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世界抗疫最好的國家是誰?暗示:與三萬隻羊有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很少有媒體報道,但蒙古國可能是世界上應對新冠肺炎最好的國家。截至5月25日,蒙古國有141病例,死亡人數為零。

儘管蒙古國夾在中國和俄羅斯這兩個受病毒影響嚴重的國家之間,但蒙古國不僅沒有死亡病例,而且141病例中也沒有出現任何當地傳播,都是外來病例。

可以說,疫情在蒙古簡直沒爆發。

有人會說,蒙古國不是極其偏遠嗎?他們不是生活在遼闊的草原上,根本已經有加強版的「社交疏離」嗎?也許這就是他們沒有受到疫情衝擊的原因吧?

天然的社交疏離國家?

實情並非如此。蒙古以游牧民族著稱,但其城市化程度遠超人們的想像。根據亞洲開發銀行(ADB)的數據,2018年,蒙古的城市人口佔全國300萬人口的70%,高於亞洲的平均水平(50%)。

該國的首都烏蘭巴托市有150萬人口,具有嚴重的疫情風險。該市還有大片的非正規市住區,遷入城市的游牧民都是住在這些城裏的「蒙古包區」。在巴西或南非等地,這類非正規市住區(如貧民窟)都特別容易傳播新冠肺炎。

烏蘭巴托與中國和俄羅斯通過鐵路、公路和航空相連,離北京只有2個小時的航程,而且在疫情發生前,還有往返武漢的定期航班。中蒙陸路邊境的日常人流更是相當龐大。

因此,蒙古與其他國家一樣,也有受到肺炎衝擊的風險,甚至比很多其他國家更嚴重。那麼,蒙古國是如何取得這些「驚人成績」的呢?簡而言之,兩個字:一月,一月,一月(重要的事情講三遍)。

反應早、反應強

關於蒙古的應對措施,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即使是在沒有任何病例的情況下,政府早於一月就做出多個必要的公衞決定。

1月22日,當大多數國家還在無視這個疫情的時候,蒙古衞生部與世衞組織召開新聞發佈會,公布這次肺炎的嚴重性。

不久後,1月26日,雖然還沒有任何病例,但蒙古政府做出幾個強而有力的決定。首先,它限制邊境沿線的車輛過境。第二,禁止舉行公眾活動。第三,開始批放資金購買醫療設備,調動醫護人員。最後,它決定關閉國家所有的學校和大學,直到3月2日。根據教科文組織(UNESCO)公開信息,這使得蒙古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實施全國性的學校關閉措施的國家,甚至早於中國大陸、韓國、伊朗、意大利、日本或香港。

當蒙古宣布在全國範圍內關閉學校時,香港則剛關閉迪士尼樂園和海洋公園。四天後的1月31日,待世界衞生組織(WHO)宣布新冠肺炎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衞生事件」(PHEIC),香港已經有13病例,政府才採取了類似的關閉學校措施。

疫情期間遊蕩蒙古國的個人經驗

筆者親身體驗了蒙古對疫情的態度:1月25日,飛機在烏蘭巴托降落,所有的乘客皆需接受檢測後放能下機。2月4日回港時,並沒有接受任何檢測。

筆者1月底曾因事前往蒙古,親身體驗了蒙古對疫情的態度。1月25日,飛機在烏蘭巴托降落,所有的乘客皆需接受基本健康檢查後才能下機。一隊由4名身穿防毒服、戴口罩的醫護人員上飛機,為每個乘客測量體溫,並要求申報健康狀況。

當時在蒙古,當地的電視台都在報道新冠肺炎的情況,並告知人們要定時洗手。在烏蘭巴托的街道上,很多人都已經戴上口罩。筆者訪問傳統游牧民族家庭時,人們也對病毒保持警惕——我也不得不向他們再三保證,從香港帶去的禮物「沒有被感染」。

相比之下,筆者2月4日回港時,並沒有接受任何健康檢查。

堅定不移地保持警惕

在整個2月份,蒙古繼續為還沒發生的疫情做好準備。蒙古政府採購了口罩、檢測包和個人防護設備,檢查醫院、食品市場,並在市內進行清潔工作。

在眾多社會和經濟機構關閉以後,蒙古的出口經濟受到嚴重影響。由於蒙古的經濟依賴天然礦產的出口,尤其是向中國和俄羅斯的出口,因此限制過境對政府而言是個艱難的決定。考慮到那時候國內沒有發現任何病例,蒙古政府表現出了罕見的領導力,將公眾健康放在首位。

蒙古的出口經濟受到嚴重影響。考慮到那時候國內沒有發現任何病例,蒙古政府表現出了罕見的領導力,將公眾健康放在首位。

當歐美國家還在關注湖北,認為疫情「不管他們的事」的時候,蒙古已經在擔心中國以外的第二波疫情爆發。2月期間,蒙古便停飛往韓國和日本的航班。

習近平的三萬隻羊與蒙古總統的隔離

更為可貴的是,當時的蒙古雖然承受壓力,但也盡己所能地幫助鄰國。

2月底,蒙古總統巴特圖勒嘎(Khaltmaagiin Battulga)訪華,期間他表示,蒙古將向中國贈送3萬隻羊。

雖然這似乎是個令人莞爾的禮物,但在蒙古族的牧民文化中,在困難時期贈送牲畜是表示支持的傳統方法。在中國獨自應對疫情的時候,蒙古的舉動是強而有力的外交信息。

不只如此,蒙古總統回國後又再發出另一信息:他決定自我隔離14天,作出良好的抗疫典範。

終於有了:首例新冠肺炎的病例

蒙古整個2月都沒有公布病例。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查干薩日期間(Tsagan Saar,蒙古農曆新年,今年為2月12日),政府部署數百名工作人員限制城際旅行,確保新冠肺炎不會在節日期間傳播。

3月10日,蒙古記錄了第一確診病例。傳染者是3月2日從莫斯科入境的法國人。

衞生官員們為此準備已久:他們馬上「隔離」了此人的整個辦公室和他所乘坐的火車。不僅如此,他們還對此人所在的整個艾馬克(Aimag,蒙古的行政區劃單位)進行「封城」,並停運該地區所有火車、汽車和公共交通,以阻止疫情進一步蔓延。

更甚者,政府還對920萬平米的場地進行清潔消毒,橫跨六千多處。

每當有病例進入到國內,衞生部都會重複進行這個步驟。基於這個政策,蒙古的141個病例全部是外來輸入的,沒有一個是本地傳播。

不僅打敗新冠肺炎,還打敗普通流感和胃部感染

蒙古嚴格的應對措施、有效的抗疫宣傳以及前所未有的關閉所有學校的決定,都取得了巨大的效果,甚至令往年冬季裏讓醫院負荷過重的流感和胃部感染也大幅降低。

Javzandulam Purevjav和她的孩子們已經把定時洗手作為生活習慣。結果,孩子們躲過新冠肺炎、普通感冒、感冒和腸道感染來襲。(Khorloo Khukhnokhoi, Global Press Journal)

在2019年初流感季節開始時,醫院的就診人士中有12.7%流感相關;今年則為1.8%。今年1月份,流感或胃部感染個案逐步上升,烏蘭巴托市的兒科病房開始出現壓力。但由於學校關閉,且政府一再呼籲勤洗手,以至於到2月時,病患擁擠的情況消失了。結果,2020年蒙古完全避開了流感季節。

發展中國家也可以推出好的公共衞生政策

即使在沒有本地傳播案例的今天,蒙古仍然保持警惕。在歐洲,封城措施放寬導致人群似乎忘記了基本的社交疏離操守,聚集在街上喝酒慶祝,而發展中國家蒙古在面對疫情的威脅時,卻依舊保持着模範的紀律。

政府進行了「模擬封城」。蒙古根本不需要封城。他們只想做好準備。

5月7日,政府進行了一次「模擬封城」,動員了15萬市民和3500名官員參與演習。注意:蒙古根本不需要封城,他們只想測試自己的封城效果,做好準備。

在這四個月裏,蒙古在公共衞生方面可謂取得近乎完美的成績,顯示出不太富裕的國家也可以有效地抗擊新冠肺炎,甚至比富國做得更好。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