,都窒礙波音公司重建信任和聲譽。

中國作為波音的大客戶,擁有最大型的737-800機隊。(Getty)

空難過去曾「擊沉」737業務

其實早在疫情之前,波音已經備受空難的打擊,其王牌新款客機737 MAX於2018及2019年分別涉及兩宗合共造成346人死亡的空難。該系列客機隨後於2019年3月被禁飛,再於2020年1月起停產,直至2020年11月才正式獲美國聯邦航空總署(FAA)批准復飛。集團因應737 MAX停產拉高整體成本,以及預期要為737 MAX禁飛付出合共186億美元(約1,440億港元)代價,故於2019年底宣布辭退時任行政總裁米倫伯格(Dennis Muilenburg)。

空難還導致及後監管機構的批評、多宗訴訟,以及數十億美元的罰款和訂單損失。美國在2020年底批准737 MAX復飛,要求波音對飛機進行部份改動。其他國家也隨之做出類似批准,惟中國監管部門直到去年12月初才發布737 MAX適航指令。

737MAX遇難者家屬於2020年6月美國商業、科學和運輸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展示標語。(AP)

飛機製造業務一般為波音貢獻約六成經營收入,其中以737機型最受歡迎,系列專為中短途航線設計窄體機,737 MAX正是此系列的第四代機種。截至今年2月,該系列累積訂單高達4,398架,總值約6,607億美元(約51,718億港元),然而去年只交付375架機的245架。波音其餘主要訂單為787遠程中型客機,2020年有520架訂單,另一款遠程廣體飛機777X,同年也有380架訂單。

由於飛機交付量和零件銷售下跌,加上工廠暫時停產的影響、737 MAX停飛及新冠疫情的多重打擊,波音去年第四季實現收入147.9億美元(約1,158億港元),同比下降 3%,不如外界的一致預期。業界估計該公司將於今年交付超過 560 架 737 MAX,本來有望帶來起色。

737MAX曾經歷長達20個月的停飛。(Getty)

大到不能倒的美國象徵

波音創立於1916年,貴為全球最大商用飛機製造商,亦是全美第二大軍備供應商,生產戰機以至太空設備,加上全球售後服務,為該公司組成三大重要業務。該公司全球員工約16萬人,單是西雅圖地區便有7萬人,還有超過17,000家供應商。公司是美國最大出口商、主要的國防承包商,可說與美國政府及國家經濟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由於波音在疫情初期曾錄得零訂單,令本已負債411億美元(約3,181億港元)的波音無可避免拉響警報,此前請求美國政府緊急援助600億美元(逾4,644億港元),以維持公司的開銷及應付萬多間供應商的賬款。

波音近年危機不斷。(Getty)

如果沒有這筆資金,美國整個航空製造業可能瓦解,因此美國政府必須力保這家創造250萬個相關就業機會、同時也是美國製造業象徵的公司。美國前任總統特朗普於2020年3月中明確表明:「我們必須保護波音公司。」然而,美國政府其後要求以公司股權交換援助,卻遭到波音公司拒絕。

波音當前陷入的危機,實際上暴露了美國經濟的結構性問題,甚至是新自由主義下的深層矛盾。歸根究柢,美國企業「股東至上」的經營目標,以及波音作為美國製造業的壟斷地位,才是讓波音隕落的主因。波音多年來是全球民航製造業的壟斷者,因為在空巴出現前長年沒有競爭對手,而且受到美國政府及五角大樓的保護而變得傲慢。

其中,波音於2014年開始將逾九成經營現金流用於現金股息分紅與股票回購,相關的金額從2013年的29.01億美元(約224億港元)迅速攀升到2018年的90億美元(約696億港元),導致公司股價暴漲和高層漲薪。

787夢幻客機各種生產問題,屢次要延期交付,經已窒礙波音重建信任和聲譽。(Getty)

此外,波音推出的新機款寥寥可數,研發項目卻不斷推遲,研發投資在過去六年只有股票回購規模的三成。直到競爭對手空巴的崛起,波音才意識到危機。

波音業務的好壞足以左右美國整個經濟,因飛機屬價格高昂的物品,動輒以億美元計,同時是大幅減少中美貿易逆差的關鍵。因此,外界當時已普遍預期時任特朗普政府不會對波音置之不理,定必出手相救。

縱使目前疫情對航空業的影響尚未完全退卻,但兩大飛機製造商均已表示,對航空客運量將恢復長期增長抱持樂觀態度,只是未知這一刻何時到來。波音行政總裁卡爾霍恩(David Calhoun)稱,「我們相信這行業將會復蘇」,預料各國政府對航空業的支持和努力會為整個航空業提供至關重要的支撐。

可是,東航日前的空難事故,難免會為波音的復甦之路再添一層迷霧。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