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火接力開幕式將首次閉門舉行 奧林匹克精神面臨危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的猖獗,迫使東京奧運的聖火甫在希臘赫拉神廟遺址點燃和傳遞後不久,希臘奧委會就於2020年3月12日宣布中止境內的聖火傳遞。緊接着日本東京奧組委首席執行官武藤敏郎,於3月17日聲明火炬接力開幕式將採閉門舉行,且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與奧運大臣橋本聖子俱取消前往雅典,參加於19日舉行的聖火交接儀式。

儘管國際奧委會仍宣稱會繼續致力東京奧運,但因疫情中斷的聖火接力傳統,無疑給這回奧運蒙上了層不安的陰影。

在古希臘神話裏,火焰既代表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替人類自上天盜取來的文明之火,又是灶神赫斯提亞(Hestia)不能熄滅的永恒之火,因此象徵奧運開始的聖火得於赫拉神廟的祭壇裏,由比擬賀斯提亞(Hestia)女神的女祭司藉由凹面鏡,採集太陽神阿波羅(Apollo)的光芒點燃火炬。這既復興古代儀式的宗教意涵,表明現代奧運乃承繼古希臘傳統;同時通過聖火傳遞串聯各地宣揚和平,擴大了「四海一家」的團結精神。

雖然希臘奧委會提醒人民不要圍觀聖火傳遞,但最後仍因人潮聚集不得不宣告中止境內傳遞。圖為英國演員謝拉·畢拿(Gerard James Butler)於希臘斯巴達傳遞奧運聖火。(AP)

不過聖火傳遞的儀式,並未隨着1896年顧拜旦(Charles Pierre de Frédy, Baron de Coubertin,1863─1937年)擘劃第一屆現代奧運而復興,待至1920年比利時於安特衛普奧運開幕式上點燃火焰與望彌撒,藉以悼念第一次世界大戰陣亡的協約國士兵與慶祝戰勝,才重新燃起了奧運聖火。接着1928年荷蘭阿姆斯特丹奧運與1932年美國洛杉磯奧運,又引入高塔作為點燃奧運主火炬的構想。最後遲至1936年德國柏林奧運時,才由柏林奧組委秘書長迪姆(Carl Diem,1882─1962年)提議在希臘奧林匹亞點燃後再傳送至柏林,恢復並發揚了聖火接力傳遞。

正因聖火點燃與傳遞的復興過程,又寓意着團結友好,因此各國人民對於迎接聖火常展現極大熱情,主辦國也希冀在此發揮巧思。譬如1968年墨西哥奧運刻意選在10月12日開幕,該日乃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1451─1506年)抵達美洲大陸的476周年,故墨西哥讓聖火自奧林匹亞點燃後,先送往哥倫布的出生城市─意大利熱那亞,再傳遞至哥倫布艦隊的首航地西班牙帕洛斯港(Palos de la Frontera),再依循其航迹自非洲、南美洲逐步北上至墨西哥,重現幾百年前的歐美接觸史。同時主火炬由時年20歲的女性田徑短跑選手諾瑪・恩里克塔(Norma Enriqueta Basilio de Sotelo,1948─2019年)點燃,這也是女性首度點燃奧運主火炬,很好地傳達男女平權的用意。

1936年柏林奧運恢復了聖火傳遞的儀式。(AP)

1976年蒙特利爾奧運的聖火則首度利用科技輸運,加拿大將傳遞至雅典的聖火放在可感應火焰離子的傳感器前,將離子轉換成脈衝訊號發射給人造衛星,再由衛星轉發至渥太華的激光裝置,最後轉換成激光點燃火炬。儘管這項創新歌頌人類科技的進步,也延續1972年加拿大首度發射兄弟(Anik)系列人造衛星的驕傲,但傳遞僅費時四天,又失去完整體現人際與國際接力的友誼意涵,因此國際奧委會認定這不利傳播奧林匹克精神,故使用衛星傳遞聖火只出現這麼一次後便成絕響。

此外,聖火的傳遞並不總是那麼平和,政治與商業的干擾不時出現。例如1952年赫爾辛基奧運時,芬蘭就堅持不讓聖火經過蘇聯等東歐共產國家,只因自己在二戰裏曾受蘇聯入侵。為此芬蘭也立下首度使用飛機運載聖火的創舉,直接將聖火空運至丹麥,但在某種程度上也破壞了呼籲團結與公平參與的奧林匹克精神。

還有1984年洛杉磯奧運前,則苦於美國加州公民投票反對政府編列預算舉辦奧運、加州政府也不許發行彩票籌措經費的窘境,不得不開放給民間企業承辦。結果接手的洛杉磯奧組委主席尤伯龍斯(Peter Victor Ueberroth)首創商業結合奧運的經營模式,不僅出售電視轉播權,連火炬手資格也跟着明碼標價,每位3,000美元、限額四千名。這雖然有助添補洛杉磯奧組委的羞澀錢囊,但希臘奧委會秘書長菲拉雷託斯(Nikos Filaretos,1925─2007年)等人強烈反對,批評此舉褻瀆希臘人民的神聖儀式,甚至威脅不提供聖火火種。最後雙方各退一步,洛杉磯奧組委允諾將挹注資金給奧運體育項目以及殘奧委會後,這才讓聖火順利點燃並傳遞至洛杉磯。

2008年北京奧運聖火途經巴黎時,藏獨人士舉着「雪山獅子旗」試圖破壞聖火傳遞,負責接力的中國殘疾擊劍選手金晶則雙手緊護聖火。(中國網)

但最盛大、又受到最多破壞的,當屬2008年北京奧運的聖火傳遞。對中國而言,舉辦奧運是昭示和平崛起與民族復興的大國氣象,因此民眾無不熱烈支持與關注,還首度推出跨越五大洲的龐大聖火傳遞路線。尤其同年5月12日發生傷亡慘烈的汶川大地震,奧運遂成為撫平傷痛與凝聚上下的絕佳場合。

然而部分國家以「違反人權」為藉口抵制北京奧運,主張藏獨、疆獨者更伺機在聖火傳遞時故意騷擾火炬手、搶奪聖火,引起相當大民憤。加上歐美媒體的鏡頭多刻意聚焦於破壞聖火傳遞的抗議團體,渲染北京奧運的負面意像。時任中國駐英大使傅瑩事後因此撰文感歎西方的對華妖魔化:擋在中國與世界之間的這堵牆太厚重了。

因此這回東京奧運聖火傳遞橫生波折,雖是首度因疾疫緣故不得不縮減規模,而非政治或商業因素的干擾。但觀諸當前各國防疫措施寬嚴不均,個別國家又一味抹黑卸責與自掃門前雪,再回首審視這象徵和平與團結的奧運聖火也被迫低調傳遞,委實不能不喟歎世界大同的艱難。

只能期盼有關各國趕緊通力合作止住疫情蔓延,勿以種族主義或政治偏見行事,讓世界人民能回覆正常生活,亦能迎接四年一度的奧運盛事,在同一個世界裡重拾奧林匹克精神,也向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想再邁進一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