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陰謀論】美國陰謀論KOL 瓊斯憑什麼走紅全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政治陰謀論籠罩美國政壇,包括這次中期選舉,一些陰謀論家公然為各地參選人站台。近代的美國陰謀論「鼻祖」瓊斯(Alex Jones)中期選舉期間亦默默發功,圖以極右聲音左右這場選舉。到底他是何方神聖?(此為《世界陰謀論》專題報道之三)

現年44歲的瓊斯出生於傳統共和黨「票倉」德州的商業重鎮達拉斯(Dallas)。高中畢業後,他曾就讀奧斯汀社區學院(Austin Community College),不過很快便中途退學,開始他的陰謀論演說家生涯。

瓊斯嶄露頭角的地方,是在奧斯汀的本地電台擔任節目主持,透過大氣電波向聽眾宣揚陰謀論。瓊斯曾向別人回想起,小時候他讀了一本名為《None Dare Call it Conspiracy》(沒有人敢稱這是陰謀論)的反猶太主義陰謀論書籍,自此便對世界各式各樣的陰謀論產生強烈興趣。該書作者是活躍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政壇的保守派作家及陰謀論家加里亞倫(Gary Allen)。

瓊斯推介《None Dare Call it Conspiracy》是「理解新世界秩序的入門級讀物」。(網上圖片)

書中內容提到一夥由共產主義信仰者、銀行家組成的強大集團,試圖建立一個全球性的奴隸社會。這正正與瓊斯後來逐漸建立的陰謀論世界觀不謀而合:彼此同樣相信世界是由一個極少數菁英所組成的極權集團所操縱。瓊斯形容,《None Dare Call it Conspiracy》是「理解新世界秩序的入門級讀物」。

瓊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開始,將近代美國的歷史性事件,連繫到他擅長賴以煽動民心的政治陰謀論,當中大多是涉及死傷的災難事件,包括1993年震驚全美的韋科慘案(Waco Siege)和1995年的俄克拉荷馬城炸彈襲擊案,指控這些事件背後另有內情。

1993年的韋科慘案造成大約80名大衛教教徒死亡,震驚全美。有陰謀論者認為美國政府應該為慘案負責。(VCG)

網絡「栽培」極右巨人

瓊斯的「經典之作」當屬2001年的「九一一」恐襲陰謀論。「九一一」過後,瓊斯開始在電台散播有關事件的陰謀論。他認為,整個襲擊事件是由美國政府在背後策劃、自編自導的一場陰謀,目的旨在激發美國民眾對於中東恐怖主義的恐慌情緒。由於瓊斯的節目會經過全國聯播網發送到超過100個電台廣播,因此不少電台選擇將瓊斯講述有關「九一一」陰謀論的節目暫停播送。可是,瓊斯的論點亦廣為右翼網民推崇,他從此被認為是「九一一」陰謀論的主要推手之一。

美國近代陰謀論事件時序線。(香港01)

2006年,瓊斯計劃前往加拿大渥太華(Ottawa)報道在當地舉行的畢德堡會議。畢德堡會議是政治陰謀論滋生的溫床,因為它不讓各地的傳媒採訪會議進行過程及與會者的談論內容,因此被陰謀論者視為世界菁英密謀控制全球秩序的秘密會議。當年,瓊斯甫抵渥太華機場,即被加拿大警方截停扣押,收起護照和攝影器材,瓊斯被問話四小時後才被允許進入加拿大。他事後形容加拿大彷彿是一個「警察國家」(police state)。

2013年的畢德堡會議選址英國城市屈福特(Watford)舉行,會議期間,瓊斯更在會場外向2,000名示威者發表長達一小時的演說,聲援反對畢德堡會議的示威大軍。

2016年的畢德堡會議在德國德累斯頓舉行。場外有示威者舉標語抗議。(VCG)

隨着網絡自主化,瓊斯除了在德州奧斯汀主持電台節目,亦通過網絡平台大力打造其「陰謀論王國」。他於1999年所創辦的InfoWars網站以他主持的評論節目作為王牌,月均瀏覽量過以千萬,比《經濟學人》及《新聞周刊》等主流傳媒更高。在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大型社交平台,瓊斯的追隨者更數以百萬計,堪稱美國陰謀論界中的頭號「KOL」(關鍵意見領袖)。

極右勢力非邊緣社群

瓊斯對於美國主流政治的影響力,並不亞於一般民主共和兩黨的政治人物。上一屆美國總統選舉,瓊斯跟特朗普顯然站在同一陣線。2015年12月,當時仍是總統候選人的特朗普出席瓊斯的網台節目時,公開讚揚瓊斯:「你擁有美妙的名聲,我不會令你失望的。」

瓊斯對特朗普的選情也充滿信心,他在節目上指出,其九成聽眾都支持特朗普當選總統。瓊斯亦穿梭不同州份,在多場特朗普的造勢大會中向支持者發表講話,其右翼激進的言論得到不少共和黨保守派人士的認同。

InfoWars是美國國內的極右保守言論承載平台,支持者眾。他們亦非傳統媒體口中的「邊緣群體」。(VCG)

今年8月起,各大社交媒體採取了一連串舉動,希望禁絕瓊斯的言論。然而,科網巨頭的封殺並不等於瓊斯的言論力量會被削弱。InfoWars被封殺的消息傳出之後,反而成為Google Play商店的程式搜尋趨勢第一名。網絡流量數據分析網站指出,InfoWars的瀏覽次數並沒有因社交平台的封殺而出現下滑迹象。由此可見,瓊斯擁有的支持者根基相當堅固,某程度亦反映出美國極右勢力絕對不是美國主流媒體所形容的「邊緣群體」。

主流社交媒體的封殺,代表瓊斯失去支配公共話語權的力量。不過,有研究美國極端網絡言論的學者認為,雖然瓊斯的影響力好像開始沒落,但極端思想總會以不能預料的方式重新萌芽。

哈佛大學互聯網與社會研究中心的研究員Jonas Kaiser補充道:「明顯地,我們不能估計瓊斯未來的走向如何……但一向追隨他的支持者會繼續追隨他。」

科網巨頭成言論裁判官?

科網巨頭紛紛以極端言論為由,使瓊斯失去主流媒體的主動發言權,不過卻引起社會對於言論自由的反思。自由派及左翼媒體固然以瓊斯過去的極端言論,對社會所造成的惡性影響作為論據。相反,國內右翼保守派人士則極力捍衛瓊斯。除了網絡輿論,傳統政治人物亦有表態支持。7月,封殺風波之始,Facebook率先向瓊斯的帳號發出臨時禁令,維持30天。德州聯邦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隨即在Twitter發表文章,反對Facebook的做法,「是什麼讓Facebook成為政治言論的裁判官?言論自由是包括了你所持不同意的觀點。」

德州聯邦參議員克魯茲兩年前曾與特朗普打對台,競逐成為共和黨內的總統候選人。(路透社)

有趣的是,克魯茲其實亦是瓊斯的陰謀論受害者。兩年前共和黨黨內初選期間,瓊斯曾指控當時是候選人的克魯茲,其父親與被公認是前總統甘迺迪遇刺案的兇手奧斯華(Lee Harvey Oswald)有過聯繫,從而批評克魯茲不是一個值得信任的總統人選。

克魯茲這次「不計前嫌」為瓊斯出頭,是否跟從共和黨黨內保守派人士達成政治共識,抑或是他的個人觀點,實在難以猜度。

不過,這至少反映出共和黨部分黨員,對於瓊斯一直提倡的陰謀論議政思維,仍是相當受落。為了平衡網絡媒體的政治光譜,「保住」瓊斯等極右聲音,是否共和黨穩定國內右翼保守派票源的策略方向,則有待觀察。

可以想像的是,瓊斯未來怎樣繼續延續其陰謀論事業,將會影響美國政治與陰謀論議政的共生形態。

44歲的瓊斯,他的陰謀論之路會怎樣走下去?(VCG)

上文節錄自第136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1月5日)《真作假時假亦真 陰謀論者圖建新世界秩序》。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系列相關文章: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