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規劃︱鐵路、公路再加水電站 西藏邊疆將迎來怎樣的巨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剛剛表決通過並公布的中國《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中國政府宣布即將啟動一系列鞏固西南邊境的戰略性工程。這些工程既包括此前已亮相的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站開發項目,也包括串聯其西藏與外界聯繫的交通大動脈。

在3月12日公布的「十四五規劃綱要」全文中,中國官方證實將在十四五期間推動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開發項目的實施。

雅魯藏布江流經墨脱縣(2月13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

這一計劃早在2020年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十四五規劃建議稿」中便已出現。當時,中印邊境對峙狀態依然持續,這一消息的傳出引起印度的警覺和不安,印度聯邦水務部的一名官員遂聲稱也將在「下游」修建一座裝機10吉瓦的水壩以抵消中國水電開發計劃的影響。

事實上,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開發項目謀劃時間相當長,但礙於包括下游印度的感受,以及技術因素遲遲未能上馬。直到今天,項目「落地」提上日程,其所發揮的價值被認為不僅僅是經濟方面的,還包括一定程度上的對印戰略威懾。

現實地說,雅魯藏布江作為一條發源中國的跨國河流,中國不可能因為印度的擔憂想象而放棄自主的權利,尤其是對於一個與中國有大量爭議領土爭議的國家。在這一點上,印度不可能不看中國的「臉色」,中國也肯定會憂慮印度在藏南的動作。當然,雙方都有意願合作的話,問題會變得更容易處理。

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項目儘管規模宏大,號稱可抵三個三峽水電站的裝機容量,工程耗時勢必相當長。

除雅魯藏木江下游水電項目,更具戰略價值的莫過於中國在西南的大規模交通建設。中國在「十四五規劃」中不僅宣布推進川藏鐵路實施外,更重要的是明確「完善綜合運輸大通道,加強出疆入藏、中西部地區、沿江沿海沿邊戰略骨幹通道建設」。

根據計劃,涉及西藏與外界聯繫的多條鐵路公路項目被列入「十四五」交通強國建設的「戰略骨幹通道」計劃。「戰略骨幹通道」計劃稱,建設川藏鐵路雅安至林芝段和伊寧至阿克蘇、酒泉至額濟納、若羌至羅布泊等鐵路,推進日喀則至吉隆、和田至日喀則鐵路前期工作,打通沿邊公路G219和G331現,提質改造川藏公路G318線。

中國交通強國計劃中包括了在十四五期間貫通G219等戰略通道的內容。(中國交通運輸部)

可見,涉疆、涉藏項目包攬了該計劃的所有內容,其中涉藏內容更是多達一半以上。

在這其中,鐵路方面,除川藏線外,日喀則至吉隆(位於中國尼泊爾邊境)、和田至日喀則將實現南疆經藏北與西藏腹地雅魯藏布江谷地的連接,成為繼青藏、川藏後進出西藏的第三戰略通道;而且因為緊貼中國西部邊界,串聯起眾多軍事前沿,毫無疑問加大大增強中國在中印邊境進行人員和重武器機動部署的能力。

同理,G219公路(新藏公路)雖屬於沿邊普通國道,但其穿越中國西部邊陲環境惡劣而戰略價值極為重要的地帶,被認為是中國最重要國防戰略通道。1950年中國解放軍從新疆入藏,同時開始道路修建以解決補給問題,後歷時八年完成新藏公路。

但是,正是這條戰略大通道成為中印1962年戰爭的導火索。印度認為該道路經過雙方爭議地區阿克賽欽,並對印度前沿陣地構成威脅。所以,中印戰爭結束後,印度同樣加強在該地的軍事基礎設施建設,與中國形成對峙之勢,直到此次2020年中印邊境衝突時,印度剛剛完成其戰略通道DBO(從鬥拉特別里奧地沿着實控線印度一側什約克河谷一直連接到去列城的公路)。在此背景下,中國在「十四五規劃綱要」重申這一通道,其意圖可想而知。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