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家族政治體例 蔡英文攀權力頂峰 創亞洲女權新高度

最後更新日期:

2016年是女政治家之年。屬於民主黨的希拉里,今年有可能成為美國史上首位女總統;台灣民進黨的蔡英文,不但極有機會問鼎台灣總統的寶座,更是亞洲少數女政治家能在不依靠任何家族政治資產的情況下,走上權力頂峰的平民總統。

蔡英文(左)有望在今年的女政治家年率先突圍跑出。

緬甸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的小支持者,仍手持她父親昂山將軍的畫像以示支持。(路透社資料圖片)

在東亞和南亞,女政治家能進入權力核心已不再罕有,例如韓國總統朴槿惠、泰國前總理英祿、菲律賓前總統阿羅約夫人(當然還有更早的前總統科拉桑)、印尼前總統梅加瓦蒂、領導緬甸全國民主聯盟的昂山素姬、孟加拉前總理齊亞夫人、還有巴基斯坦已故總理貝娜齊爾等,都是出名的女政治家。

不過,值得注意的事,她們之所以能晉身一國之首,與其家族政治資產不無關係。朴槿惠和梅加瓦蒂都是前總統的女兒,英祿哥哥是他信,昂山素姬父親是緬甸獨立英雄昂山將軍,齊亞夫人、貝娜齊爾、阿羅約夫人和科拉桑,也都是來自當地政治世家大族。

然而,與其他上述女政治領袖不同,無論是蔡英文抑或已退選的洪秀柱,均沒有任何家族政治連結。所以,若蔡英文今次能成功當選,將是亞洲首位出身平民而同時又沒有家族政治資產的女政治領袖。

蔡英文曾經表示,總統大選是台灣性別意識上最後一哩(英里)路,若能選出女總統,將迎來文明社會的新境界;學者認為蔡若當選,將打破台灣社會傳統及父權體系對女性參政的規範,有望為兩岸三地確立「新高度」,在亞洲地區亦別具里程碑的意義。事實上,台灣獨有的政治生態與規則,確實令到女性更容易躍上政治舞台。

總統大選是台灣性別意識上最後一里路,若能選出女總統,將迎來文明社會的新境界。
蔡英文 2016年民進黨總統候選人

巴基斯坦已故總理貝娜齊爾走上政治之路,與其父親、巴基斯坦前總理及總統布托,有着系很大關係。(路透社資料圖片)

歷史背景加制度 鼓勵女性從政

首先,從歷史角度來看,台灣原住民屬於母系社會,加上該地在被日本殖民的時期,大力提倡女性學習,令女性在台灣的地位不至於與男性相差太遠。與同樣屬華人文化的中國大陸相比,台灣出現女政治家的機會率確實高得多。儘管中國共產黨一直強調女性在社會上有着重要地位,但在25名政治局委員當中只有兩名女性委員,而中國政府最高決策組織政治局常委當中,更沒有一個職位是由女性擔任。

其次,在制度上鼓勵女性從政的政策,亦是令台灣出現較多女政治家的原因之一。美國《紐約時報》於去年指出,台灣民進黨早於1996年已為黨內女性代表設定了最低比例,要求至少四分之一的公職提名是由女性擔任。兩年後,規定進一步擴大,規定黨內至少四分之一黨內職位候選人是女性。民進黨國際事務部代理主任陳婉宜指出,該黨畢竟是一個在推進政治、社會權利與公平的社會運動中誕生的政黨,所以兩性平等自然會是它的政治綱領的一部分。

過去20年,台灣女性參政人數逐年攀升,立法院女性比率由1995年的14.9%,大幅增至現屆的36.6%。究其原因,民進黨在推動女性參政上扮演了重要角色,致使國民黨在2000年總統選舉中落敗後,亦引入類似的黨規。台灣於2005年修改憲法,要求15%的立法院席位由女性擔任。根據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副教授黃長玲的統計,從那時起,台灣女性的參政水平就穩步上升,女性所佔比例從2004年的21.3%,上升至2012年大選結束後的33.6%。

黃長玲認為,蔡若當選,本身就是一種象徵,有別於亞洲地區其他女性政治領袖,具有里程碑的意義。中國女權研究專家、廣州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柯倩婷則形容,蔡英文若當選,說明兩岸三地並不是沒有女性政治人才,甚至有望為華人地區確立「新的榜樣,新的高度」,打破「牝雞司晨,必有災害」的文化偏見。

性別不曾在我職業生涯中扮演決定性因素,但女性領袖的確可以展現出帶領新時代的能力 。
蔡英文

有人認為,蔡英文一旦當選,或可激勵女性關心政治、參與政治,不過,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碧樺依指出,蔡若當選,其意味更在於對人們意識形態的衝擊,象徵傳統政制的改變,至於這種改變能否從意識到落地,就要看蔡英文執政後,能否進入各種政治文化的領域,突破種種歧視,推動更為進步的價值,帶來根本及結構上的轉變。

例如,在前總統陳水扁及前副總統呂秀蓮任內,一度開創兩性共治的政治局面,內閣女性比率曾經被提高至25%,但現任馬英九上台後,因多次人事變動和內閣改組,內閣女成員減少近半。蔡英文去年8月接待美國民主黨女性眾議員時,曾表示民進黨鼓勵且落實女性參政,外界關注,她會否令內閣女成員的比率再創高峰,甚至替未來女性參政鋪路。

此次台灣總統大選中,除了蔡英文,雖然還有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王如玄及親民黨副總統候選人徐欣瑩兩位女性,但台灣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副教授沈秀華卻認為,各黨平權政策貧乏,暫時難以預見未來台灣女性處境會有大幅度的改善,她亦蔡英文政綱中涉及婦女權益的政策,不僅不夠全面,且多談模糊願景,少有具體承諾。

前總統陳水扁及副總統呂秀蓮時期,曾經開創兩性共治的局面,外界期望蔡英文在女性參政方面可以再創突破。(中央社)

德國奉行議會制,圖為德國總理默克爾。(美聯社)

奉行議會制 較易出產女元首

第三,政治制度也對女性從政有着頗重要的影響,實行議會制的國家出現女元首的機會率,通常較總統制的國家高。究其原因,總統制國家的總統候選人,在推銷政治理念的施政方針時,通常都要直接面對廣大群眾。在一些群眾仍然普遍相信女性缺乏足夠能力治國的地方,女政治家往往難以脫穎而出。相反,奉行議會制的國家對女從政者來說門檻相對較低。她們只需要獲得黨內足夠支持,已可成為黨魁;若該黨被選為執政黨,她們就可成為一國之首,去年被《時代雜誌》選為年度風雲人物的德國總理默克爾以及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就是例子。台灣奉行總統制,所以蔡英文在今次選舉中一旦勝出,將是女性政治家在環球政治生態中的一大進步。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