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法球壇新星 麥巴比出身巴黎九反之地 球探揀蟀熱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法國周日(16日)舉國盡情狂歡,慶祝捧走世界盃。其中年僅19歲、為法國隊射入最後一球,協助最終以4比2擊敗克羅地亞的前鋒麥巴比(Kylian Mbappé)更加一時風頭無兩,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也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麥巴比是繼巴西「球王」比利(Pelé )之後,史上第2位打入世界盃決賽入波的青年。他順理成章當選今屆世界盃最佳青年球員。這位新人王技驚四座,但跟很多球星出身一樣,他來自巴黎東北部窮人聚居地區,近年更被指是恐怖分子的搖籃。

麥巴比協助法國捧走世界盃,有份出席觀賽的總統馬克龍親吻他的額頭,對他的努力表達謝意。(美聯社)

法國捧走2018世界盃,舉國上街慶祝(路透社)

球壇新貴 出身藏污納垢之地

麥巴比在巴黎東北部邦迪(Bondy)鎮成長,位於塞納—聖但尼省(Seine-Saint-Denis)。《每日電訊報》指出,這個省一直是法國最高移民比例的地方,佔整體人口兩成,可能多達40萬人。區內社會、經濟及治安條件非常惡劣,28%人口活在貧窮線之下。

麥巴比亦是來自移民家庭,他爸爸來自喀麥隆(Cameroon),媽媽來自阿爾及利亞(Algeria)。他們所住的邦迪鎮,跟其他巴黎郊區一樣,儘管跟繁華的首都巴黎市相隔不遠,一程短短火車路程即能抵達,但在本地人眼中,這些移民聚居地往往被視為絕望、罪惡叢生的「蠻夷之地」。這亦是令總統馬克龍十分頭痛的社會難題。

巴黎邦迪區是不少新移民落腳地,來自東歐的吉普賽人也在此地聚居。圖為2011年3月30日政府派員到邦迪區一個吉普賽營地驅走居民。他們此前已在此定居數年。(視覺中國)

麥巴比來自的邦迪區,教育及社區資源不足,也能孕育不少有潛力的未來球壇新星。他的故事證明,人想改變命運,個人努力必不可少。圖為2014年區內一所學校校園內,兩名學生在玩耍。(視覺中國)

球探必到 「狩獵」明日之星

但這麼一個令人敬而遠之的地方,卻孕育出不少出色的運動員,麥巴比不是唯一。先不說麥巴比舉家都是運動員,包括其父母及兩名兄弟,《紐約時報》指出,今屆法國足球隊23名球員,至少8人來自巴黎郊區。

事實上巴黎郊區一帶一向是栽培足球明星的沃土,不少大球會都會派人來這裏發掘新星。除了麥巴比效力的巴黎聖日耳門之外,法甲球會里昂、馬賽,甚至英格蘭足球超级聯賽球會都經常派人前來「搶人」。「球探」比多(Matthieu Bideau)明言,簽約要趁早,「我們現在會在他們更年幼的時候簽他們。因為太大競爭了,如果我們不讓他們簽約,其他人就會搶走他們。」麥巴比正是一例。

以麥巴比為例,他幼時已跟爸爸到AS Bondy球會學踢足球。他12歲開始到法國足球青訓基地克萊楓丹(Clairefontaine)受訓,14歲簽約摩納哥職業球會。來到2018年,他更加以高達1.8億歐元轉會費,加盟巴黎聖日耳門,成為史上最高身價的青年球員。

麥巴比2018年以高達1.8億歐羅轉會費加盟巴黎聖日耳門,成為史上最過身價的青年球員。(美聯社)

球場內外 麥巴比品學兼優

有教練指出,在大巴黎地區,人口多達1200萬人,「幾乎是一個國家,人口比比利時還要多,是一個大漁池。」這個漁池催生出近3萬名教練、23.5萬名登記球員,超過3分一球員是18歲以下。

在當地,足球不僅是運動或將來的謀生工具。麥巴比的前教練里卡爾迪(Riccardi)指出,足球更加是這班來自弱勢家庭的小孩,學習人生正確價值觀的地方。「 準時、禮貌、公平競爭、權威、尊重球衣」。正如19歲的麥巴比,他出名的不單是其出色球技,更加是他的成熟、智慧和禮貌周周。他曾獲邀到愛麗舍宮,與馬克龍一起討​​論在少數族裔社區推廣體育運動。里卡爾迪稱讚這名昔日門生,「在球場內外表現都很好」。

無疑,麥巴比一舉成名,令本來臭名昭著的巴黎郊區一下子受到注目,亦再次曝露出當地藏不住的社會問題。馬克龍5月宣布多項改善措施,包括向貧窮地區的14至15歲少年,提供共3萬份私營及公營實習職位。不過措施沒提及撥款,被反對派批評口惠而實不至。

今場世界盃出現一段小插曲,俄羅斯反政府行為藝術團體Pussy Riot在球賽舉行期間衝入球場示威,其中一名示威者與麥巴比擊掌。不少人讚賞麥巴比與示威者的互動。(美聯社)

麥巴比出名的不單是其出色球技,更加是他的成熟、智慧和禮貌。(美聯社)

(綜合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