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離婚」:當疫情下夫妻的世界變得狹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本早前由於疫情一度嚴峻,令安倍晉三政府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並有意延續至六月。日本男性由長期因工時長而鮮少在家,在這段時間卻忽然變成「居家辧公」 ,引發了不少家庭磨擦以至分歧,也令日本婦女在Twitter上抱怨「對婚姻的忍受已到極限」的推文大增,並引起國內許多迴響和共鳴。

這種因疫情而導致的「新冠離婚」危機,在中國、韓國和美國等地也有發生,究竟夫妻間為何會「返工好、WFH難」?

日本向來是個離婚率非常高的國家,但礙於丈夫一般掌握了經濟和社會地位的優勢,令一般婦女多數會選擇忍氣吞聲。而且,日本男性過去長期以來工作時間很長,鮮少有時間在家陪伴妻子和兒女,令夫妻就算有不和也有點喘息空間。然而,疫情令一家人被困在狹小的家裏,朝夕相對令各種的矛盾和磨擦加劇,連以往可能難以碰上的問題,也在這種情況下無限放大,部分夫妻關係空前惡化。

有日本女性抱怨,丈夫一整天坐着看電視,什麼也不做,「只懂催促自己拿遙控器、拿報紙、沖茶沖咖啡」,非常痛苦。也有日本人妻指出,待家短短十天,幾乎每日都很痛恨丈夫發出各種諸如電視和鼾聲的惱人聲音,甚至有人妻表示丈夫只當自己是工人,連被他看一眼也感到噁心。

日本女性表示,居家工作反而令她們「餐餐都要做」,丈夫卻「只識食」。(美聯社)

另一些矛盾則反映在防疫觀念上,有日本女性抱怨,丈夫只懂說諸如「我不會得新冠肺炎」、「自信絕對不會被傳染」等沒有根據的話,除不顧自己還絲亳不顧及家人。

另一方面,日本男士則抱怨獨處時間變少了。有的則表示就算想分擔家務,往往都會因不按太太方法做而惹對方生氣,瑣碎如開食物包裝的方式、晾衣服方法和清潔標準等。有人表示,和太太朝夕相對令自己快喘不過氣,有的則坦言「已不記得小孩出生前二人如何相處」,甚至還有人表示:「老婆說和我共處一室,煩得都要起風疹了。我一個人坐在廚房地上吃飯,尋死的心都有了。」

當然也有例外的情況。有夫婦認為因一同待在家中,二人可以一起準備午飯,夫妻之間溝通的時間增加了。還有人反而因為疫情而作出了結婚的決定。這種增進感情甚至結婚的個案增加在「東日本311大地震」後也有發生,其背後原因或許在於人們在體驗到重大恐懼和危難關頭,莫名有種需要伴侶的切身感受,對結婚的欲望也更強烈。

日本男士則認為私人空間缺少了。(美聯社)

美國波士頓大學社會學教授Deborah Carr也指出,美國於歷史上也曾經歷類似的情況。二戰後當美國士兵返回家園後,也曾一度令當時的離婚率急升。原因是這些退役士兵和伴侶再次生活在一起時,發現兩人經已漸漸疏遠。

英國臨床心理學家Tamara Feldman則認為,雖然的確有些夫妻會在疫情期間感到更大的痛苦,但也相信有夫妻的關係會變得越來越緊密。她指出:「部份夫婦真的認為這個情況有助他們之間的關係,因為他們從中發現優點,以及對對方的欣賞。」

二戰美軍返回家鄉也曾觸發過一次離婚潮。(網上圖片)

酒店變身夫妻一方「避難所」

的確,日本並非世界上唯一女性家務負擔過重的地方,然而日本男性做家務和照顧孩子的時間,卻是在富裕國家中最少的。根據市場研究公司Macromill去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約有一半日本上班族夫婦表示,男性承擔的家務只有二成甚或更少。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一直將推動提升女性職場地位作為自己的施政綱領。然而,許多女性卻因承擔沉重家務而裹足不前。政府數據顯示,日本約有一半的職業女性從事沒有福利的兼職或臨時工作,而男性的比例只有約五分之一。這或許多少強化了,日本男性認為自己的有償工作比妻子的工作更重要的觀念。

安倍致力推動提升女性職場地位,但似乎所面對的問題的確不少。(美聯社)

與此同時,「新冠離婚」也造就新的商機。有商人將原本提供給外國旅客的商務酒店,改造成為這種婚姻危機下的「避難所」,為這些在疫情期間想要「唞唞氣」的人提供空間,避免因與另一半磨擦過多而離婚。這種臨時住所具備居家辦公環境,提供一般傢俱、家電和Wi-Fi,包水電暖氣費一晚收費4,000日圓(約288港元),月租也只需70,000日圓(約5,038港元)

提供服務的是一間在日本和美國德州經營酒店和民宿的公司Kasoku,在全國有約500間短租的公寓,主要分布在東京中央區。該公司除了提供這種「臨時避難所」外,也提供新冠離婚諮詢服務。據日媒報導,許多日本人表示想要馬上入住這類場所,主要以30歲至50歲的男女為主。

有短租房初創公司針對想避免「新冠離婚」的客戶的租房安排。(Kasoku)

問題非日本獨有

「新冠離婚」的問題固然並非日本獨有,中國、韓國和美國也相繼出現類似的情況。美國離婚律師Jacqueline Newman表示,離婚的查詢有上升的趨勢,並預期在疫情下更多州份的法院重新開放後,陸續會有更多離婚案件要處理。她指出:「我收到的大量個案都表示夫妻間缺乏連繫,或總是很忙,就算是想維繫的一方也鮮有機會去做。」

荷里活真人騷明星Kristin Cavallari和前美式足球員Jay Cutler近期宣布離婚。(Facebook)

Jacqueline Newman指出,她的部份客戶最初不確定是否要離婚,在疫情期間和伴侶相處更多後,最終還是決定離婚。近期較矚目的個案要算是,荷里活真人騷明星Kristin Cavallari和前美式足球員Jay Cutler於上月尾宣布十年情告終,兩人正式離婚。兩人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帶着極大的悲傷,在經過十年的相處後,我們終於達成了一個充滿愛意的離婚結論。」

至於中國內地,據《彭博》報導,武漢、西安和達州等城市在三月初的離婚申請數字激增。雖然大量的申請或許源於部門因封城等措施關閉而堆積的個案,但也無法與撤除因夫妻多了時間相處而出現潛在的相處矛盾有關。

夫妻間更多時間相處不一定是壞事。(美聯社)

不過,一項因素或許會左右這些人的離婚決定,就是財務危機。離婚律師Laura Cervizzi表示:「2008年金融危機,是過去30年來我們這些律師的手機沒有響過的第一次。」由於離婚的財務負擔和可能面對的失業問題,加上考慮孩子的情況,夫妻們或許會選擇堅持多一會。

「新冠離婚」或許說明的是,在疫情的危機中,關係穩固的夫妻將因朝夕相對而變得感情越來越好,而本身存在問題的夫婦則可能因此而疏遠或衝突更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