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再涉化武襲平民 特朗普揚言強勢回應 選項有限真能突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敘利亞東古塔小鎮杜馬(Douma)上周五(6日)遭到化學武器襲擊,導致最少50人死亡,數以百計民眾受傷,矛頭再度指向巴沙爾政府。去年同月,巴沙爾同樣被指控在伊德利卜(Idlib)以化武毒害平民。

國際社會同聲譴責敘利亞政府的惡行之際,美國總統特朗普當地時間周一揚言,要讓敘利亞及其盟友付出代價,最快兩日內制定軍事行動方案,據報包括空襲等。惟有評論指出,這些象徵式行動實質效用不大,那美國還有何能耐?

敘利亞東古塔小鎮杜馬遭受化武襲擊,引起國際社會同聲譴責。(路透社)

敘利亞小鎮日前遭到化武襲擊,一張張平民口吐白沫、小童痛苦的圖片,再度震撼整個國際社會,譴責敘利亞總統巴沙爾的聲音此起彼落,然而目前一切流於口舌層面,實質阻嚇行動仍然欠奉。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一召開內閣會議時,鄭重提到這次化武襲擊的暴行,聲言不能坐視不理,會盡快與軍方商討對策並「考慮所有可能選項」。

這是殘暴的襲擊,非常恐怖。我們很快會知道是俄羅斯、敘利亞、伊朗,或她們全都有份,我們會仔細研究再作行動。
美國總統特朗普

美國白宮早前說過,特朗普與歐洲盟友如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化武襲擊後曾通電話,兩人同意組織聯合行動,聯手對抗巴沙爾。

2017年4月美軍發射59枚戰斧巡航導彈摧毀敘利亞政府軍霍姆斯省空軍基地,為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美軍首次對政府軍發動直接攻擊。(路透社)

去年空襲被批「無料到」

美國傳媒指出,特朗普現時正考慮多項措拖,當中包括如同去年4月,發射59枚戰斧巡航導彈摧毀敘利亞政府軍位處霍姆斯省(Homs)的空軍基地,那次是美國政府自敘利亞爆發內戰以來,首度針對巴沙爾政權的襲擊。

不過短短一年後,從巴沙爾政權再涉以化學武器毒殺平民而言,那次空襲並未收到預期的阻嚇作用。《華盛頓郵報》分析指出,美國這類行動針對的並非至關重要的設施,在巴沙爾眼中可謂不痛不癢。

另一邊廂,根據美國官方的評估,巴沙爾在美國這些報復行動後,大大加快研發並使用化武,彌補軍事上「不夠打」的缺憾。由此看來,在美國不願意實質介入敘利亞內戰下,特朗普政府還可採取什麼行動?

有專家指,特朗普可考慮攻擊涉及俄羅斯及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設施。圖為俄羅斯總統普京及美國總統特朗普會面。(路透社)

美國還能怎樣?

美國智庫戰爭事務研究所高級情報策劃員卡法雷拉(Jennifer Cafarella)向美國新聞網站Axios稱,除卻如上述象徵式空襲外,特朗普政府可考慮空襲巴沙爾政權重要的軍用機場及軍事基地,但前提是先通知俄羅斯政府,以免一旦危及俄國軍隊惹來對方報復。

這做法的壞處是,俄羅斯基本上是敘利亞目前最大的幕後玩家,意味只整治敘利亞的效果確實不大,因俄羅斯這位「大哥」只會繼續加以縱容,並繼續為巴沙爾政權提供無限量支持。

卡法雷拉認為要突破這個僵局,特朗普政府可考慮空襲涉及俄、伊、敘三方的軍事要塞,包括共同營運的基地或指揮中心,但採取這行動的話,一方面美國或將遭到聯合報復,如部署地中海的戰艦受到攻擊等。

另一方面,一心盡快撤出敘利亞的美國,也將無可避免捲入這場逃避已久的敘利亞內戰,同時有機會進一步加劇中東這場千絲萬縷的地緣衝突。

若沒有俄羅斯和伊朗支持,敘利亞政權將無從生存。
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高級委員卡丁(Benjamin Cardin)

博爾頓(右)接任國家安全顧問,敘利亞問題成為首要任務。(路透社)

新官博爾頓的難題

特朗普政府有關敘利亞問題的決策,很大程度落在新上任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身上,他曾就敘利亞局勢寫過數以千計文字的評論,但他的具體立場仍然不明。

博爾頓對國家安全的立場一向鷹派,他並不支持以人道原因介入戰爭。在2013年,時任總統奧巴馬同樣面對巴沙爾政府化武襲擊平民的事件,博爾頓當時表明若他是國會議員,不會授權華府在當地使用武力。

我不認為這符合美國利益,我不認為我們要在敘利亞內戰中定下立場。
博爾頓(2013)

直至4年後,特朗普政府下令空襲敘利亞時,博爾頓的立場已有180度轉變,讚揚特朗普的決定正確,又稱「阻止別國採用大殺傷力武器是美國的利益所在」,因而與特朗普惺惺相惜。

這位新國家安全顧問最終會向特朗普提出什麼措拖,很快自有分曉,然而效用究竟有多大,相信仍然有待時間觀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