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忌辰】毛澤東去世四十週年:新左派的圖騰與遺產

撰文:黃俊傑
出版:更新:

今天是中共開國元首毛澤東去世40週年忌辰,在他死後,中國從極左的思潮中走出,直至六四時達到天平的另一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從思想界到國策,對於「左」與「右」均有所論爭與轉向。
改革開放的成就自然不少,但當中亦有各種陣痛與矛盾;「新啟蒙」與「新左派」之興起與再興,自然受其影響。其中,「新左派」與所謂「自由派」一樣,對於改革開放造成的各種分配不公與政治腐朽均有所批評,但二者對於其原因則有不同的演繹。而不少「新左派」均將毛澤東作為旗幟與圖騰,以期爭奪或許在官方眼中不太「政治正確」的合法性和正確性;又,習近平上台後曾有不少「尊毛」之言論,強調共產黨人應擁抱毛時代的奮發向上與犧牲精神。
時光荏苒,縱使這張「高掛的臉」已經離去40載,然而毛澤東作為一種政治遺產與圖騰,雖死猶生。

著名香港樂隊Beyond有一名曲《大地》,曰「在那張高掛的面上,被引證了幾多」--被指是描寫高掛在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畫像。
「毛澤東思想教育了幾代中國共產黨人,它培養的大批骨幹,不僅在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革命、社會主義建設時期發揮了重要作用,也為新的歷史時期開創和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揮了重要作用。鄧小平同志說,毛澤東思想這個旗幟丟不得,丟掉了實際上就否定了我們黨的光輝歷史;任何時候都不能動搖高舉毛澤東思想旗幟的原則,我們將永遠高舉毛澤東思想的旗幟前進。」
<在紀念毛澤東同志誕辰120週年座談會上的講話> 2013年12月26日 習近平

本文主旨,在於探討毛澤東作為一種政治遺產與圖騰,在於闡述毛澤東過世40年之「剩餘價值」--有關「新左派」之肌理和其精義與內部差異,非本文著墨處。

用中國新保守主義大家蕭功秦先生的話來說,「從80年代到世紀之交的20年裡,中國知識份子經歷了兩次思想分化,第一次是80年代末的自由主義與新權威主義之間的思想論戰,第二次是90年代末以來的自由主義與新左派之間的思想論戰。正是在這一思想分化的基礎上,在當下中國的知識份子中間,在中國應採取何種政治選擇與發展目標以及一系列重要國際與國內問題上,形成自由派、新保守主義與新左派三種不同的價值與思想傾向。」

作為當代世界中最重要的知識份子群體之一,「中國新左派」在 90 年代因為反對鄧小平時代放棄計劃經濟,轉向自由市場原理而竄起--新左派之研究課題重在後鄧小平時期之城鄉差距持續擴大,以及為求發展而犧牲平等原則,並呼籲對毛澤東時代的遺產進行批判性再評價以回應當前局勢,其中包括大躍進與文化大革命(獨立作家丘琦欣語)。

儘管中共宣稱正在走「有特色的中國社會主義道路」,但就好些「新左派」眼中,現今中國問題多多--著名新左派陣地「烏有之鄉」負責人范景剛2014年在接受英國倫敦大學歷史系藍詩玲(Julia Lovell)教授時直指,「傳承毛澤東思想必須與解決我們當下實踐面臨的實際任務相結合,致力於解決信仰危機、官員腐敗、民權喪失、兩極分化、道德缺失、社會不公、民生不保、環境惡化等問題,創造性地而不是機械地應用毛澤東思想」。

毛澤東的遺體,如今在北京毛澤東紀念堂中停放,並以水晶棺蓋之--毛澤東雖死,但對於毛澤東的利用/善用/再發現卻是從未停止。

近年新左派有再興之勢

蓋因種種政、經因素,中國「新左派」曾沉寂多時。惟近年薄熙來主政重慶「唱紅打黑」,加上習近平上台後多次強調毛時代之犧牲精神,新左派有再興之勢--蕭功秦在今年寫道,「2015年國內新左派中的極左思潮,在社會群眾中,甚至在一部分黨內幹部中有所抬頭。他們中有些人本來就對改革開放不滿,認為現在中央批評『右』的自由化思潮,正是他們對中國政治施加影響的好時機。他們認為經歷了三十多年改革開放的中國已經『資本主義化』了,中國民眾已經成為『被資本家奴役的奴隸』。」

「他們主觀上似乎要表達為下層階級​​講話的道義責任感,然而這種責任意識卻是建立在錯誤判斷的基礎上的。某些人公然認為,『改革這麼多年,我們走的是資本主義道路;老是強調創新,再繼續創新,社會主義就沒了,黨乾脆改名算了』。」

被認為是「新左派」的思想家(縱使他們有的並不承認、並不接受、並不喜歡此標籤)如汪暉、崔之元、胡鞍剛、高默波等,還是如「新左派」意見領袖如范景剛、郭松民等,彼等在不同程度、不同層面上皆從毛時代中「提煉」思想資源,以強化自身主張的力度與合法性--畢竟他們對時局的尖銳批評,如果沒有毛澤東作「保護傘」,隨時會成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大帽子。

蕭功秦在14年前曾寫有這樣的一段話--「他們認為自己『重新發現』了毛澤東晚年發動文化大革命的意義與價值。用他們的話來說,『毛澤東對後革命時代的問題進行了長期的、孤獨的充滿了衆叛親離的悲劇色彩的探索,終於在這世紀之交,引起了一大批後來者的廣泛關注和共鳴』,他們認為,毛澤東當年進行文化大革命,就是要從根本上是要通過自下而上的大民主、大批判、通過『無産專政下的繼續革命』來批判資產階級,來解決防止中國出現資本主義的問題。他們認為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失敗,不等於左派的路線與的思想理論的失敗。他們還認為中國要走一條獨特的社會主義的道路。」

蕭功秦於文章又稱,一位新左派人士曾在一次國際學術會議上表達如下驚世駭俗的觀點--「『文革是真正實現了民主的時代,是一次偉大的制度創新。如果我們沿著毛主席的道路、沿著文革的道路走下去,我們能夠走出一條不同與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光輝道路來。』在新左派看來,中國的出路在於對抗世界經濟的現存格局,走一條任何現存文明形態都沒有走過的創新之路,並認為可以從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這一類毛澤東晚期的理論和實踐中得到啓示。」

圖為文化大革命時,毛澤東、周恩來與林彪等接見紅衛兵。

習近平上台後在講話中多次引用毛澤東

其實范景剛在2014年也把話說得很明白--「在他(毛澤東)去世之後的中國,雖然力主復辟剝削制度的精英階層不斷地抹黑詆毀他的形象,但是在以工農兵大眾為主體的勞動人民當中,他的形象與日俱增,不僅作為人民領袖的地位牢不可破,無人可以替代,而且他的神像被請進廟宇當做神來供奉,他的頭像被懸掛在汽車裡當做鎮邪的寶器,他的畫像被維權的群眾高舉著爭取公平正義,人民群眾自發地在清明節、他的忌日和誕辰日年復年一年地紀念他、頌揚他、學習他,這種文化現象說明了他是人民之神,他是公平正義的象徵。」

「儘管我們的黨這些年來不怎麼提堅持毛澤東思想了,但是每當黨和國家遇到重大危機之時,又會本能地使用毛主席留下的政治遺產和精神遺產度過危機,比如1998年抗洪救災和2008年抗震救災時全國一盤棋、黨政軍民齊抓共管、紅旗招展、號角陣陣、共產黨員衝鋒在前、犧牲在先、群眾被重新動員組織起來等等紅色景觀,這都說明毛澤東思想是我們黨和國家應對危機的法寶,是我們國家和民族的定海神針。」

「在毛主席去世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在繼承毛澤東思想的問題上,存在著官方被動民間主動、官方消極民間積極的現象。這兩年來(按:其時習近平上台已有兩年),情況似乎正在起變化,官方漸漸地出現一些主動學習繼承毛澤東思想的跡象。民間一直很積極地繼承和應用毛澤東思想,而且相對比較主動,比如堅持走共同富裕道路的一批集體村的存在和發展,2012年九月人民群眾自發地高舉毛主席畫像反日保釣愛國運動的興起等。」

「官方除了應對危機時被動繼承和應用毛澤東思想之外,前些年重慶市探索實現共同富裕的重大實踐算是一種主動努力(按:就是指薄熙來治下的重慶),近來官方關於我國政治體制改革的認識和主張也體現了繼承毛澤東思想的部分精神內容,比如強調我國實行工人階級領導的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國體,堅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的人民政治協商制度,探索人民群眾參與管理國家社會事業的體制和機制,豐富實現人民民主的渠道和形式等,具體實踐情況還要繼續觀察。」

1945年「重慶談判」,毛澤東在重慶先後兩次高呼「蔣委員長萬歲」--圖為毛澤東向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祝酒致敬,並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事實上,習近平上台後在講話中多次引用毛澤東,因此許多評論認為習近平崇拜毛澤東--就筆者來看,習近平是否「崇拜」毛澤東,只有習近平先生本人才能夠知道;但就客觀結果來看,「尊毛」與習氏強調「反腐」與「群眾路線」相得益彰。事實上,習近平除了在講話中多次強調毛澤東的群眾路線與整頓黨風外,更多次到訪紅色聖地,強調中共的「紅色傳統」--甚至有人更認為在審判薄熙來案中,習氏沒有對重慶 「唱紅打黑」作政治清算也反映出新的最高領導人對毛澤東的態度。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