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選區劃界龍門任擺 什麼是「傑利蠑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11月6日舉行中期選舉,民主黨在眾議院必須增加23席,才能取得控制權,但他們卻受制於不公平的選區劃界;太平洋另一邊的香港,政府也被質疑透過更改選區劃界,試圖改變2019年區議會選舉形勢。

香港與美國民主體制不盡相同,但兩地「民主黨」均稱議席受「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劃界威脅,究竟這隻「神獸」如何影響選舉?

美國中期選舉的重要戰局,是聯邦眾議院435個席位全部重選。當地多個民調認為民主黨能夠多取23個議席,重奪失落8年的眾議院控制權,惟當下選區劃分的「傑利蠑螈」情況仍對共和黨有利,民主黨這一戰並不如想象中容易。

美國中期選舉:美國11月6日舉行中期選舉,總統特朗普及前總統奧巴馬分別四出為共和黨及民主黨拉票。(路透社)

甚麼是「傑利蠑螈」?

「傑利蠑螈」是美國政治術語,意指政權在選區劃界時會考慮支持者分布,刻意劃分不合理的選區來控制選舉。

政權在重劃選區時會打散對手的選民,令他們由大多數變成各選區的少數,最後親政府的黨派或候選人就能以較少支持者贏得更多議席。這有助政黨扶植或保持勢力,但亦會令選舉未能反映當地民意。

最早被指控操縱選區劃界的人是前美國麻省州長、屬民主共和黨(Democratic-Republican Party)的傑利(Elbridge Thomas Gerry)。他在1812年成立法案將麻省州議會選區重劃,讓對家的票源集中在少數選區,以保障民主共和黨候選人不成比例地贏得更多議席。

其中一區被重劃後,形狀畸型得似蠑螈(salamander),故被政敵稱為「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

中期選舉:「蠑螈」從生物變成美國政治術語的一部分,「傑利蠑螈」意指政權在選區劃界時會考慮支持者分布,刻意劃分不合理的選區來控制選舉,選區被重劃後形狀會畸型得似蠑螈。

傑利蠑螈能以少勝多

美國每十年舉行一次大型人口普查,各州議會或州政府會以普查結果為依歸,進行十年一度的選區劃界,這意味控制州政府就能藉選區劃界的機會,創建有利自己陣營的眾議院選舉選區,影響往後十年形勢。

最近一次的人口普查在2010年,共和黨當年在中期選舉大獲全勝,成功奪取眾議院及29個州的執政權。他們亦把握選區重新劃界的機會,劃出有利共和黨往後選情的地圖。這讓共和黨多年來在眾議院均取得成功,當中2012年眾議院選舉,共和黨在民主黨取得極高票數下仍獲得過半席位。

香港的選區地圖並非由各自為政的地區議會決定,而是由非普選產生的特區政府話事。這些選區劃界直接影響單議席單票制的區議會選舉,所以不時引起爭議。泛民多次質疑政府借「傑利蠑螈」作政治打壓,不過這個講法很難有證據證實,而建制派亦指有受重新劃界影響。

中期選舉:「傑利蠑螈」是美國政黨慣用的政治伎倆,政權會在重劃選區時打散對手的選民,令他們由大多數變成各選區的少數。(路透社)

共和黨多條傑利蠑螈守江山

無黨派非牟利組織布倫南司法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年初報告顯示,至少有6個州存在共和黨的「傑利蠑螈」,相信該黨至少有16個議席受惠於偏頗的議會地圖。

2010年中期選舉,共和黨40年來首次主導威斯康辛州(Wisconsin),州長沃克(Scott Walker)隨即大刀闊斧,請來私人律師在秘密「地圖房」指導及商議劃界事宜,並按照區內種族數據,重新劃出有利共和黨的選區劃分地圖。這令共和黨從州議會到眾議院都能「以寡擊眾」,有民主黨支持者更形容,自己的聲音自此仿佛再也不被聽見。

中期選舉:威斯康辛州州長沃克2010年當選,他負責2011年的選區重劃工作。(路透社)

傑利蠑螈跣腳​ 賓州選區再重劃

民主黨當然不會坐以待斃,白白看着議席斷送對家。2017年起有多宗針對共和黨「傑利蠑螈」的訴訟,當中包括威斯康辛州、馬利蘭州(Maryland)及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但最後只有搖擺州分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的選區地圖獲判需要重劃。

民間組織美國女性選民聯盟(League of Women Voters of the United States)2017年入稟,指共和黨在2011年秘密設計賓夕法尼亞州選區地圖,將支持民主黨的選民集中劃分在18個選區中的5個區域,以助共和黨在其他選區取得議席。最後法院裁定共和黨選區劃分地圖違憲,並在2018年2月21日頒布該州的投票選區重劃地圖,惟其餘的「傑利蠑螈」案都被美國最高法院以不宜干涉州政府事務為由暫緩重劃。

目前共和黨在賓州的18個國會議席中佔13席;分析相信在最新一次選區重劃後,兩黨或將平分秋色。惟民主黨需要23個議席才可以重奪眾議院話事權,減去預期賓州多得的4至5個議席,他們仍至少有19個席位需要多加努力。

中期選舉:近年美國選舉,候選人都會投放更多資源到搖擺州份賓夕法尼亞州拉票;圖為2016年特朗普於當地的支持者。(路透社)

沒有誰比誰高尚

民主黨人現在痛斥深受「傑利蠑螈」困擾,不過「當你用一根手指來指責別人時,別忘了另外三根指着自己」。回一回帶,民主黨人其實才是應用「傑利蠑螈」的專家,這一點加州人很清楚。民主黨布朗(Jerry Brown)在1981年重劃加州選區,這個劃界甚至成為日後全國選區劃分的參考。

這證明利益當前,利用「傑利蠑螈」漏洞極大化己方利益似乎是誰都會做的「壞事」。當然,他們的對家亦一定會輸打贏要,指控劃界不公平。

中期選舉:現任加州州長、80歲的民主黨人布朗(Jerry Brown)在美國政壇打滾多年,他曾兩度出任加州州長,並在首任任期內曾負責重劃州議會及國會選區,成功令加州多年來為民主黨地頭。(VCG)

對付傑利蠑螈還看選民

選區劃界要考慮區內人口、顧及社區獨特性及維持地方聯繫等因素,所以就算告上法庭,法官亦難以分辨被告在劃界時的真正意圖;「支持率與議席大大不成比例」可能是「傑利蠑螈」存在的其中一個具體證明,惟這需要在選舉後才能求證,屆時得益一方已「過咗海就係神仙」。

對於美國及本港的「傑利蠑螈」,大家可以持續留意這隻「神獸」如何影響選舉;另一方面,選舉結果包含很多原因,若政黨僅將失敗歸究「傑利蠑螈」,這未免太過武斷及自負。

不少人都將「討厭政治」掛在口邊,以為幾年一次參與投票就能改變社會現況。但事實證明人民選出來的政客不一定有所作為,高喊「守住關鍵一席」最終出賣選民的大有人在、只為月薪九萬六的人亦比比皆是。

要避免自己的聲音及意見被埋沒、阻止「傑利蠑螈」這些伎倆,無論除了訴諸法律,或許大家是時候更主動參與政治、投票,自己的幸福由自己守護。

想全面了解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報道及分析,請即按此瀏覽最新消息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