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贏了辯論恐輸掉選舉? 拜登能源政策「致命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最後一場總統辯論中,其中一個焦點落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和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能源政策討論上,特別是對石油的依賴與及為減少未來排放而需要採取的措施,這將有機會影響到多個搖擺州選民的投票意向。雖然,拜登在能源政策和氣候變化等問題上表現較佳,惟其對於「淘汰石油行業」的表態,卻可能會讓他在能源大州失分,或最終影響關鍵搖擺州的選情。

拜登表示,美國需要擁抱潔淨能源,並最終擺脫使用石油。特朗普隨即回應:「這是個重要的聲明。」他直言懷疑德州、俄克拉荷馬州和賓夕法尼亞州等產油州的選民是否在聽。而拜登則指,他的計劃比特朗普宣布的計劃更加微妙,並強調這將是漸進的過程。他還批評特朗普為石油行業提供補貼,卻未能惠及風能和太陽能等潔淨能源生產商。

拜登指出應對氣候變化是道德責任,如果讓特朗普多做四年,他可能進一步放寬企業的環保規定,將為國家帶來真正麻煩。拜登強調,其氣候變化計劃能創造數百萬職位。

美國大選2020|賓州:當拜登的「綠色能源」遭遇「天然氣基地」

能源政策討論成為最後一場辯論的焦點之一。(美聯社)

另一方面,特朗普多次對氣候變化議題持懷疑態度,他在辯論中批評風力及太陽能等再生能源的方式,認為這些發電廠「很大、很美」,但還未有真正運作大工廠的能力。他亦再次提及中俄兩國,形容是兩國「骯髒」(filthy)(及後他補充是指空氣),美國則有最低的碳排放。

事實上,美國近年煤礦產業下跌,加上支持再生能源和天然氣,所以在氣體排放問題上有所改善。而且,根據2019年的數據,再生能源首次超越了煤礦成為美國最主要的能源。

特朗普或許深知自己的相關政策不如對手,故重點放在針對民主黨投資再生能源的野心,認為這些計劃太昂貴,而且會影響傳統能源行業工人的生計。他直言如果要摧毀美國經濟就投給拜登。

特朗普似乎準確應對能源問題的討論。(美聯社)

另一個亮點,就是正當雙方談及能源議題時,拜登表示自己從沒有反對以「水力壓裂」(fracking )開採頁岩油,更說他支持這項技術,但特朗普即指對方曾表示反對開採,但是到賓州之後,卻改口說支持頁岩油開採。拜登則回應,頁岩油不是問題,那只不過是「另一種石油」而已。

為了有否反對開採頁岩油一事,拜登挑釁對方說「把影片放上網啊!」,結果特朗普在辯論結束後,便迅速「找數」,在twitter放出拜登曾反對頁岩油開採的影片。這一迅速的舉動明顯打臉拜登,也算是為特朗普在今次辯論中的加分點。

美國大選2020|決勝關鍵 逐個詳解15個搖擺州

拜登能源政策較佳

過去四年,特朗普政府對氣候變化造成不少傷害性的措施,如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以「負擔得起的潔淨能源」取代前任奧巴馬的「潔淨能源計劃」,該計劃將限制燃煤和天然氣發電廠的碳排放。還有試圖凍結新車燃油效率標準,並阻止加州自行制定排放法規。

美國環境法教授Michael Gerrard表示:「他完全停止並扭轉了奧巴馬政府在應對氣候變化中建立的勢頭。」他直言,雖然退出《巴黎協定》是「象徵性般可怕」,但該協定幾乎沒有關於美國必須採取的行動的細節。

特朗普在任期間對氣候變化所造成的打擊十分顯著。(美聯社)

相比之下,拜登顯然在能源和氣候變化問題上的確更有想法。拜登早前建議在四年內在綠色能源項目上花費2萬億美元,並在2035年之前終止發電廠的碳排放。他指出氣候變化帶來的威脅,是振興經濟「千載難逢」的機會。此外,拜登表示,若他當選將立即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

恐打擊產油州選情?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去年的一項調查,指出有52%的年輕共和黨人認為政府在減少氣候變化的影響方面做得太少。蒙茅斯大學(Monmouth University)另一項調查亦指,將近三分之二的共和黨人「相信氣候變化存在」,與三年前相比增加了15%。共和黨戰略家Joseph Pinion表示:「老一輩共和黨人認為氣候變化是一場騙局,但共和黨的未來,應是由那些像民主黨人一樣認真對待該問題的人組成。」

能源政策或直接衝擊產油州的經濟及不少人的生計,或影響最終選情。(Getty Images)

誠然,能源政策和氣候變化是今次選舉,以至未來美國政壇的焦點議題之一。不過,由於拜登的政策,以至「淘汰石油」的言論,或對多個產油州的經濟以至生計帶來重大衝擊,大量人口或可能因而失業,故有機會打擊其在這些州份的選情。

除了全國最大天然氣生產地區之一的賓州。另一搖擺州德州的採礦與石油暨天然氣業的產值佔該州總產出約30%,全球許多大能源公司均設總部於德州。德州也是全球最大的石化產業群,從業人數逾10萬人,僅休士頓的石化產能即占全國42%以上。

拜登會否最終贏場辯論卻輸掉選舉?(美聯社)

而俄克拉荷馬州同樣遍佈油井及天然氣井,州內陶沙市(Tulsa)曾為世界石油之都。石油能源產業為該州貢獻了350億美元(約2712億港元)的GDP,與石油相關的從業員平均獲得的收入是平均值的兩倍。

因此,拜登的能源政策和氣候變化的政策方針或許在今天的辯論中佔據上風,惟考慮到其有關立場的即時影響,恐怕在此問題上對他的選情不利,尤其是在這些產油州。

美國大選2020|決勝關鍵 逐個詳解15個搖擺州

美國大選2020專頁 | 香港01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