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放ISIS成員「回家去」 歐洲收回「恐怖分子」的兩難困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期,捕獲大批ISIS外國成員的土耳其當局表示,縱使遇上各國將ISIS國籍註銷的問題,仍堅持即將陸續遣返他們回祖國。這是繼年初美國總統特朗普呼籲歐洲各國「回收」超過800名被拘的外國戰士後,再一次令外界關注「恐怖份子回家去」所帶來的異常複雜問題;當中涉及的不單是成員國籍的問題,還有國家安全風險和相關的法律問題,均難以輕易解決。

據智庫組織「歐洲外交關係協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ECFR)的數字,估計來自歐洲的ISIS外國成員有超過5000人。土耳其目前關押了1200名「聖戰士」,大部份原本來自歐洲,另外有287名外國成員的妻子和子女。至於庫爾德族民兵組織「敘利亞民主軍」(SDF)則於敍利亞扣押了至少800名外國成員,還未包括這些成員被安置於難民營的配偶和子女。

這些外國成員在加入ISIS時,經已被原生國家銷毀了護照,部份國家因此認為沒有理由接收這些人。惟就法律層面而言,除非這些人擁有雙重國籍,有其他國家接收,否則這些國家不能因此而不作收容,以免造成無國籍人士的問題。

令人頭痛的反而是,這些成員當日在ISIS控制區內成婚的配偶和生育的子女問題。由於受國際社會認可,故其婚姻和婚生子女亦沒有充足的合法性,如何處理他們的國籍也成了一道難題。正如英國「聖戰新娘」貝居姆(Shamima Begum)的情況一樣。

貝居姆今年初在敍利亞難民營誕子後,打算回英國遭拒,其後她打算跟隨荷蘭藉「聖戰士」丈夫回國,但荷方同樣對其關上大門,指她不符合居留資格,暗示不會收容她,因而滯留敘利亞,兩人的兒子不久夭折,令英國政府惹起批評。

土耳其內政部長索伊盧(Suleyman Soylu) 早前批評歐洲各國,把土耳其當成「恐怖份子的酒店」。 (路透社)

現時,由於ISIS在敘利亞及伊拉克均已失去根據地,不少外國成員傾向返回自己的祖國重新生活。假若歐洲各國拒絕接收,他們將很可能透過非法途徑自行回國。惟這些人大多沒有對加入極端組織感到後悔,有反恐專家認為,這些人若回到歐洲很可能仍深受極端思想影響,加上離開多年需要重新投入社會,或會對國家構成嚴重的安全威脅。

最後是法律問題,由於現時歐洲各國的法律有別,有國家甚至沒有適用的反恐法案,或需時數年制訂合適的法律來審訊,難以即時跟進大批回流的恐佈組織成員。即便是有機制處理的國家如英國、法國和德國,監禁的年期也不過數年,出獄後如何繼續有效監察防止他們在本國策動襲擊,同時讓這些人脫離極端思想,重投社會等都是各國需要認真審視的環節。

除了ISIS外國成員,他們的配偶和子女回母國同樣是棘手的問題。(Getty Images)

身在ISIS控制區便是恐怖份子?

「接收」或「拒絕」ISIS成員回國,令歐洲多國陷入了兩難的局面。其中一個原因是,在ISIS的全盛時期,組織控制了有如英國國土大小的區域,統治近1000萬人口,包括來自全球80個國家的40,000多名國際公民。因此,各國實難以輕易證實這些來自ISIS地區的人士都有份參與恐怖活動,不能因為僅僅這些人出現在ISIS控制的範圍便認定他們是「恐怖份子」,這因為他們當中可能也有從事司機、醫療救護、廚師等職業。

而撇除上述提及的法律問題,另一個問題是搜證工作,歐洲各國就算願意接收這些外國成員回國受審,也很可能因為無法搜證,只能從其他人的證詞和社交媒體等方面着手,使定罪十分困難。

馬克龍月初的「北約腦死論」,正是他一直強調的需要建立歐洲軍隊,減少在防務方面依賴美國的原故。(Getty Images)

或反映「北約腦死論」非虛

此外,「恐怖份子回家」問題或許多少印證了法國總統馬克龍月初的「北約腦死論」所言非虛。在如今北約盟友逐漸「分崩離析」,從英國脫歐、美國在軍事部署上自把自為,加上土耳其對ISIS及庫爾德問題上的獨行獨斷。北約這個全球最大的「軍事同盟」在應對恐怖主義威脅的問題上,能否立場一致已成疑問。

作為北約成員國美國和土耳其,「威脅」遣返ISIS外國成員回歐洲,加深了這些國家對軍事主權的憂慮也就不難理解。而上月土耳其不理盟國的反對,入侵敘利亞,大肆攻擊美國在反ISIS戰爭中的重要盟友庫爾德人,導致部份被關押的ISIS成員逃脫,更大大加深了歐洲地區的安全威脅。歐盟國家亦不能總把接收恐怖分子、接收難民等問題,丟給最東面的土耳其解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