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探世界土著】進擊的高度文明 帶來躍進還是滅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11月中,美籍傳教士周約翰(John Allen Chau)試圖登上北森蒂納爾島傳教,登島不久後即被島上族人殺害。事件再一次引起外界關注世居安達曼海邊陲孤島、被現代文明遺忘的森蒂納爾部落。他們是世上僅餘的「未接觸部落」。根據原住民關注組織Survival International的估計,全世界現有約100個「未接觸部落」,外界並沒有與他們建立正常溝通的渠道。

但觀乎全世界諸多土著部族,其實有很多已經與現代文明接觸,並受其影響。在安達曼群島周邊海域,除了森蒂納爾人還未被恆常接觸,居住在附近島嶼的一些原始部落,譬如加洛瓦人(Jarawas)、翁奇人(Onge),都已經與現代文明產生不同程度上的融合。

(此為《窺探世界土著》系列報道之二)

世界各大洲住着不同土著部落,與現代文明有不同程度的接觸。(香港01)

系列相關文章:

【窺探世界土著】掉落印度洋的史前遺珠 森蒂納爾人獨活數千年

【窺探世界土著】「二次殖民」夢魘與文明進化的博奕

神靈與煙酒 文明落差千年

經過數次與現代文明的非正式接觸,加洛瓦人被高度躍進的現代技術吸引着。他們似乎不甘於成為世界黑暗角落的未知一群。1998年,首次有加洛瓦人主動走出叢林,從此與外界建立了持續的溝通關係。不過,這同時是加洛瓦族厄運的開始:由於原始土著對現代流行病毒沒有免疫力,外來疾病對他們造成極大的性命威脅。加洛瓦人聚居地在1999年及2006年先後爆發麻疹疫情,導致他們的人口數字大幅下降。

加洛瓦人的實例令大家反思,現代文明進入土著部落的生活,是福是禍?(Getty Images)

畢竟跨越數千年的文明落差,土著部族即使經歷「現代化」過程,其間與現代文明的衝突也可想而知──原始宗教的神靈觀念往往與現代科學觀相悖。數年前,一名加洛瓦族男子被指殺害一名「膚色較淺」的嬰兒,該嬰兒被指是由一名未婚的加洛瓦女性和一名外來人所生下的,加洛瓦部族領袖拒絕交出嬰兒的屍體,並稱倘若將該名嬰兒的屍體交予調查人員,「這個世界將會開始搖動,全部人都會死。」最後,當地警方亦無拘捕涉嫌殺嬰的加洛瓦族男子。

安達曼群島上的另一個土著部族翁奇人,也面對着類似加洛瓦族的「現代化」危機。翁奇人自十九世紀末被英國人發現後,世居地的大門打開,現代文化風俗滲入部落文明:外來人進入,並帶來了吸煙和酗酒等陋習,威脅族人健康。二十世紀初,翁奇人的數目約有600多人;到現在,翁奇人只剩不足100人。

安達曼-尼科巴群島上住着不少土著部落,與現代文明共生。(Getty Images)

幾近消弭的西澳土著

離開南亞海域,南半球的澳洲大陸過去亦是部族文化的繁衍之地。百多年來,同樣可以見到現代文明與土著部落的融合與衝突。

在澳洲的原始土著,過往因為殖民者的入侵行為,以及白人政府的高壓政策,致使當地多元的文化消失殆盡:早在十九世紀末,塔斯曼尼亞島上的純種原住民便因疾病、戰爭及種族殺戮而滅絕。世居西澳紅漠的最後一批賓土比人(Pintupi)於1984年被發現,是澳洲大陸最後一批脫離傳統集體狩獵生活的土著部落。

原住民高壓政策:澳洲政府於1909至1969年(有指政策在部分地方持續實施至七十年代方終止)實行針對大陸原住民的「同化政策」。當時政府強行將多達五萬名澳洲原住民兒童搬進白人家庭同住,希望「白化」原住民。這導致他們失去原本的語言習俗,土著文化隨之消失。而這批兒童亦被稱為「失竊的一代」(Stolen Generations)。2008年,時任澳洲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在國會為上世紀澳洲政府針對原住民的歧視政策正式道歉。

著名的「九個賓土比人」,相信是西澳大陸最後一批被發現的土著原住民。(Getty Images)

在幅員遼闊的西澳腹地,過去立根於此的原住民基本上已受現代文明所同化。近百年來取而代之的,是現代經濟行為的樹立:在原住民世居土地上開採礦產、部落文化的獵奇項目成為旅遊產業的新興銷售模式。

世界各地的原始部族文化,會否因為現代人類一時的貪婪和享樂而造成毀滅性的消亡?因應月前美國傳教士登島被殺事件的契機,或許會讓全世界再次反思這項命題。

上文節錄自第142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2月17日)《窺探隱世部落 考究文明衝突》。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