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印第安納:紅州印記 拜登能否複製奧巴馬的奇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歷屆美國大選中,自1964年約翰遜(Lyndon B. Johnson)大勝以來,印第安納州(Indiana)就再沒有支持過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即使是擁有許多溫和及保守白人選民支持者的克林頓(Bill Clinton),也無法在這裏獲勝。

唯一的一次例外,是2008年奧巴馬(Barack Obama)以28,391票(1.03%)之差擊敗共和黨的麥凱恩(John McCain)奪得印州。然而,今屆拜登若想在帶有濃厚紅州印記的印第安納州勝出,奪得其11張選舉人票,恐怕實為難事。

若按城市化程度劃分為都市、近郊、遠郊、鄉郊四個等級,印第安納則是一個以遠郊為主的州份,是美國農業大州之一,農業經濟在美國位於第九位,盛產玉米、大豆等。人口逾一百萬的都會區就只有首府印第安納波利斯(Indianapolis)。

過去十多年,大多數中西部和南部的鄉郊和藍領背景的白人選民漸漸開始拼棄民主黨。2008年沒有大學學位的白人選民大多傾向支持麥凱恩,2016年對特朗普的支持度也更高。然而在2008年,印第安納州的11張選舉人票,也悉數盡歸奧巴馬這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手中。威斯康星、維珍尼亞和艾奧瓦等重要州份都成為他的囊中物,傳統「紅州」印第安納州變藍,更是讓不少人感到意外。

要了解拜登今屆在印第安納州的勝算,大概可回顧2008年奧巴馬是如何拿下該州。

當年印州選民更傾向給予奧巴馬機會。(Getty Images)

與密蘇里州和路易斯安那州很相似,民主黨在印州擁有兩個種族多元城市的根據地:首府印第安納波利斯所在的馬里恩縣(Marion County)及哈蒙特(Hammond)所在的萊克縣(Lake County)。單在這兩個縣,奧巴馬便獲取接近315,000票,淨勝約30,000票。

在馬里恩縣,奧巴馬吸引的自由派白人和非裔美國選民,較克里(John Kerry)和希拉里(Hillary Clinton)要多,他以28%的差距選票贏得了該縣,遠超過克里於2004年的僅僅2%選票。而在萊克縣和周邊的西北部地區,曾任伊利諾伊州聯邦參議員的奧巴馬也明顯受益,因為這裏深受芝加哥地區和媒體市場的影響,讓奧巴馬在當地得到聲譽和支持。

金融海嘯「助攻」奧巴馬

除傳統的都巿地區據點外,奧巴馬在麥迪遜(Madison)等搖擺縣亦表現良好。自他之後,這裏已變回共和黨的勢力範圍。2012年,羅姆尼(Mitt Romney)成功奪回該縣,四年後的特朗普更以25%之差贏得該縣。

因此,麥迪遜縣的例子充份體現了奧巴馬當年競選活動的獨特優勢。首先,共和黨人被迫對當時的經濟衰退負上責任,通用汽車在當地僱用25,000名工人,麥凱恩被視他為小布殊(George W. Bush)的繼任人,不獲藍領階級寄予厚望。

由2001年以後,美國捲入漫長的海外反恐戰,到雷曼兄弟倒閉後的經濟環境,共和黨彷彿代表着導致工人生活陷入不穩定狀態的精英階層。相反,以新星姿態冒起的奧巴馬卻代表着新希望,像麥迪遜縣那些「偏紅」選民,當時更傾向給予民主黨一個機會。

2008年的金融海嘯也幫助了奧巴馬的選情。(Getty)

共和黨失鄉郊優勢

大環境幫忙之外,奧巴馬競選團隊也應記一功,他們很好地利用了「零售式競選」(retail politics)。正如艾奧瓦州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他們在即使無法勝出的情況下透過不停展示自己的臉孔的密集廣告來傳播競選訊息。結果他們在洪堡 (Humboldt)這樣的深紅縣也僅輸16%,較希拉里的58%好得多。

奧巴馬在出動太太米歇爾(Michelle Obama)進行游說,較對手麥凱恩籌得多200萬美元資金,競選活動最終成功激起鄉郊選民對共和黨的不滿。結果,麥凱恩只能在全州92個縣中的19個縣贏得了超過六成選票。這樣的成績對比四年後羅姆尼嬴得55個縣,以及特朗普於2016年贏得77個縣,可謂大相徑庭。

基於社會狀況等基本面,加上奧巴馬競選策略得宜,共和黨在鄉郊地區的優勢於2008年根本無法實現。奧巴馬把精力和資源集中在中西部農村選民,在人口組成相似的密蘇里州,他也僅以0.13%的落敗,同時在蒙大拿州和南達科他州等紅州也咬緊對手。以上種種因素成就了08年的一次選舉奇蹟。

選舉結果出眾,奧巴馬的競選團隊也應記一功。(Getty)

「希望之火」能降臨拜登手中?

去年11月的市政選舉,民主黨在印第安納波利斯取得了空前成就,並在城郊地區開闢新的戰場——在卡梅爾(Carmel)、費希爾(Fishers)和錫安斯維爾(Zionsville)等地首次獲勝。不過,州內其餘地方情況就完全不同,共和黨在19個小城的市長職位上成功翻盤,這些地方過去十年幾乎都是由民主黨控制的。

在印第安納波利斯以南的哥倫布市,發動機製造商康明斯(Cummins)將總部設在該市,也是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的家鄉。民主黨藉縣長凱特(Bob Hyatt)說,自2016年特朗普當選以來,民主黨反而在當地變得越來越強大,共和黨選民也投票給民主黨人,而且更多的年輕人參與其中。不過他認為該縣在今屆大選,仍會是共和黨的囊中物。

今屆大選印州最終會支持民主黨還是共和黨?(美聯社)

有人說因特朗普的激發,美國的政治版圖正在不斷轉移,美國的城市地區變得越來越藍,農村地區變成了更深的紅色,而郊區地區變成了紫色。有政治研究者認為,在印州城市地區和其他地區之間鴻溝日益加深,政治和人口結構的變化改變了政黨的支持分界。

以鄉郊地區為主的印第安納州,因此也成為了「搖擺州」之一,但從目前選情看來仍然偏紅。

「希望之火」會否降臨在拜登身上?(美聯社)

今屆大選正值百年一遇的全球大流行,令美國經濟環境遭到嚴重衝擊。而拜登的競選團隊也擅長利用社交媒體作宣傳,這些因素能否造就民主黨在大選中另一次「希望之火」受人注目。

對於兩黨而言,目前的競選似乎也真的聚焦於中西部鐵鏽帶地區。民主黨或許想要再次複製2008年的完美結局,讓拜登再次成為主宰。但是共和黨在這裏仍然有堅實的選民基礎。民主黨在僅餘數周要扭轉選情也未必容易。

美國大選2020|決勝關鍵 逐個詳解15個搖擺州

地圖中的美國:這究竟是怎樣的國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