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la】牽手天生愛情狂的是靈感女神 還是拖累公司禍水紅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漫威(Marvel)中的鐵甲奇俠(Iron Man)生來就是花花公子,但與小辣椒(Pepper)分開後仍念念不忘,後來決定復合。畢竟人心底裏也嚮往有伴可依靠終生。

被稱為現實版的「鐵甲奇俠」、Tesla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的感情生活也如是。馬斯克經歷過兩段婚姻,與前妻離離合合,甚至為逝去感情哀怨嘆息,並明言沒有愛情的自己並不會感到快樂。自2018年春季起與他交往的加拿大電音流行才女Grimes,會是馬斯克和Tesla的「救贖」嗎?

失戀後「鋼鐵屹立茫茫戰地」

「我剛剛與女朋友分手。我真的很愛她,分手讓我很受傷。」馬斯克與前任女朋友安芭赫德(Amber Heard)因二人工作忙碌分開後,他接受訪問時如此說。

「分開簡單抹去往事極難」,馬斯克跟普通人一樣,會因為失戀而痛苦。但當時正值籌備推出Model 3的最後階段,身為Tesla行政總裁,馬斯克即使痛不欲生,也只好硬着頭皮撐下去。

「大部分時間我都過得十分病態。我要不斷做好心理準備:喝幾罐紅牛(Red Bull)、與積極的人相處,然後向自己說:『這些人都依賴着我。好吧,來吧!』」馬斯克如此憶述那段行屍走肉的時光。即將他裝作堅強,心卻狠狠的哭着,可謂「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馬斯克與前度安芭赫德(Amber Heard)分手時,正值推出Model 3的最後階段。失去愛人的他,只好強迫自己寄情工作。(視覺中國)

我不願自己一個人

自古以來,人的感情都是最難解釋的事,沒有一套愛的「必勝」方程式,也沒有人能擔保一對愛侶能一直走到生命的盡頭。馬斯克卻可能是「一生一世」的信徒,渴望細水長流的愛情:「如果我沒有愛情,沒有長期伴侶,我不會感到快樂。」

在偌大的豪宅內空無一人,縱有值得慶賀的事,都沒有人一同分享;一覺醒來頭一偏,卻沒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臉——馬斯克很明白這種孤獨的痛苦,甚至指無法忍受獨自入睡的日子。「我永遠不想獨自一人。」他在小時候就已經渴望有人陪伴,渴望有人將自己從孤獨中拯救出來。一個人在人海浮沉,是他最不希望體會的事。

馬斯克與第二任妻子賴利(Talulah Riley)分開又再復合,最終也未能修成正果。(視覺中國)

一再錯愛 分開復合再分開

馬斯克在情路上跌跌碰碰,至今仍未找到那位能夠每夜讓他安穩入睡的枕邊人。馬斯克在大學時代遇上第一任妻子、加拿大作家賈絲廷(Justine Musk)。他們在2000年結婚,8年後卻宣布離婚。

馬斯克後來遇上英國演員賴利(Talulah Riley)。二人2010年步入婚禮殿堂,2012年離異。2013年二人再次結婚,但最終仍未能修成正果,相隔3年後於2016年第二次離婚。

馬斯克如今戀上加拿大電音流行才女Grimes,但外界認為Grimes是「紅顏禍水」,對Tesla有百害而無一利。(視覺中國)

新女友被指「紅顏禍水」

馬斯克最近的女朋友、加拿大電音流行才女Grimes又會是他的「真命天女」嗎?姑勿論他們能否白頭到老,Grimes卻已遭外界形容為「禍水」,認為她是害得Tesla股價插水的元凶。

在2018年的Met Gala,馬斯克攜同Grimes一起出席。當時,投資評價網站Seeking Alpha的評論員已指出,在公司水深火熱之時,Grimes的出現使馬斯克分神,不再將精力放在生產Model 3上。有投資者更言,馬斯克對女人毫無還擊之力,這甚至會成為決定Tesla未來命運的重要因素。

馬斯克似乎在情場和職場也未能算是真正腳踏實地。他與她2018年8月在社交媒體上取消「追蹤」對方,引起外界揣測二人已分手,但10月又被傳復合。另一邊廂,Tesla股價曾一度如坐過山車、2018年7月的推文稱將公司私有化又引起波動,此後又有傳聞指股東有意踢走馬斯克,另覓獨立董事局主席。

《華爾街雜誌》2019年3月20日發布的訪問中,Grimes「認愛」馬斯克,更稱他是「超級有趣的、『抵死』的人。」馬斯克也在一封給該雜誌寫的電郵示愛。隨着她2019年1月在Twitter上「洩蜜」、被人發現她與馬斯克同日抵達中國,有照片顯示兩人在同一餐廳用膳,還有她不止一次在推文為馬斯克辯護。這段讓人霧裏看花的感情,似乎有穩定下來的跡象,但她到底會不會是陪馬斯克走到最後的「靈感女神」,她能否令Tesla的掌舵人在愛情的滋潤中全力打拚?相信只能留待時間去證明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