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Go殺遍圍棋高手7日豪取60勝 麻將成人類智慧最後壁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隨著AlphaGo的「升級版」——Master完成對人類棋手的60勝,人工智能(AI)對人類智慧的挑戰再度引爆網絡,而一場圍繞Master的熱炒也就此結束。

曾經,圍棋以它複雜的算法、至高的棋理被認為「無可戰勝」。但在圍棋堡壘失手後,我們不禁要問,還有哪個棋牌領域AI不能攻克?

在網絡江湖上,許多人都說中國的「國粹」麻將會成為人類面對人工智能的「最後壁壘」,但是這樣的說法真的可靠嗎?

神秘Master自曝真實身份。(網絡圖片)

早前,一註冊名為「Master」、頭像圖片是小狐狸的神秘棋手接連在圍棋網站上「踢館」,拿下四次世界冠軍的19歲內地棋手柯潔也投子認輸了。輿論紛紛揣測Master的「真身」就是去年3月大勝李世石的Google人工智能AlphaGo。其後,Master在聊天頻道中自曝為「AlphaGo的黃博士」,證實了這一傳聞。

隨後,內地當今第一圍棋高手柯潔也在答案公布後表示:「感謝AlphaGo最新版給我們棋界帶來的震撼,作為一開始就知道真身是誰的我來講,是多麼希望網上的快棋人類能贏一盤。」

在這場人機大戰中,人類智慧再次失守,人們不禁自問,究竟什麼能成為棋牌界的最後防線?

圍棋之後,麻將會成為人類智慧的最後壁壘嗎?(網絡圖片)

《澎湃新聞》今日(5日)刊發早前來自「知乎」篇文,討論圍棋「人機大戰」人類失守後,麻將會否成為人類智慧的最後壁壘。刊文首先指出,麻將的複雜程度要遠遠小於圍棋。文章解釋,單就自己的14張手牌來說(總牌數136張),組合共有326520504500種(計算方法詳見麻雀の數學),遠遠小於圍棋的2.08×10^170——不足10^12 的手牌種類,意味著麻將AI完全可以提前計算好每手牌的打法估值並儲存在資料庫中,打牌時調用即可。

麻雀の數學。(澎湃新聞)

文章亦提到,當然,打麻將也要考慮別人打的牌以及各家的得分。各家分差的複雜度是很小的,而別人打的牌雖然複雜度會很高,但別人打的10張牌大多只有1~2張是有用的信息,AI只需要識別這種模式並搜索對比以往對局的牌譜即可。

刊文續稱,其次,人類對麻將的研究遠不及圍棋,頂尖麻將牌手的訓練水平很低。相比圍棋研究幾千年的歷史,麻將誕生不過百餘年,人們真正開始利用科學手段(統計學、大數據)來研究麻將只是近十年剛剛起步。

「間四間」理論的一個例子,如別人打過三筒、八筒(中間相隔四五六七筒),則四七筒是危險牌。(澎湃新聞)

例如「間四間」是上世紀流行的日本麻將理論,指的是別人打過中間相隔4張的2張同花色數牌,則這2張牌的內側筋牌是危險牌。如別人打過三筒、八筒(中間相隔四五六七筒),則四七筒是危險牌,這是因為別人手裡一開始可能是三五六八筒,三八筒效率較低被打掉,留下的五六筒要四七筒。這一理論在近十年的大數據研究中已被證明是完全錯誤的——別人要四七筒的概率並沒有顯著性的上升。

文章最後總結,麻將本身複雜度低,人類頂尖牌手水平又不高,被人工智能擊敗會比圍棋要容易得多,不可能是「最後壁壘」。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